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19章 斩草须除根

诡异的寂静。

似乎因为秦培南的一句“这一次你不死也难啊”而凝结了空气,朱干事的眼珠子瞪出来,跟溺水后呼吸困难似得,嘴巴张得大大得,漏气般冒出一句:“不、不可能的!”

“有什么不可能的?”温小墨站出来,神色罕见的傲然道,“我可以证明,他就是建校基金的设立者和主要出资人之一!”

夏天的夜晚,空气似乎在这里黏稠了起来。

再一次得到清晰的确认,围绕着整件事情打转的许多人,从捐建学校的消息传出,许多的人盯上了建校基金,因为这笔款项有上千万,这样一笔钱放在羊城,顶多就是一套还可以的房子。但放在现在这里,当作招商投资的话,这笔投资在县里都是排得上号的!

这一笔钱,许许多多的人打着主意,想着办法要从中咬一口肉分一本羹下来。而朱干事作为冲在这件事第一线的先锋,用出了自己最擅长的手段,准备进行最后的打击时,忽然间就发现,站在自己对面的敌人。就是那个传说中不世出的绝世高手,他一抬手指就能让所有人的希望破灭!

那还怎么打?

那还怎么冲?

一瞬间,朱干事觉得有种理想幻灭的感觉,人已经得罪死了,而现在就卡壳在了这里,接下去的场面又该怎么收拾?

这瞬息之间,朱干事、包括朱家在场的几个人,全都懵掉了!

周围陡然间传来一阵急骤的脚步声,紧接着涌现了一群的人影过来,混乱之中。竟然还有的人直接扛着锄头就朝着这边包围过来!

不到十分钟,大概至少来了上百号人,叽里呱啦的南关方言变成了精彩纷呈的怒骂声……

举着菜刀的、举着镰刀的,还有拿着锅铲和扛着锄头的,短短十来分钟的时间,人群那边来的人,突然间就把包括秦培南在内的我们几个人围绕在了中间!

真正上百人的场面是很壮观的,饶是站在有理的一方,温小墨还是瞬间吓得脸色发白,紧紧的抱住了我的胳膊,目光紧张的盯着眼前的这群人,生怕他们一个恼怒就会挥舞着手里的镰刀朝我们劈砍过来。

秦培南大声的喊道:“胡闹————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书记,这可不能怪我们啊!”有人站在人群里,阴阳怪气的怒吼道,“咱们虽然人穷,可是不能白白给人欺负了啊,这件事我们没完!”

“没完!”

“没完!”

可能是事先串联商量过的,但朱干事还来不及重新给这些人改口,一时间这些人还是按照以往的行事方式,只顾着蛮来就可以了!

朱是第一大姓,朱干事、朱副所甚至是县里还有个朱主任,一堆的人都是一家子,而现在跑来闹事的这些人里面,七成以上全部姓朱,朱干事的一个电话打回去,众人奔走相告,立刻就汇聚了百十号人过来……跟古代勤王的画面似得!

“你们……你们…………”秦培南气得无语,但眼中却闪过了一抹凌厉冷笑。

“嘟嘟——嘀嘀————”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