第0062章 生死对头

看样子‘黑风双煞’这个威风的绰号无法说服卫小琪,于是我很无奈的耸了耸肩朝她问道:“那你觉得该叫什么?”

卫小琪倒是认真的蹙着眉想了一会儿,但却还是无奈的叹了口气:“我想不到!”

“那还是黑风双煞吧!”

“真难听——”卫小琪吐槽了一句这个组合名字老土,但也显得有些无奈道,“不过如果你陪我钓会儿鱼的话,我可以勉为其难的接受这个代号!”

“呃,差点忘了问你了,你在网上有没有自己特殊的代号之类的?”我好奇的问起来,一边下意识的接了卫小琪递过来的另外一卷鱼线,有点怀疑她是不是专门跑到这公园来偷鱼的?

“有啊!我的代号是萌琪琪!”

“噗————”

“你笑什么?”卫小琪表情带着杀气瞪着我。

我哭笑不得盯着她:“你看上去气质冷冷淡淡的,而且身为一个神秘的女赏金猎人,却叫一个这么萌妹纸的代号,真的……很让人出戏啊!”

“你懂什么,这叫反差好吗?”卫小琪没好气的撇了撇嘴道,“那我还听说有的杀手叫‘火舞’‘青鸟’之类的代号呢?难不成真的有人能在火里跳舞或者是真的是一只鸟吗?你可真是搞笑!”

“好吧好吧……我搞笑!”我不愿意跟卫小琪争执这些,于是学着她的样子也挂了草枝在鱼钩上开始等着咬钩。

但我发现这是一个愚蠢的行为,大晚上的什么鱼才会笨到来吃草呢?

我刚产生这个想法,就发现卫小琪全神贯注的盯紧了自己的浮漂,我错愕的看去,顿时愣了一下,卫小琪已经手腕一抖,猛地开始收线提钩…………

“哗啦”一声,一尾银亮肥硕的草鱼被卫小琪直接提出了水面,疯狂的扭动着身子,但很快就被卫小琪甩在了草坪上,活蹦乱跳的!

“卧槽?”我懵逼了一下,错愕的看着卫小琪熟练的把鱼钩摘下来,然后将鱼放进了她早就藏在岸边的一个渔网里。

“晚上也有鱼吃草?”我有点愣。

“草鱼是杂食生物,以素食为主,春夏吃素,冬季才吃蚯蚓,白天不太动,夜间才是钓草鱼的最佳时期,这个你不知道吗?”卫小琪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我。

我顿时觉得有些羞愧,我很少钓鱼,怎么可能知道这些常识,但却突然发现了钓鱼的乐趣,于是也专注的盯着自己的浮漂看了起来。

卫小琪一边给我讲解草鱼的习性,以及草鱼可能游曳生活的地方,比如有水草的地方,水面带着一种特殊的青色,很可能就是草鱼活动的区域,因为草鱼吃了草叶之后排便是绿色的,渐渐的会将水的区域染绿,当然这是小面积水域才能清楚观察到的现象。

说完草鱼,卫小琪还说了鲫鱼鳊鱼鲤鱼鲶鱼之类的,我算是很少听别人讲这些事情,倒也觉得挺有趣的,卫小琪一口气钓了三条草鱼上来,我却一条都没钓到,这让我略微有些受挫。

“差不多了——”卫小琪看时间差不多,于是把鱼线收起来,准备撤退了。

“你懂电脑吧?”我把鱼线还给卫小琪的时候忽然问道。

“肯定的啊,身为赏金猎人,必须懂各种通讯工具,具备比私家侦探更精湛的技艺,因为随时可能需要窃听或者追踪……”

“我猜也是,那你帮我查一下这个号码,顺便明天我可能要面对一件棘手的事情,你到时候跟过来追查一个人!”

“这就开始了?”卫小琪错愕的盯着我问道,“你把详细情况说给我听听啊?”

我将酒吧发生的事情,以及我被人故意栽赃拍了伤害视频的事情说给了卫小琪听,卫小琪顿时微微蹙眉道,“能够陷害你是小事,重点在于这么多人的煽动和策划,需要比较大的人力策应,所以那个杜杰彬的怀疑是有道理的,如果叶彬没问题的话,那么那个突然休假离场的前面看场子的黄大鹏就有问题,可以先从黄大鹏查起……”

“还是你专业,但现在查黄大鹏来不及,得先把明天的事情应付过去!”我皱眉说道,“我们现在是黑风双煞组合了,你是黑煞,我是双风,所以我不能去坐牢啊……”

“噗……”卫小琪目瞪口呆的瞪着我,“有你这么拆解组合名的?双风是什么鬼?黑煞?我勒个去,你这名字你安在我萌琪琪的头上,不觉得太过分了吗?”

我嘿笑道:“这样才具备伪装性吗?这不是你说的吗?”

“我……”卫小琪气得想打人。

不过她还是跟我商量了个办法,卫小琪倒是觉得这种事情还挺有意思的,她喜欢潜伏在暗中参与到有意思的事情里去,否则她也不会选择赏金猎人这个职业了。

凌晨三点,我们在公园分开,她隐入夜色之中,而我则有些苦恼的拎着她分给我的一尾肥硕而活蹦乱跳的草鱼骑着电动车回到了住处。

回去后先把草鱼养在了厨房的洗手池里,然后才又洗了个澡,带着满脑子复杂的思绪渐渐睡了过去,直到第二天上午被陈雅莉和沈曼的声音吵醒,这才爬起来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上午九点多了。

洗漱着走出卧室,沈曼盯着我奇怪的问道:“厨房那条鱼怎么回事啊?你大清早出去买菜了?”

我挠着头讪笑着撒谎道:“是啊,总不能一直白吃白喝的吧?”

“算你有点良心!”陈雅莉嬉笑道,“对了,你如果想住下去的话,最好交点生活费给我小姨啊,我每个月都要交的!”

“噢!”我哭笑不得。

沈曼没好气的数落了陈雅莉几句,说她不要总是钻到钱眼里,而我这时候收到了一条未知的短信和短信发来的一个地址!

“那个……”我皱着眉朝着沈曼和陈雅莉打了个招呼说道,“我有点事出去一下,中午可能就不在家里吃午饭了哈!”

“那条鱼怎么办?”沈曼追问道。

“你看着办呗!”我急匆匆的出去,拦了辆车后朝着信息发来的地址过去,很快就到了嘉荣广场附近的一家‘四哥茶餐厅’。

推门进去之后,几乎扫了一圈就看到了坐在窗口的两个人影,其中一人背对着我,另外一人则朝着我瞬间盯了过来,眼神锐利!

服务员过来询问,我几乎是直接确定了那一桌,说了先不点早茶,然后朝着那边的座位走过去,但还没靠近,我却猛地停下了脚步,目光震愕的看着背对着我、此时却转过头来阴冷的盯住了我的王梦男!

“过来坐吧……”王梦男阴沉着的脸庞显得有些浮肿,半边眼睑都像是被人打肿似得瞪着我,神色显得有些憔悴。

我怀着震惊至极的心情走过去坐在了中间过道的位置,跟他们两个人保持着品字形的位置分布着,而服务员很快端了茶水上来,王梦男吩咐服务员倒好茶就暂时不要过来招呼了!

“很意外是不是?”王梦男端起杯中的乌龙茶,目光森然的盯着我狞笑道,“如果我说我已经确定是你害了我儿子,你会不会觉得更加意外?”

我强自镇定,清楚既然王梦男出现在这里,事情就不简单,于是冷笑着说道:“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呵呵,挺能装的,但这已经不重要了……”王梦男推出了面前的手机,播放出了里面的视频,正是酒吧里那角度诡异的一幕。

“原来是你?”我目光冷冷的盯着王梦男冷笑起来,“那看来我们之间的仇恨也不需要藏着掖着了对吧?我问你,我姐呢?”

“你说的是林晚吧?”王梦男冷笑道,“我也很好奇,原本她应该被玩死在南城监狱的,但却意外的被调到别的监狱去了,而且貌似连我的权限都查不到她为什么忽然会被调走,但这确实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现在……我儿子死了!”

“你儿子死了,关我什么事?”我冷笑道,“你儿子是个人渣,陷害我和我姐,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总算是老天爷开眼,这大概是报应吧?”

“你信不信,这个视频交出去,你就落得一个跟你姐一样的下场?”王梦男阴测测的威胁道,“想要平安无事,我可以给你个机会跟我合作?”

我玩味的嘲笑起来:“合作?你觉得我跟你之间有合作的可能吗?”

王梦男目光阴冷道:“可惜你大概没有选择的余地,要么帮我们干一件事,要么……我会亲手毁了你……就跟当年毁了你姐林晚一样?”

我顿时间腾地站了起来,满脸杀气的瞪着王梦男死死的握紧了拳头,但这时候我却震惊的发现,一只黑洞洞的枪口此时在另外一个男子的手中对准了我!

“你最好乖乖坐下听我说完!”王梦男冷笑道,“我连死了儿子的仇恨都能暂时放下,所以你最好不要逼我做出最坏的选择,否则不单单是你,你在乎的那些人……沈曼、陈雅莉还有那个叫什么许璐的……嗯,也就是那个表子的贱货女儿,我会统统玩死她们!”

我浑身充满杀意,如果目光能杀人的话,只怕现在已经杀死王梦男一千次了,但我却不得不继续忍耐,必须给卫小琪争取时间,拖延下去。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