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九章,全城搜索

女子毕竟是普通人见了那么多的血直接吓晕过去,洛天也没理她,之所以让她喊着一声是为了将外面他还留下来的两个守卫引进来,到时候正好可以看见他逃走,将绽星教宗派人杀了这名将军的事儿坐实。塵↙緣↘文?學↘網

果然,在洛天画完绽星教的标志后,外面两名守卫迅速进入了楼内,一看见被杀的将军面色大变,再一看洛天,只见到洛天的背影以及在墙上用血画上的绽星教标志,迅速喊道:“绽星教的贼人哪里走?”

他这一喊洛天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灵气外放,迅速离开了楼。

两个守卫哪里追的上,等洛天走远后,远远听见红台城内响起了警报声,一名将军在红台城被杀,这可是大事,洛天将绽星教信徒的服装装进了芥子戒指中,然后返回客栈过了一夜。

当夜几乎所有的客栈都被突击搜查,洛天的房间也被搜查过,自然是什么都没找到。

红台城的衙门,一名留着小胡子的衙役正望着面前的女子,正是将军在红台城的情人,他捏了捏小胡子问道:“姑娘今年几岁了?”

被吓的不轻的女子低着头,好一会儿后才说道:“我今年二十出头,以前是醉花坊的红牌,后来将军给我赎身,让我跟了他。”

“哦,姑娘别害怕,你就说说当时你看见了什么。”衙役问道。

“当时我在床上躺着,后来有人来敲门,将军就去开门,之后就没听见什么动静,将军问了一句什么话,好像是问他是谁,接着我听见没声音了就转头看去,那时候就看见将军已经倒在地上全身是血,那个人摘掉了将军的脑袋,可吓死我了,我晕血而且从来没看见过这样的画面,所以一下子就晕了过去。”情妇低着头说道。

“那你看清那个人的长相了吗?”衙役问。

“没有,当时房间里的灯用粉色的罩子蒙着,不过我看见那人身上的衣服有个图标……”情妇欲言又止没敢说下去。

“是不是绽星教的标志?”衙役问。

情妇点了点头,衙役点点头道:“一会儿会有人放你走的。”

等情妇走后,几个当差的碰在了一起,红台城负责刑侦这一块的捕头是个大老粗,年纪也不大修为也不好,是靠家里的关系才上来的,没想到红台城会一下发生这么大的血案,死了个将军而且是一位刚刚打了胜仗受到皇帝奖赏的将军,这性质可就严重了。

“林师傅,您看这起案子怎么办,还没敢往上头报,城主的意思是先压一个晚上,给我们争取点时间,到时候上头知道后肯定会限时让我们破案,我们也好有时间做准备。”捕头平日里还是挺威风的,在这红台城最威风的是驻军在附近的大兵团的将军们,接下来便是城主了,再往下就要算是他捕头了,街道巷子,商铺店家哪个看见他不得点头哈腰。

但他也知道自己没有多少真本事,遇上事儿还得靠老师傅帮忙才行,林师傅是红台城办案能力最强的捕快,按理说应该他来做这个捕头,但人家有关系,空降了一位捕头,一下就将他的这条晋升之路给堵死了。

所以他也怕林捕快这种时候不来帮他的忙,林捕快没有马上开口,而是沉思了片刻后才开口道:“我觉得这件事有些蹊跷,乍一看是绽星教做的,可却觉得有些不对劲。”

“哪里不对劲啊?”众人疑惑地问。

“你们看,虽然墙上留下了绽星教的标志,两个守卫和将军的情妇都看见了一个疑似绽星教教徒的人出现,但整件事疑点重重,我来问你们,如果是你们来杀人,为什么会穿着自己教派的袍子,为什么要在墙上画下自己教派的标志,这不是吃饱了撑的嫌命长吗?”他这一说,众人也不由得点了点头。

“就算这是绽星教试图挑衅我们帝国,所以故意杀人留名,那为什么不顺便杀了那两个守卫呢,我和情妇谈过,她的话应该没有骗人,那就是说将军开门的时候还活着,从开门到情妇看见他被杀整个过程时间最多几息之间,将军什么修为,炼气境九层,不算弱了吧,一个炼气境九层的高手被人在几息之间轻松杀死,而且是毫无还手之力地被杀死,那此人是什么修为,恐怕至少是人丹境以上吧,那为什么不杀那两个守卫呢,他要杀那两个守卫还不是动动手指的事情,可他却偏偏放过了这两个人,奇怪,这件事太奇怪了。”

捕头摸了摸后脖颈笑道:“那林师傅您的意思是,这件事不是绽星教做的?”

“也不能这么说,因为目前我还没有证据,这样吧,你们封锁全城,然后将最近进城的人都查一查,具体查修士如果遇上修为高的要重点查,如果对方反抗或者你们不敢惹立刻上报,我们请军队过去,另外还要查一查身上带有类似芥子戒指一类储物宝具的人,快去吧,我估计很快上头就会下命令,让我们限时缉拿凶手了。”

林捕快猜的没错,在第二天上面的命令就下来了,但他没想到的是,相同的事情在一夜之间发生了十多起,从武馆到文官,十几位奥达帝国的大臣在一夜之间被杀,轰动了整个帝国,皇帝亲自下了圣旨一定要严查凶手。

而在这个节骨眼上,搜索队的捕快又一次来到了洛天下榻的客栈内。

“我记得上面住了个跑商的商人,似乎戴了枚芥子戒指,我们上次来的时候没仔细查,今天要不然去查查他。”

他们所说的人就是洛天,上了楼,洛天正在房间内打坐,开门后就见两个捕快站在门口,其中一个扫了一眼洛天的手指,看见了洛天的芥子戒指便说道:“你是前两天刚进城的吗?”

洛天点点头道:“是啊,来做点小生意,怎么了,上次不是刚来查过吗?”

“少废话,你这芥子戒指里装的都是什么,打开来让我们看看。”捕快是冲着洛天的芥子戒指来的,之前洛天因为不知道后续是否还要使用绽星教信徒的袍子所以没有将袍子烧掉,而是装进了芥子戒指内,如果今日被发现那恐怕要暴露。

“这里面只不过是一些货物,我做的生意不算小,弄个芥子戒指比较方便,不过有些货物不能见光见了光容易损坏,还请两位差役多多体谅。”他笑着说道,同时摸出了两张银票递给差役,虽然面值不大,但这些捕快差役的收入也不高。

平日里捕快肯定会收,但最近的案子比较严重,他们反而不敢收这钱,其中一个更是因此起了疑心指着洛天的手指说道:“我就要看你的芥子戒指,打开给我们检查。”

洛天皱了皱眉头,觉得恐怕再这么纠缠下去自己怕是要暴露,看了看四周,这里也不是动手的地方,两个捕快的喊声吸引来了不少人的围观,如果此时动手怕是会将麻烦惹的更大,因此他心中盘算,决定将两个捕快引入房间内再动手,就在这时候,忽然从过道另一侧跑过来几个人,为首的一个是身材矮小,但满面笑容地喊道:“哎呦,这不是洛兄弟吗,哈哈,好久不见啊。”

洛天和两个捕快同时一愣看了过去,跑过来的人居然是通天会的行脚商人——李顿珠。

这些年都没见到李顿珠,他在江湖上做生意,而洛天却早已不是当年云山国逃命的小角色,两个人的交集自然少了,熟料今日在奥达帝国居然还能见面,而且紧接着洛天听见两个捕快一前一后喊了李顿珠一声“珠子哥”。

x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xff0cx767ex5ea6x641cx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xx7f51x7ad9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