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二章,证据确凿

“三皇子这么想除掉洛天吗?”念着自己的名字,洛天还觉得有些奇怪。

“此事你这种传话的小卒子自然不知道,老奴也没必要和你说,你只管回去禀告三皇子,就说老奴忠心向主,请三皇子收起疑心。”

洛天觉得好笑,一个能背叛自己跟随了几十年的主子的奴才,居然说自己忠心。

但卓公公刚刚的话还是让洛天有些意外,他听的出来三皇子除掉他似乎并不仅仅因为他在帮助姬渊,尤其是孽种这两个字。让洛天感觉里面还有内情,但如果再问下去,只怕自己会露出马脚,现在还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

“如此甚好,我会回报三皇子殿下的。”

洛天对着卓公公一拜,转身走了。

大殿之中因为姬渊遭袭的缘故,家宴一度暂停,太医检查了姬渊的手掌后,确定只是皮外伤。

家宴也因此散了,在六皇子的府邸,洛天和他再次碰面。

当听见洛天从卓公公口中套出来的话后,姬渊坐在椅子上良久都没吭声。

“我会想办法找江太医在问一问,最好能弄到一些毒药的样本,然后交给易行,看看是否能研究出解药或者延缓皇上病情的方子。但在此之前,我想你已经明白事态的严重性,你的这位皇兄,是个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人。”

姬渊用手捂着脸,烛火之下,能看见他满面的挣扎和痛苦,好一会儿后他才说道:“我一直觉得,虽然三哥野心很大,但他始终是孝顺父亲的,他的初衷也应该是为了整个国家好。然而,他居然想毒死父亲,父亲的身体病重已经好几年了,也就是说,从很久之前他就开始布局,一步一步,想将父亲害死,他怎么会变成这样的人了……”

洛天没说话,皇家争斗,父子亲情,兄弟手足之情,都是个屁,成王败寇,从远古的旧时代开始,想坐上帝位就必须够狠,姬渊缺少这份狠劲。

“如果能证明三皇子企图弑君,加上再拿到他造反的证据,那咱们就能在老皇面前揭发他的罪行,如此一来,三皇子必将狗急跳墙。控制禁军造反,以我们目前手上的实力来说,除非我父亲大军回朝勤王,否则对付不了数万禁军,因此。咱们还需要等待反击的机会。”

姬渊点了点头,看着手上的伤口,洛天并没有告诉他那是小黑造成的,也没有告诉他三皇子试图毒死他的事,或许。洛天还想给姬渊这颗纯洁善良的心留一线余地吧。

太医院,作为服侍皇家的太医们每日上班的地方,平日里也是忙忙碌碌,大臣们看病找他们,皇室看病也找他们。这些王公贵族金贵的很,有个头疼脑热就觉得天塌下来了,江太医曾经向往太医院,他觉得这里是云山国大夫们最高的殿堂,但进了太医院他才发现,曾经的梦想真是可笑,太医也不过是王公贵族政治的棋子。

“今日当值,江太医,你去建宁侯府上瞧病,他家三小姐患了风寒。”太医院首领排了班,江太医点了点头,他在这里是后辈,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允许他给皇家看病的,平日里负责的都是一些皇室宗亲,或者次一等的侯爵。

到了中午,刚从建宁侯府上出来的江太医还没走到自己的马车前,就被另一辆马车给拦住了去路。

“让开,我是太医院的江太医……”心情不好之下,他说话也不那么客气。

“我找的就是你……”

说话间,一只手突然从马车里伸了出来,抓住了江太医的肩膀,接着便将其拖入了马车中,马车扬长而去。

马车内黑乎乎的,窗户都被黑布遮挡住,江太医惊恐地问道:“你们是谁?”

依稀能看见两个人围着自己。而且手上都拿着武器。

“江太医,我们想问你点事儿。”

“只要别伤害我,什么都可以。”江太医急忙回答。

“首先,我想知道三皇子和你之间是不是有些不可告人的勾当。”戴着人皮面具的洛天冷冷一笑道。

江太医明显顿了一下,这厮明白,自己要是说了这事儿,三皇子怕是不会轻饶了自己,但如果不说,自己恐怕没法活着走下这辆马车。

“还在犹豫,不想活了啊!”洛天拿刀在他脖子上比划了一下,吓的江太医脸色大变。

“是的,之前三皇子曾经让我从异邦购入了一批威力不是很大的慢性毒药,我一开始也不愿意,部分毒药虽然可以入药,而且太医院也有屯货,但如果私下购买,而且量不小的话,若是被人知道了,会很麻烦的,但三皇子几次三番逼迫我。我没办法只能偷偷帮他购入了一批毒药。”

“什么时候的事?”

“好几年前了。”

“那后来你用过这批毒药吗?”

江太医犹豫了一下后点了点头道:“三皇子让我调制过很多次,但都不是我下的毒,我只负责私下调配,然后三皇子会派专人来取,取走之后用在了哪里,我并不知道。”

“毒药还有存货吗?”洛天又问道。

“还有一点,我都是随身放的,不敢放在府上怕被人发现……”

说话间江太医拿出了一个粉包,被洛天一把拿了过来。

“最后一件事,整个太医院是否都被三皇子控制起来了?”

“是的。其实不仅是太医院,内务部,净身房,包括几位总管宫人都是三皇子的手下在管着。”

说完之后,江太医被洛天警告了几句。一下扔出了马车。

马车内,另一个蒙面人便是易行,此时拿过粉包,打开一角,对着火折子观察起来,片刻后说道:“是调和毒药,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烈玉蟾蜍背部表面分泌的毒粉混合一种叫做火口蛇的荒兽毒液调制的,毒性并不强,但人的身体很难将这种毒液排出去。长时间留在人的体内就会损耗人的脏器和元气,时间一长,这人会因为五脏六腑衰竭而死,这一点和如今圣上的病情非常相似。”

“能调配解药吗?”洛天问道。

易行却摇了摇头道:“不是不能调配,而是调出来了也没用。如果皇上只是服用了几周或者一两个月这种毒药,那只要停止服用毒药,并且一日三餐皆服用解药,就可慢慢化解毒性,但现在皇上已经服用了数年这种毒药。毒性已经深入骨髓,还是和上次我的诊断相同,想救活皇上是不可能了,要么不痛苦的过半年,要么痛苦的活一年。”

洛天叹了口气。这个答案对于姬渊而言,也许就是绝望吧。

被打断的家宴会在半月之后重开,洛天打听到,为了冷如心的事,三皇子一直遭到反对他的大臣攻击,聪明如三皇子这般的人物,却始终维护冷如心,这一点洛天没想到。

而且传闻,半月之后的家宴上,三皇子会携冷如心出席。仿佛是故意示威。

边关的战事已经打响,八国联盟自然不是洛家兵团的对手,捷报一封接着一封传回王城,老百姓看似欢欣鼓舞,但最开心的却是三皇子。

边关打的越凶越胶着。那到时候他起兵造反的成功性就越大。

而让洛天没想到的是,他居然也收到了半月之后皇上家宴的邀请,这对于一个臣子而言是莫大的荣幸,能参加皇上的家宴,就连太傅都没有资格,让洛天有些受宠若惊,但转念一想,或许是因为洛家最近接连打赢的胜仗,皇上想拉拢一下他这位洛家的公子吧。

晃眼间,半月过去,姬渊和洛天同坐一辆马车入宫,望着到处悬挂红色灯笼,倒是透着股喜庆。

正殿内外全是服侍的宫人和宫女,洛天笑了笑道:“没想到有一天能和你们这群皇子一起吃饭哈。”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