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1章 我如你所愿

这个小队长生命力颇为顽强。

其他七个天择杀手已经咽了气,可他还在固执的蹬腿,企图反抗着被屠杀的凄惨命运。

他万万想不到,自己堂堂天择,优秀杀手,竟然被一个元婴境,一箭杀之。那种轻描淡写,就如对方上山打了一只野猪,你自己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

他不甘心。

可惜。

死亡的车轮,既然已经撵过,又岂会放过任何一个生灵,轨迹所经之处,只剩灰飞烟灭,谁管你甘不甘心。

这个天择队长濒死前,嘴里依旧在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

直到他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才看清楚。

原来不光他们七个,其他的天择杀手的脚下,皆已经被三道黑色圆环所束缚,根本就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幸免。

对,全军覆没。

“我知道了,刚才那小子一动不动,满脸吃力的表情,他根本就不是支撑不住领域。他是在布置阵法,可笑我们还在原地待命,活生生等着他的禁锢启动……悲哀。”

他内心荒谬,感觉所有人都是蠢货。

当真可笑。

七十七个猎手,去追杀一只弱小的猎物。

最终剧情翻转。

这七十七个猎手,原来才是可悲猎物。

我们早已经踩在了敌人的捕兽夹之上,等待着被弓箭洞穿喉咙。

果然。

这小队长眼中最后的画面,是那四个恶魔的分身,再次拉开了漆黑的巨弓。

这一次,每张巨弓的弦上,搭着三支道纹之箭。

12道,本源道纹。

瞪着双眼,他终于气绝。

但那一双死不瞑目的眼睛里,依旧是对死亡的不可置信。

我可是斩苍生门的杀手啊。

一个元婴境,凭什么可以随意掌控12道的本源道纹。

他凭什么!

……

噗噗噗!

噗噗噗!

噗噗噗!

噗噗噗!

随后,万剑国度之内,才真正上演了什么叫血色地狱。

那些被圆环束缚的天择境们,就如一只只待宰的羔羊,除了惶恐,除了谩骂,除了惨叫,根本什么都做不了。

一双双曾经冰冷的瞳孔,残杀过多少无辜,见过了多少死亡。

但此刻,他们终于也品味到了恐惧的滋味。

一道道漆黑的利箭,在空中燃烧出了炽热的轨迹,宛如是一张漆黑中冷漠的杀戮网。

恶魔,已经睁开了眼。

我说,苍生死。

轰隆!

轰隆!

轰隆!

破空声刚刚落下,便有一道道尸体摔落在地,发出了死亡特有的闷响。

第一轮的齐射,已经是斩杀了十二个天择杀手的命。

还没来得及领死的杀手,彻底绝望,他们歇斯底里挣脱着束缚。

可惜,这里是赵楚的世界,是赵楚的领域。

在万剑国度之内,赵楚拥有着天择的实力,还拥有着一切规则。

要怪,也只能怪他们大意贪婪,企图围杀赵楚。

噗噗噗噗!

噗噗噗!

凄厉的破空声,宛如死神的铡刀在挥舞,一切生灵在铡刀之下,根本就没有你求饶的机会。

当最后一个天择杀手倒下的时候,赵楚也撤去了万剑国度。

1分29秒。

七十七个天择,全部丧命,无一生还。

这是赵楚突破神念二品以来,第一次全力出手。

很爽!

真的很爽。

而且,这一次赵楚拥有了天择肉身,更加是所向睥睨。

之前,他每射出去一支道纹之箭,肉身都要承受不同程度的反噬,必须得靠元器去恢复伤痕,得小心翼翼,还要浪费时间。

而这一次,根本就可以完全忽视肉身的反噬。

再加上黑烟剑客点对点的施展神念阵,那些被压制在万剑国度里的天择境,根本就不堪一击。

说到底,如今的赵楚,早已经算不上是纯粹的元婴境。

当他施展万剑国度的时候,就是一个真正的天择强者,还是掌握了神念阵的那种绝世强者。

“应该,问元之下,我已无敌。”

领域散去,赵楚分身回归。

回想刚才那一战,虽然也耗费了他大量心血,但和在下九天世界相比较,简直算是轻而易举。

“接下来,就是……半步问元。”

随后,赵楚猛地转头,眼神冰冷的看着杀手首领。那瞳孔,就如一只被饿了三个月的狮子,只剩下了歇斯底里的嗜血光泽。

……

“老夫低估了你,敢问阁下,是来自九天仙域的哪个势力?”

大势已去。

抓捕鲜丹,原本只是毫无难度的一个小任务,之所以出动七十七个天择,完全是因为价钱高,他们要确保万无一失,

可情况有变,他也始料不及。

如果知道鲜丹牵扯到了九天仙域的强者,价钱可以再翻十倍。

这七十七个天择,必然会全部换成问元境。

“你这种凡人,不配知道。”

赵楚阴沉着脸,一副神秘莫测的表情。

之前这家伙满嘴凡人凡人,赵楚一肚子火大,此刻直接一口怼回去。

“你……”

问元首领咬牙切齿。

“哇,九天仙域的强者,气度果然不凡,我身为他的妻子,都有些膨胀了,不行,我太骄傲了,我要谦虚。”

鲜丹掌心里满是汗水。

“还有不到3分钟,允许你说十个字的遗言。”

赵楚虽然身形消瘦,但他的气魄,却宛如一座滚滚移动的山脉,巍峨骇人。

脚踏大地,赵楚一步一步朝着问元首领压迫而去。

他每踏下一步,其脚下都要崩开一道恐怖裂缝,短短百步,赵楚的身后,已经是塌陷出一道恐怖大峡谷,触目惊心,就如被一张撕烂的嘴。

与此同时,赵楚的掌心里捏着鲜丹给他的所有问元符。

四道!

赵楚默念启动口诀,顿时间,掌心里的四道问元符,燃烧出了恐怖的火焰。

……

就在刚才,他问过了照妖镜里的付陸生。

这问元符,以他目前的实力,根本无法制作。

但等到赵楚突破天择之后,或许有办法。如果他是问元境,必然可以制作。

当然,问元符的制作方式,以及原料组成,付陸生已经记录清楚,并且做出了最优化的方式。

以后赵楚的目标,就是不断积攒制作问元符的材料。

等他有资格施展道纹伪字的时候,便可以大量制作问元符。

在赵楚的心目中,这问元符,无疑是导弹级别的存在。

试想一下。

在日后的厮杀中,别人还在一招一招的轰杀。

而赵楚祭出几千张问元符,那该是多么的恐怖的场景。

想想都心潮澎湃。

当然,那种情况想的有些太远,当务之急,还是想办法……宰了这个问元首领。

……

“你的神念之力,根本就不是五品!”

问元首领寒着脸,一股凉意,从他的脊髓,遍布全身。

面对四道问元符,他哪怕能不死,也一定会被扒一层皮。

“这就用不着你这种凡人蝼蚁操心了,你只需要知道,你今日……会死!”

赵楚距离问元首领越来越近,而他掌心里的四道问元符,也已经燃烧到了极致。

……

不远处,鲜丹早已经被吓到窒息。

同时施展四道问元符,这大叔,到底是个什么神仙。

自己好歹也是万炼元器,在元婴境中,已经是绝顶强者,哪怕是那些飞升者,也不敢说在元婴境的时候,比她鲜丹强。

但强如自己,每次施展一道问元符,都几乎被扒半层皮,要承受极大的反噬。

可赵楚是同时催动四道问元符啊。

一加一,根本就不是等于二那么简单。

就像你去搬一万斤的重物,可能一趟一趟,来来回回,你在精疲力尽之前,可以般四次。

但如果让你一次就搬起四万斤,谁敢相信。

谁又能做到?

可是,赵楚就是做到了。

他真的搬起了四万斤的重物,真的同时燃烧出了四道问元符。

“不愧是我鲜丹的真命天子。”

鲜丹恨不得拜拜苍天,这因缘,来的太及时了。

……

“你只有这四道问元符,可区区道纹伪字,根本就杀不死我。”

轰隆隆!

终于,赵楚脚掌狠狠一踏,随着大地坍塌,他的身躯,已经是如一座从天而降的山脉,压迫到了问元首领头顶上空。

窒息。

这一瞬间,方圆十米内的空气,已经被彻底抽干。

这里的一切,直接被震成了最原始的齑粉,无论是花草树木,无论是附近的天择境尸体。

全部沦为飞灰。

问元首领一句话落下,四道问元符所掀起的滔天杀招,已经是从天而降。

火炎。

冰箭。

巨掌。

长枪。

道纹伪字,四道。

赵楚并不清楚问元符里封印着什么招式,但他却精准无比的轰到了问元首领身上。

淹没!

吞噬!

燃烧!

毁灭!

劈头盖脸,毫不留情。

此刻,这问元首领脚下,被赵楚复制出自己的束缚道术燃烧,一动不能动。

所以,他结结实实承受着四道道纹伪字的轰杀,却只能无奈的怒吼。。

“啊!”

一声凄厉的惨嚎,竟然将天空的乌云都生生震碎。

触目惊心,惨绝人寰。

那惨嚎简直要把嗓子吼破,就像一个凡人,被绑在铁床之上,眼睁睁看着有四个人,同时用磨盘大小的千斤铁锤砸你。

这种粉身碎骨的剧痛,谁能受得了。

“小,小鬼……我说过,你杀不了我!”

“而且,我还得谢谢你,正因为你刚才的杀招,让我陷入死地,所以被迫激发了我的最终潜能。”

“这一招,就是老夫送给你的最后礼物。”

“再免费告诉你一件事……问元境,没有你想象中那么简单。如果,你手里再有4道问元符,或许才可能威胁到老夫性命。”

硝烟散去。

问元首领的脚下,塌陷出一道深坑。

而他也被轰的浑身溃烂,宛如凄惨的破布,脑袋都只剩下半个,但诡异的是,那面具竟然还完整无缺。

与此同时。

问元首领的掌心里,捏着一颗赤红色的火球。

“大叔,糟了,是离火寂空。这是斩苍生门的门派神通,虽然是道纹伪字,但杀伤力直逼道纹神字。”

电光火石间,鲜丹一句话刚刚落下,那火球,竟然是已经破空而来。

目标,赵楚的头颅。

“你刚才轰杀老夫肉身的同时,也将束缚轰开了裂缝,没想到吧……真正的厮杀,瞬息万变,最终还是在比拼智慧。”

“你的神书法宝呢?拿出来吧……依我看,以你的神念之力,根本无法催动那神书了吧。”

问元首领心中计算了一百次。

赵楚哪怕就是神念力三品,也不可能再催动神书。

越是厉害的法器,需要催动的条件就越是苛刻,这是恒古不变的定律,几十万年,谁都没有打破过。

冷笑。

在离火寂空的轰杀下,一个强弩之末的元婴境,只有粉身碎骨的下场。

“神书?”

“既然你执意要我催动神书,那我……如你所言。”

火球袭来,掀起剧烈狂风,赵楚乱发飞扬间,平静的祭出秋昊遗书。

冷笑,挂在脸上。

在赵楚的眼中,问元首领,已经是死人。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