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33章 好事多磨

此时此刻,经脉里的火毒再次肆虐,在酒精的作用下,连血脉也变得滚烫起来,修习了很长时间的养气功夫在一瞬间被万娇娇一句‘想要’给破功了!

少女的情愫恰如三春里最明媚的花枝、阳光的温暖和溪水甘冽赋予了最柔美的风姿,如同一朵含羞熬过整个冬季的花骨朵儿一般,当春天花开的时节来临,当暖阳洒落下来,她肆意的舒开了自己的花瓣,贪婪的汲取着暖意里的湿润水汽。

“万宝宝、你别后悔……”我的声音里有着沙漠干旱般的糙意。

“唔。”她发出轻颤的咛声。

仿佛一朵绽放的花朵沾染着晨间满满的露水弥漫着,比花香萦绕在鼻端还要更沁人心脾的是万娇娇的渴望的呼吸声,我只觉得指尖都是黏腻的感觉——鲜花盛开的季节!

纱帘轻轻的摇曳之间,几片轻衫落地。

万娇娇的脸庞在这时候才真正的红成一朵玫瑰一般,比真正醉酒后的沱红显得还要醉人,她的睫毛微颤着,眼眸里满是水意盯着我!

我俯视着她此时娇柔的姿态,一种真正属于成熟的花朵才会散发出来的风情从她的身上发散出来,将我最后的理智燃烧。

剑即及履,有种铁路中刚刚烧热的赤铁接触到黄油般的感觉,只要刺下去,将会有种畅通无阻所向披靡的感觉!

明亮的灯光下,万娇娇紧张的闭上了自己的双眸,双手紧抓着沙发的软垫几乎掐进去,指节因为用力而显得发白!

随着她紧张的呼吸,胸前的起伏如同一场钱塘江潮般壮阔,这如画的风景看上去显得有种惊心动魄的美感,哪怕是世上最唯美的艺术品,估计也及不上此时万娇娇的风情!

“我要来了……”

“好……”

蝴蝶的翅膀羞涩的扇开,仿佛为了迎接整个春天。

我的情绪也完全沦陷,当她当好所有的准备,连秀气的眉毛都已经提前紧蹙起来,感受到了即将到来却无法预测的痛或者快乐的海啸席卷时,恼人的手机铃声如同轰鸣的雷电激醒我们两人!

我下意识的身姿微退。

“别接——”但万娇娇却猛地张开了眼眸,含情脉脉的盯着我,双手搭在我的颈后、用力咬着自己的唇颤声道,“我不想停。”

下一刻,她的唇朝着我吻过来。

我品尝着她的情意,无视着手机铃声,在沾染着花露稍微磨蹭一会儿再次剑即及履的时候,断掉的手机铃声却顽强的再次响起来了!

而这一次,铃声是同时从我和万娇娇两部手机一起响起来的!

万娇娇依旧不死心的抱住我:“不要接……”

我此时的内心也是一万个想要直接沉身而下算了,但是那显得尖锐而不休的铃声,如同一阵战鼓嘈嘈响动着,让我不得不紧皱起了眉头,懊恼的微微一个后撤,长叹一口气咬着牙道:“先看看吧,可能出事了!”

连续被两遍铃声打断,其实我的理智也清明了一些,起身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是许璐的号码,万娇娇也无奈的扯了毯子稍微遮住自己有着曼妙曲线的身躯,拿起手机朝我蹙眉嘀咕了一句:“杜三哥的电话,我去房间接……”

说着,她裹着毯子朝着自己的卧室慌乱的跑去,几乎整个白皙如玉的背影都呈现在我的眼下,一直蔓延到那婀娜的臀线,我的眼神一阵,但却不得不按下了手机的接听键:“喂……许璐吗?”

电话那头,许璐的声音显得有些焦灼的问道:“刚才打电话给你没接呢,你那边在忙吗?”

我有些心虚的苦笑着‘嗯’了一声,直接问她是不是有事?

许璐站在临时的隔离区外,目光复杂而忧虑的盯着远处闪动着几道灯光,叹道:“跟你说一句,这边真的出事了!”

“啊?!”我回过神来,直接坐在了沙发里,皱着眉问起来,“真的出现了病毒扩散事件吗?”

“暂时还很难说有没有扩散,因为病原体是在火车上最早发现的,现在整列火车都被逼停了,临时的组建了防疫小组和特别应对小组,焦振南院士就在这边,钟老和南宫也快要赶过来了!”

许璐语气显得极其复杂的说了起来:“目前已经掌控的情况看,感染的个体会有严重的失控状态,或许会通过空气传播,隔离了数百人,但有个不幸的消息,列车上貌似逃了两个疑似感染的病例出去,现在连警力都出动了,如果今晚无法追上那两个感染者并且清除的话,病毒很可能就会扩散————”

“这么严重吗?”

“是啊!”许璐忧心忡忡的叹道,“林修,其实我心底有个疑虑,这趟列车走得是整个南方的路线,从粤南过江夏青杭再继续前往西南才是终点,如果这种病毒是人为传播的话,我很怀疑病毒的根源,就是这趟列车最前面的某个站点上携带上车的,现在最难的一点就是,查找病毒源头,查找到真凶,如果查不到的话,这件事就太危险了,还有那两个逃掉的人……”

我顿时皱眉:“你是怀疑从羊城上车的?”

“不排除这个可能,但谁知道呢!”许璐皱眉道,“我只是打个电话提醒一下你,你跟叶姐那边沟通一下,她的人脉广,看看能不能和羊城那边立刻行动起来!”

“好的,我马上联系她!”我的表情肃然起来,准备挂断电话了。

“还有……”许璐急忙喊了一句,却停顿了一瞬,语气复杂的叮嘱道,“你自己要小心点啊,这次的病毒感染速度非常快,一旦感染上,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发病,我跟焦振南副院长观察并且提取了血液分析了一下,觉得可能这次的危机,不亚于‘萨斯’那次,等到真正的解药疫苗出来,估计……后果难以预测!”

我倒吸了一口冷气!

刚结束跟许璐的通话,万娇娇也走出卧室,有些羞涩的挡着我的面飞快的把毯子扔在沙发里,捡起自己的衣服穿了起来,弯腰下去的那一刻,完美的身段和那两枚吊着的香瓜再次让我的理智差点继续失控!

“怎么了?”我看着她问道,如果不是接的那个电话有大事的话,万娇娇不至于现在急着穿衣服的!

“杜三哥要过来!”万娇娇哭笑不得,红着脸咬唇嗔道,“这些人真的是,跟会挑时间出事一样啊,他好像是先打电话给白远山的,白远山说你送我回家了,所以就打电话先问我,你在不在我身边……”

“然后呢?”

“我说你刚送我到家就走了!”万娇娇哭笑不得道,“估计他打给你的电话马上就来了,我在电话里故意询问了一下什么事情,他说是大事,海上出事了!”

“海上出事?”我皱着眉头说道,“货轮失事已经有时间了,难道还有什么后续的事情吗?”

“是货物的问题,据说在搜救行动的海面上找到了物流公司标记的一个货柜,打捞上来以后,发现了货柜里的问题……”

我心下‘咯噔’一下,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什么问题?”

“他没在电话里说,只是说这件事十万火急,他现在就在赶过来的路上,让我转告你,这次他可能也要出事,物流公司要另作打算————”

我皱着眉头,忍不住咬着牙爆了一句粗口:“玛德!糟糕的事情都成群结队的出现在一堆了,我感觉一场暴风雨要来袭了!”

万娇娇穿好了衣服,目光显得有些羞涩的盯着我看了一会儿,走过来温柔的牵了牵我的手安慰道:“呐……先前你安慰我要坦然面对的,现在你也别急,等杜三哥来了再说吧,不过今天我们肯定是做不成了,我……我下次再给你吧!”

“我……”我简直哭笑不得,现在我哪里还有心思去想这件事,甚至还微微有些庆幸,刚才如果真的不顾一切跟万娇娇颠鸾倒凤的话,只怕现在我的经脉也会再次崩溃得一塌糊涂。

有时候古话确实没错,色字头上往往悬着一把刀,奈何男人大多数时候,都抵不住这把销魂的刀……

万娇娇虽然穿好了衣服,却还是觉得黏腻难受,把车钥匙丢给我说道:“我还是不去见杜三哥了,你开我的车去吧,就说送我回来恰好把我车开走了……”

我点了点头,拿着万娇娇的车钥匙匆匆出门,刚坐进车里还没发动车子,杜杰彬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出大事了!这次我估计逃不掉了……”

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妙书屋手机版阅址: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