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八章,旧时代幸存者

灵阁的课本上明确写着:旧时代未被证实曾经存在,所遗留下的大量所谓旧时代物品后皆被证实乃是当代人伪造,因未发现旧时代的明确证据而作为现如今大陆上的一个未解之谜。

洛天还记得当时上完这堂课的时候,还有很多黄字楼的学员议论纷纷,那是这群不愿意上课的富二代最感兴趣的一次,甚至有不少人说家里有很多旧时代的东西,还拿给当时教授这堂课的老师鉴定,因为非常热闹所以洛天记忆很深刻,老师说旧时代即便存在,那距离现代已经非常遥远了,并不是万年级别的时间跨度,可能是千万年甚至是亿万年级别的时间跨度,甚至老师说大陆上有一种说法,认为如今的这片大陆实际上是旧时代世界破碎后重新凝聚拼凑而成的,也就是说我们现在的这个大陆实际上是重塑后的旧时代世界。

当然大陆上关于旧时代的争论和猜测很多,甚至有一大批人都在研究旧时代文化,灵阁便是其中的一支。

传闻旧时代是个科技文明非常发达的时代,人类的世界和现在的大陆完全不同,灵阁的老师说旧时代的战争死的人数比如今时代少的多,往往是打经济仗,拼国力和消耗,还说旧时代的科技发达到甚至连如今的法术都比不上,当然还有传闻说旧时代的修炼世界也非常发达,甚至已经发展到了可以和科技文明分庭抗礼的地步,经常发生科技国家和修炼国家发动战争的情况,当然这些都只是传闻,因为实在是太久远了。

如果糟老头真的是旧时代的幸存者,那洛天眼前的这个老家伙恐怕不知道多少岁了。

“您别说笑”洛天笑道。

“谁和你小子说笑了,我说的是实话,老头我是旧时代的人,准确地说我在旧时代也经历了两次轮回,你小子不是问我旧时代的事吗,告诉你也无妨,旧时代本身就曾经破碎和重组过好几次,每一次都会重启轮回,我经历过两次轮回,也就是说现在的我等于是第三条命,前两次轮回我的名字叫许佛,乃是旧时代的远古人类之一,而如今这个轮回我的名字叫巴小山,这张照片是我在旧时代和兄弟拍的照,虽然我用特殊的方法保存了下来,但还是抵不过时间,照片开始磨损了,我试过复制,但现如今的大陆我没找到会拍照技术的人,如果只是画下来的话又无法百分之百将照片复制下来。”

洛天跟了糟老头三年,这些话他从没问过,也从不知道,没想到这一次回来却知道了太多他原本不知道的秘密,甚至知道了糟老头的真名。

看着糟老头认真的脸,洛天知道对方恐怕真的没开玩笑,于是同样严肃地问道:“那旧时代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就牵扯到许多大秘密了,主要和九重天外的某些怪物有关系,具体的以你现在的修为和实力还不配知道,只能告诉你,旧时代是一个科技非常发达的环境,有很多你想象不到的科技手段,当然修士的实力也很强,当时人间大派的高手放到如今这个时代来那都是称霸人间毫无悬念的家伙,不过后来科技和修士两边的不少重要人物受到了某些天外邪魔的影响,爆发了非常激烈的战争,等我们这群老家伙去天外对抗邪魔的时候,人间内部已经瓦解分崩离析,最后大战毁了旧时代,世界破碎,当时九重天外的天道使用特殊的手段将破碎的世界重塑,但因为当时的他处境也很不妙,所以重塑后的世界并未回到原来的状态,无论是时间还是空间都发生了错乱,旧时代彻底成了历史,而我临危受命重返人间,成为人间暂时的守护者,不过我降临人间的时候人间已经进入了这个时代,我为了不让自己的身份暴露所以并不太高调。”他这些话实在是超出了洛天的想象范围,一下子反应不过来的洛天呆若木鸡地看着糟老头。

“呵呵,你小子非要问,问了又这副鬼样子,反正这些事和你屁大的关系没有,就是旧时代爆炸了,这是重塑后的世界,老子是这一界暂时的守护者,其他的和你没关系,听懂了没?”糟老头嚷嚷起来,吼了两嗓子将洛天给喊清醒了。

洛天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道:“那这照片上的两个人岂不是都死了啊?”

糟老头摆了摆手,表情似是有些哀伤,好一会儿后才说道:“哎,其实他们早就死了,他们和我不同,我经历两次轮回修为在第一次轮回时候就达到你想象不到的境界,之后修为只高不低,可以说早已超脱寿元二字的范畴,但我的这两个兄弟却只是凡人,最终在旧时代去世了,这张照片是我在旧时代还没觉醒轮回记忆的时候拍的,那时候的我大概和你现在差不多大吧,或许比你稍稍大一点,那个胖的叫崔震是我在旧时代的发小,另一个是我从大山里的带出来的小兄弟,我们仨在旧时代到处冒险,经历过许多人生大起大落,只可惜都是大男人不爱拍照,这张照片是我们仨喝了酒后在习惯去的酒家门口照的相。”

对于一个有三世记忆的人而言还能如此珍视,说明这两个人对糟老头的重要。

“到了我这个层次,最大的敌人你知道是什么吗?”糟老头问洛天。

“是您说的那个天外邪魔吗?”洛天问道。

糟老头哈哈一笑道:“那玩意儿是很强大,甚至比我还强大的多,但老子我不怕,它的能量极端巨大所以本体无法降临人间,我只要在人间它也拿我没辙,我觉得我真正的敌人是孤独,拥有过去的记忆,还有另一个名字和另一重身份,我的朋友一个个死去,而我却要一直活着,不在人间的时候尚且好一些,在人间的时候那种孤寂就会更强烈,所以我还是选择在这尸海鬼蜮跟这群荒兽玩玩,挺乐呵的。”

笑里充满无奈,洛天很难想象一个强大的修士,一个修为这么深不可测的人眼中居然也有无奈。

因为生死无法逆转,你不会死,而你所珍视的人却不可能达到和你一样的修为,你帮他续命一百年,两百年甚至是一千年,两千年,终究有个尽头,你不可能造出一个和你一样强的人来,他们终究还是会死的,最终时代变化,你在遥遥无期的生命长河中枯坐,转头的时候身边却一个人都没有,那种孤独是常人无法想象的。

“我叫许佛,但我也是巴小山,我曾想过要抹去关于巴小山的所有记忆,后来却还是留下了,也许是因为第三次生命的时候我转世为人,在凡间成长了一世的关系,让我更有人情味吧,我不再是那个坐在九重天上与命运不公,和天道大战的所谓伟人,而是变成了芸芸众生的一员,那种真实感让我变的更加立体吧,我可以随便变化我的样子,比如我可以变的年轻,也可以变老,外貌对我而言没有任何意义,重要的是那些留在我记忆中的人,记忆组成了我的人生,人生才是一个人存在的证明。”

当洛天看着眼前的这个糟老头,不说脏话,不骂人而是说出这些人生哲理的时候还挺不习惯的。

糟老头说完看着洛天,接着掐灭了手上的烟卷说道:“你小子要是修不好这张照片,那你就等着好看吧。”

他笑着将照片塞到了洛天的手中,突然露出的诡异笑容让洛天全身打了个寒颤。

“既然老子答应要给你点好处当还你的人情,那不如老子教你盘古诀第二阶段的修炼方法吧,也省得你背地里骂我抠门。”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