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瓦解陷阱

“那六皇子呢?”洛天问。

“六皇子也的确得到过一些大臣的支持,但三皇子控制着禁军,等于把持了整个大王城,那些支持六皇子的大臣也只能转而投靠三皇子,但原本有传闻说你的父亲会班师回朝,支援六皇子,那段时间王城之中流言四起,很多人都站出来支持六皇子,可伴随着边关战局打响,洛坤返回不了王城,三皇子暗中痛下杀手,将那些明面上支持六皇子的人都除掉了,如今,整个王城几乎看不见支持六皇子的人。”

项龙和八国联盟在边关搞事儿,也间接影响了六皇子的处境。

“而且,三皇子有一个智囊团,全部都是心腹组成的,我听师父提过,他们原本想派我去干掉六皇子,但后来怕事情闹的太大,会影响三皇子和国师府,所以不了了之,不过,即便这次不派我去,他日也有可能会派别的人去。”

整个王城,姬渊孤立无援。

“那你手上是否捏着三皇子和国师通敌卖国的证据?”洛天又问。

“这种东西我怎么可能会有,但我知道三皇子所有的机密书信都交给一个心腹保管,只要找到了此人,或许就能找到你要的东西,我就知道这么多,能放了我吗?”

出卖了自己的师父和三皇子,这厮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逃命。

洛天站起身来,笑了笑道:“你走吧,我不杀你。”

闱墨一愣,没想到洛天这么爽快,当下便朝着树林里蹿了过去,小黑望了望洛天,看它眼珠子滴溜溜地转,就是想动手的意思。

“你还是消停点吧,单打独斗,你未必是他的对手,我答应放了他,就说话算话。”

洛天没同意小黑的要求,刚说完,忽然听见林子里传来惨叫声,洛天急忙赶过去一看,便见闱墨倒在了地上,身下流出一大滩血,似乎死了。

洛天小心地走过去检查了一下,周围没有人,翻开闱墨的身子,能看见他的胸口有一个窟窿,因此而死。

在地上能找到一些散碎的纸屑,洛天大约能猜出是怎么回事。

闱墨出来完成仇天穹的任务,仇天穹给了他一个“保命符”而这张保命符,却是用来催命的,估计刚刚洛天和他的对话仇天穹已经感应到了,于是引爆了这张灵符,要了他的命。

一个门派,一个当师父的,竟然这样对自己的弟子。

听起来国师这个称号如此风光,好似代表了天地正道,但实际上,做的却是如此残忍之事。

“不用你杀了,哎……”

洛天叹了口气后转身离去。

边关小城之中,流浪武士模样的殭正和黑木酣战,这家伙身体的强度比一般的殭高出许多,黑木保守估计,这厮的身体强度应该接近人器高阶宝具,而且刀法非常精湛,出刀很快,且不断变化,战斗的时候镇定自若,好似战斗就是它的本能一般,如同吃饭喝水。

可想而知,这厮还活着的时候必然是位人杰。

“铿……”

刀锋切开石墩子,手法利落,黑木身体周围的黑气无法贴近这厮,每每靠近,就被对方手里的长刀切碎。

“冷骨黑爪。”

黑木动用灵气,黑色帐幕之中伸出的骨爪,威力更加惊人,且模样巨大,仿佛要将武士殭一把捏碎。

“呼……”

武士殭弯下腰,长刀制度出鞘,刀锋好似冷冽的狂风切开了黑色帐幕,接着便是骨爪,黑木召唤出的雇主在这一殭一刀面前被破了个干净。

接着武士殭向前连跨几步,长刀再度劈出,这一次刀气冲着黑木本体而来。

黑木也不惊慌,大袖画圈,黑气团团而来,将刀气挡下。

“能破我的法术,这把刀很棘手啊,呵呵……”自打解封以来,黑木还没有认真地和谁交过手,这一次好不容易有了对手,竟然还将他心里的战火给挑了起来。

“刚刚那一招不错,那这一招你能挡下吗?”

黑木的大袖滑落,黑色帐幕之中锁链飞出,困住了武士殭的身体,接着黑木指尖轻轻一点,锁链上立即冒出大量的雷霆。

“呼……”

武士殭发狂般地低吼,澎湃的力量渐渐将锁链挣开,黑木在此时发动突袭,趁着武士殭还未挣开锁链的一刻,一把抓住了它手中的长刀。

自己的兵器被敌人抓住,更加激起了武士殭本能中的杀意,低吼一声,一下子将锁链完全震断,然后一掌打在了黑木身上。

但这一掌却没能碰见黑木的本体,眼前的黑木如镜花水月般消散,下一刻,黑木出现在了武士殭的身后,枯槁般的手指戳中了武士殭灵觉的部分。

“炼制这么强的殭,为了保存战斗力,也一定会保留他的灵觉,而这便是它最大的弱点。”

说话间,武士殭身体剧烈颤抖,黑木收回手指,武士殭背后灵觉的部分在此刻被一指点碎。

正常情况下,一个人的修为越高,灵觉部分的保护就越好,伴随着修为的增长,灵觉的强度也会渐渐提高。

但殭却不同,它们是已经死去的尸体炼化而来,灵觉在死亡的一刻失去了原本灵力的保护,成为了最脆弱的部分,因此,那些拥有对付殭经验的高手,都会优先考虑如何打碎殭的灵觉,尤其是在面对武士殭这样强悍的怪物时。

于桑见势不妙,急忙逃跑,黑木尾随其后跟了上去。

“希望那三个家伙已经收拾了洛天,要不然,今天我这条命怕是也保不住啊。”于桑朝着破庙的方向跑去。

但还没到破庙,在坊市门口远远地便看见了安然无恙走在灯下的洛天。

计划肯定失败了,心中明白这一点的于桑长叹一声,一下跪在了地上。

黑木和洛天一前一后断了他的去路,于桑摇头道:“我这里有三十万两银票,乃是我这么多年辛苦赚来的,可以都给你们,另外还有我存在万通钱庄的一个宝库,这个宝库内有几件我挑中的宝具,也能给你们,只要你们放了我。”

“抱歉,你的东西,我看不上眼。”

战刀落下,于桑步了向家兄弟的后尘。

回到住处,洛天躺在床上,手里捏着洛嫣然的银簪,回想着闱墨说的话,难道嫣然真的被送去大幽皇宫了吗?

他知道,如果真是那样,那即便救出了妹妹,他的良心也一辈子都不会安生。

休息数日,洛天在真龙之泪的帮助下伤势渐渐恢复,离开边关小城后准备返回罪虎,而洛林则早一天先返回赤虎候命。

“我说,你这位神医还跟着我干嘛?做治疗后的跟踪服务?”洛天看着同行的易行问道。

“那倒不是,只不过你比较有钱,我想赚你的银子,而且从你受伤的频率来看,隔三差五我就能从你那里赚点钱,我需要钱,你需要名医帮忙,我们可以合作。”

易行是个很爱钱的人,作为避火庒的现任庄主,听上去风光,实际上避火庒没落这么多年,早就没了过去的风光,就连原来的祖屋他都没钱赎回来。

回到罪虎,李凤交代了一下最近发生的事儿,整个罪虎也处于备战状态,一旦边境正式开战,罪虎将作为一枝暗箭,直刺对方的心脏。

洛天还没上过战场,心里倒是挺期待的,上战场建功立业一直都是他从小的梦想,过去自己没能耐,帮不了父亲的忙,只能躲在王城听战报,现在终于有本事了,也该他在战场上浴血杀敌的时候了。

然而,大王城的巨变,却在此时将他拉入了巨大的漩涡之中。

老皇终于要立储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