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7章 黑吃黑

独臂那家伙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弱点,这就是输牌的关键——卫小琪也有弱点。

卫小琪太喜欢钱了。

所以,拗不过我的卫小琪还是红着脸低着头跟我离开了‘六艺咖啡馆’,然后她把我带到了她栖息的住处,一间短租公寓,靠近天桥、网吧和菜市场的廉价公寓,楼下网吧后面的那条昏暗的街,竟然又是一条亮着红灯的街巷!

卫小琪挑选的地方十分简陋,但我观察过却是最好逃离的地方,只要遇到意外,她可以立刻从阳台跳到对面网吧的天台,网吧一般都有至少两个出口,然后她可以通过那条红灯巷子跑到集贸市场,而集贸市场的出入口可就多了!

“这个位置很好逃离啊!”我打量一圈后笑着说道。

“别废话!”卫小琪咬着牙哼了一声,将窗帘全部拉上,然后将灯光调到最昏暗的程度,找出了浴巾和纱布以及药物之类的,“快点帮我换完药,然后把你的下一步计划告诉我,否则老娘今晚就卷铺盖走人不干了!”

“哦,时间要紧!”我玩味的盯着卫小琪。

卫小琪瞪着我,咬了咬唇骂道:“你看着我怎么弄啊?你把头先转过去,反正一会儿你也要看到的,别这么猥琐!”

我笑了笑:“你也说反正一会也要看到,是你想太多了吧?治伤换药而已啊!”

“真是贱人!拿你没辙!”卫小琪的脸色红润起来,不由得咬了咬唇,然后当着我的面将t恤直接往上,头发甩了一下,t恤顿时扔在了旁边的桌上。

完美的身段和腰线顿时呈现在了我的面前,灯光越是昏暗就衬托着她的皮肤显得越是白得发光似得,黑色的肩带顿时带着几分魅惑!

我有些看直眼,毕竟上次在牛背山的时候就看得比较匆忙而且模糊了,当时那种情况下她也是血肉模糊一片的,看起来也没有那么心安理得,这次就不同了!

卫小琪故作洒脱的将一边的肩带直接挑下来,顿时间捧着半片沃雪,闭上了眼睛跟临刑似得朝我咬唇哼道:“你来吧,动作麻利一点,不然等会沈曼就下班了……”

呃,看来这家伙调查的信息挺多的嘛?

我苦笑一下,吞咽着唾沫强行将自己的绮念压制下去,然后走过去让她松开捧着那片沃雪的手掌,当伤口呈现在我面前时,我顿时忍不住发出了‘嘶’倒抽冷气的声音!

“怎么……化脓了?”我盯着已经有些溃烂的伤口,有些不忍的皱着眉问了一句。

“你以为呢?”卫小琪微微哆嗦着自己的身体咬牙道,“那天在山上处理的原本就不太干净,后来在牛坑镇虽然处理了一下,但可能有点晚了,再加上这两天出得汗水比较多,又帮你干活,伤口崩裂了好几回,不化脓才见鬼了!”

我有点惭愧起来!

“这个伤口得重新处理一下了,你如果不想去医院的话,那就忍着点,以前我自己处理过自己的伤口很多次……”

“别废话,来吧!”卫小琪咬着牙,浑身都紧张得哆嗦着。

我拿起旁边的小刀,刚把手指按上去,沃雪顿时陷指,卫小琪震了一下,我拿着刀子已经顺着她溃烂的伤口挖了下去!

“嘶————”

“忍着点!”

卫小琪咬着牙,抖得厉害!

我干脆拿了毛巾让她咬在嘴里,然后用小刀将溃烂严重的那些先刮掉,再用消毒水浇了上去,卫小琪咬着牙发出‘啊’的一声痛呼,马甲线都绷紧着,肌肤上沁起了一层因为疼痛而起的颗粒,细密的冷汗也开始浮现。

“忍着点!”

处理这种伤口一定要见到新鲜的血液,所以不单单是卫小琪要强忍着这种痛苦,我也得狠下心去对待本该是一个最该受到呵护的部位!

半小时后,卫小琪的头发都已经被冷汗浸湿了,嘴唇有些发白!

我终于停下来松了口气,然后用防水纱布贴好了胸前的伤口,再帮她用纱布缠绕着包裹了一圈,确定伤口稳固后,我才停了下来!

卫小琪像是整个人都虚脱了似得,拉好自己的肩带,然后找了一件宽松的t恤随便一套,紧接着颓然的靠坐在床头盯着我冷笑道:“手法不错嘛,还算你正人君子没有趁机占老娘便宜!”

“呵呵,都说了你小嘛,我怎么可能会占你的便宜?而且也赚不到什么便宜好吗?”我笑着调侃道。

卫小琪气得无语,嘴唇动了动哼道:“知道你喜欢沈曼那种又成熟又大的,但是你别侮辱老娘好吗?我至少还在国内的平均线上!”

“行行行,你不是最小的,形状优美,这种可以了吧?”

“贫嘴,真想打死你啊!”卫小琪哭笑不得。

“那也得等你好起来再说吧?”我叹了口气,显得有些忧心忡忡道,“伤口处理好了,可是暂时会留下疤痕,以后只怕你想臭美也臭美不起来啊,形状再圆如果有疤的话,也是瑕疵!”

“不想跟你讨论这个,你还是跟我说说你的下一步计划吧,我只对钱比较感兴趣!”卫小琪脸颊跟醉酒似得通红。

“其实来钱很快的,但怎么让这些钱干净的进自己口袋,这就比较难了!”我皱着眉叹道,“好几年前我就知道一些事情,比如楼下的那条红灯巷里,那些站在街头的人赚钱虽然容易,但在她们背后罩着她们的人,才是真正的来钱更快,房租、保护钱、卫生费以及那些做生意的每一单的抽成,累积下来,一条巷子每天晚上10个女人能赚1万的话,有三千会落入叶彬这种人的口袋里……”

“这个我知道!”卫小琪红着脸道,“可是我现在只想拿钱啊?你别跟我废话,直接告诉我吧,怎么才能很快拿到钱?”

“简单啊,黑吃黑!”

“啥?”卫小琪愣了一下。

我淡笑着说道:“你前面不是说过了吗?我不想上这个牌局,所以才拉了你过来帮助我,让我摆脱困局,但我怎样才能继续保持在清塘镇的棋局外,又能赚到钱呢?”

“你说得我有点迷糊了?”卫小琪整个人懵逼的催促着我,“快说啊,你要急死人不成?”

“我们假设这是一个赌局,每个人都在赌桌上,有的筹码多有的筹码少,杜杰彬和杜家、罗家这些人筹码多,叶彬筹码少,对吧?”

“对,继续!”

“那我现在可以看杜杰彬的牌,也可以看叶彬的牌,对吧?”

“对对对,你能快点吗?”

我笑了笑道:“我能看他们的牌,但是我没有上桌,想要赢他们的筹码,那当然是必须只能出千啊,这样才能神不知鬼不觉!”

“怎么出千?”

“黑—吃—黑!”我盯着卫小琪的眼睛说道,“无论是杜杰彬还是叶彬,他们都有见不得光的钱在流动着,我不能直接拿这些钱,所以我可以送给叶彬对吧?我承诺过叶彬,不跟他争夺任何利益,这样叶彬对我的信任才更多!”

“我要疯了!你把我绕晕了!”

“杜杰彬成功后,他把白坑区给我管理,但其实我不想要,所以我怎么办呢?我只能再跟叶彬达成一个协议,我能得到的那一份,都可以给他,我不碰筹码……”

“靠!那还怎么赚钱?”卫小琪开始爆粗了!

“你忘了?我为什么不要他们的钱啊?因为这些是黑金,我不能要,一旦我收了这些钱,这条船就肯定下不来,但我不收这些钱,转手给叶彬,也不意味着叶彬就能完全的得到这些钱!”

“怎么说?”

“这些是黑金,天生就存在问题,但我在他们中间,知道这些问题,所以我可以不断的把这些问题透露给你啊,你是赏金猎人,你可以用不同的方法不同的方式,从叶彬手里一点点把这些钱敲出来啊!”

我耸了耸肩,摊开手盯着卫小琪笑道:“所以说,你笨不笨啊?钱,我不伸手要,但是你在暗中可以伸手抢啊,叶彬压根不知道你是谁,你有把柄,而最终能够跟他商量这些事情的人是我,所以只要我开口说息事宁人,他就得乖乖拿出钱来——给你啊!”

“我!靠!”卫小琪整个人呆了呆,然后没好气的瞪着我骂道,“你简直是人怪成精了吧?这么弯弯绕绕的办法你都想得出来?太尼玛黑了!”

我笑了笑,心想这哪里是我想到的啊,而是独臂那家伙跟我讲得一些事情里面,这不就是一些人常用的洗黑金的手段么。

左手换右手,左手再换回左手,原本不能见光的东西,很轻易的就能够见光了,这大概也是华夏几千年以来,钻研在钱道上琢磨出来的智慧吧?

我仔细的把方法又跟卫小琪说了一遍,卫小琪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眼眸里好像闪光似得散发着金子般的光芒。

白手套和黑手套,其实就这么简单而已。

差不多一小时后,当杜杰彬走进清塘镇局里去见王梦男的时候,我恰好接了沈曼准备离开,但这时候一道车灯却在路边忽然亮起,将我和沈曼晃得睁不开眼!

我皱着眉,下意识的将沈曼搂在了怀里,车门打开的声音传出,我看到蒋威走下车来,目光阴沉沉的盯着我们这边沉声说了一句:“放开你的手!”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