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50章 阳遏针法

江湖没有路选

王朗抹掉眼泪、擦干净了自己的鼻血走了出去

夜场的狂欢早已褪散,不尽的萧瑟氛围弥漫着

白远山从黑暗中慢慢的步出来,站在我的身后叹息道:“挺可惜的,其实给他一次机会不是挺好的吗,他还很年轻”

“我其实给了”我转头盯着白远山苦笑道,“我是不是太过绝情了”

“是很绝情,但可以理解”

“我是想,带着他们闯荡的是我,干坏的头头也是我,可是我的心中是有一个固定的方向的,但他们似乎没有”

“以前我没有仔细的去想这些,是因为我没有机会”

“但现在,大家都有机会了”

“可如果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和我方向不同的江湖,那这条路就会太难走了”

“也许我们最终都到不了终点,谁都会淹死”

“我的意思,你懂吗”我皱着眉头显得有些艰难的看着白远山问道

白远山点了点头:“以前不觉得,但现在觉得你越来越厉害了,说不清楚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但套用听过的话来说就是,你现在整个人,好像具备了一种特殊的气质,如果说我以前觉得你是山贼头子的话,那现在我觉得,你也许也能当八十万禁军的教头了”

白远山其实想说的那句话是天生王者气

但他觉得现在说这句话还有点夸张

“好吧,当你懂了”我摆了摆手叹气道,“我得回去睡觉了,你回头跟陈安他们说一句吧,让他们去安慰一下王朗,还有就是场子这边,如果王朗会把自己的那些人带走的话,那你跟万震山交流一下,暂时就让万震山全权负责吧”

“你还是放不下嘛”白远山淡笑道,“万震山只怕会想哭,现在这个时机,谁接手场子都是烫手的山芋”

“还有,查白粉的来源”我咬牙切齿道,“连我的兄弟都被迷惑了,我想要知道是哪来的爪子这么厉害”

“如果不出意外,肯定还是陆水市的人在插手了,上次的情他们不会吃哑巴亏的”白远山回答道

“那就找出来,剁了这只爪子”

“好吧”

美好的清晨,温小墨的生物钟准时将她唤醒,跟平常一样起床的第一件情就是伸懒腰,但不同的感觉是,身子觉得有种莫名的酥松感

下床洗漱,看着挂在窗台上昨晚洗掉的那条裤子,温小墨忽然间意识到自己为什么今天早上的感觉有些奇怪了,因为昨晚做了一个梦

趁着宿舍里的其他懒猪都还没起床,温小墨咬着牙刷躲进卫生间关门,然后拉开自己的小内内看了一眼,顿时脸蛋一片涨红,难怪觉得黏腻呢竟然都怪那个死家伙

“阿嚏”

我拿着手机爬起来,忽然间觉得有种天旋地转的感觉,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滚烫的一片,这感觉莫名的生疏

“发烧了”我皱着眉苦笑,拿起刚才振动了一下的手机一看,温小墨的信息,“哼,坏蛋起了没来图书馆吗”

我心想着我大清早什么都还没做,怎么就坏了呢难道这丫头还在为昨晚的情耿耿于怀那也太害羞了吧

考虑到现在的状态,我只能回着短信过去:“我发烧了,不去图书馆,晚点我自己出去抓点药,上午自由活动”

“生病啦要我去照顾你吗”温小墨顿时紧张起来

“那好啊,我正好不想起床,你过来帮我暖床好不好”我笑了起来

“暖你个大头鬼,外面艳阳高照的五月天”温小墨在宿舍外的树荫长凳上哼了一下,“那不去了,我担心你这个大灰狼设了陷坑在那里等我,小白兔好怕怕”

“嗯小白兔”我忍不住坏笑着发信息过去,“这个形容词好”

温小墨坐在长凳上,嘀咕了几句小白兔小白兔怎么就形容词了,忽然间猛地醒悟过来,温小墨顿时气得跺脚,发了一连串的愤怒表情过去:“你在说我小”

“没有啊,在形容可爱”我倒在床上哈哈大笑起来,仔细的回味了一下昨晚的手感,其实小倒不算真的小,b加c减,已经算是在中等水准线上了,更何况胜在形状丸美

“哼生气不理你了”温小墨连发了三个惊叹号过来表示自己的气愤

我笑着连续发了几条信息过去哄她,不过她还真的没有回了,我这才艰难的爬起来洗漱,在卫生间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的脸色,红得跟关公似得,再看了一下左臂,跟脸的颜色差不多,我顿时明白为什么几年都没有感冒的体质,会在五月天忽然无端端的发烧了

“金雨荷阳遏针法吗”我苦笑一下,这才想起手机翻开拍的那些金雨荷的照片看了起来,但越看越觉得身体发热,想了想这些照片不能给别人看到了,所以加密后设置了隐私,又复制了几份传在了几个加密的云空间,这才换了一身干净衣服出门

刚出门后不久,接到了陈安打来的电话,说是他跟王朗昨晚后半夜喝到了上午八点多,酩酊大醉的王朗还是不能理解

我皱着眉叹道:“如果他不能理解,那就等他自己能够理解了再说吧,这件是我自己给自己警醒一下,但也是给你们的提醒”

“我明白的,修哥”

我赶到养生馆的时候,生意依旧还是火爆的,坐在前台的竟然是见过一次的店长娄玲玲,她看到我还微微愣了一下,笑着问我女朋友怎么没来

“哦,她今天有情暂时不来了”

“那你是”

“你们老板娘呢”我直接开门见山道,“金雨荷,我找她有情”

“啊老板娘不住这边的”娄玲玲有些狐疑的看着我哭笑不得道,“您认识我们老板娘吗”

“她住在哪里”

“很抱歉这个我不能透露”娄玲玲苦笑起来

我看着娄玲玲,不由得生起了心思笑问道:“你跟你们老板娘是在韩国认识的吧有没有兴趣跳槽啊,再开一个养生馆,你拉人来,我开高工资给你怎么样”

“噗嗤”娄玲玲忍不住笑了起来,表情奇怪的看着我笑道,“你好像也是大学生哦,为什么感觉你说话跟大老板似得,你家里有矿哦”

看她的样子,应当是不太可能背叛金雨荷了,我只能惋惜的叹道:“我家里是没有矿,不过我自己是挖矿的矿工啊”

娄玲玲被逗笑了,笑点低

我昨天存了金雨荷的电话,所以直接当着她的面就打了电话给金雨荷,说我现在想跟她谈点情了,问她在哪里

金雨荷的语气冷若冰霜的让我直接在养生馆等她

大概半小时后,金雨荷才赶到养生馆,看到我的脸色后,她顿时笑了起来,把我领进了昨天的那间理疗间后,她吩咐娄玲玲禁止任何人来这边打扰

“看你的样子,也不是完全能够抵御阳遏针法的嘛”金雨荷叠着腿坐在椅子里,目光冷笑着说道,“我们谈个条件吧,你把你拍我的那些照片还给我,我在你的火毒扩散到周身阳脉之前,帮你拔除火毒怎么样”

“你以为我会信你吗”我摇了摇头冷笑道,“像你这种女人的话是最信不过的,能用养肾的理由骗我做针灸,我还是第一次遇到,但我这个人有一个优点,绝对不在一件情上栽两回跟斗”

“那就没办法了”金雨荷淡笑道,“比你更厉害的一个家伙我见过一个,他这辈子恐怕都无法逃脱火毒的侵害和痛苦了,你不信我,我也没辙”

“你先告诉我,我现在这样的状态,怎么才能解决”我盯着金雨荷问道

“我凭什么告诉你”

“你今天不告诉我,那我就今天把你的照片贴遍整个大学城的每个角落,让所有的小男生们都欣赏欣赏你尤物一般的身材,你信不信”

金雨荷脸色顿变,一阵红一阵白的咬着牙瞪我:“做男人不要太无耻了”

“你无耻在先的”我恨恨道,“故意用你的美色勾引我,害得我上当中了你的圈套,这个亏我不能白白吃的对吧”

“没办法,等死吧”金雨荷冷哼道

“是吗”我冷笑着将手机里的照片翻了其中一张,金雨荷摆出的最羞耻的姿势的照片出来,然后给她看,“你觉得这一张怎么样我觉得男生都会很喜欢的”

金雨荷涨红着脸,一脸的羞愤欲死,咬牙切齿道:“林修你是我见过最无耻最混蛋的男人”

“谢谢夸奖,那你想好该怎么配合了吗”我一脸平静的淡笑起来

金雨荷怒不可遏的瞪着我,咬着牙隔了半晌才冷笑道:“其实办法也很简单,阴阳相交冷热相冲的道理,你作为医科生应当懂得吧”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