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战士的荣耀

“族长,你不可以对人类妥协。.”

“族长,切莫相信人类,更不要和人类合作,先前茅山的事情您已经一意孤行,这一次切勿重蹈覆辙。”

庙宇之中,众人惊呼起来,但渎柏却对这些呼喊置若罔闻,她看着洛天,也在等待洛天的答案。

“至少五五分账,我可不是廉价劳动力。”洛天说道。

“小子,别得寸进尺。”渎柏眼神阴冷,与此同时她肩膀上的蟾蜍也对洛天露出了敌意,鼓胀嘴里似是在吞吐毒气。

“你在外面可找不到化虚境三层的人来帮你冒险走这一趟,更何况,有些事即便你不说但也一定是存在的,比如古巫之门内部有什么你们也不清楚,或者清楚但没有告诉我,我大胆猜测一下,在古巫之门内一定有很多危险,以至于你们舍不得让自己最有天赋的战士以身犯险,所以你才会千方百计地留下我,甚至不惜瞒着茅山,所以,我可能会死在古巫之门内,而你却想让我白白打工,呵呵,不合适吧。”洛天冷笑道。

渎柏停顿了良久后说道:“你可以拿走三成,这是底线,那些都是我们巫族的财宝。”

洛天笑了笑道:“成交,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该出发的时候自然会通知你,现在你该回到牢房里去了。”

就在洛天和渎柏达成共识之际,却有人不乐意了,午飞站了出来冲众人说道:“我要挑战洛天,以我族战士之荣耀。(最快更新)”

“午飞不可胡来。”渎柏喝道。

洛天则煽风点火般冷笑道:“乖宝宝还是要好好听话,免得被家里大人打屁股。”

午飞立即暴怒道:“族长,我作为族中的荣耀战士,身负我族荣光,今日,我以这份荣光挑战这个外来的人类,他没有资格代表我族前往古巫之门,有那个资格的人只有我。”

洛天其实并不太能理解这种人所谓的荣光,代表枯须族前往古巫之门闯入那样的险地又有什么好的,九死一生说不定是十死无生,但对于巫族的人来说,这似乎是一份莫大的光荣。

“不许胡闹,我不准!”渎柏生气地喝道。

“纵然是族长,也没有资格阻止战士的挑战,这是古老的传承,更是我族战士的特权。”这厮看起来是真的发疯了,居然完全不顾自家族长的命令。

渎柏满面怒意,午飞却走到了洛天面前喊道:“你可有胆量和我一战!”

洛天笑了笑举起身上的锁链说道:“你觉得你和这样状态的我一战,是不是胜之不武?”

午飞拉着洛天大踏步地走了出去,高声道:“布置先古擂台,我要和此人一战。”

族内的战士迅速开始布置擂台,可以看出午飞对这场挑战已经预谋已久,族里的战士似乎也都支持他的行动。

一个古怪的擂台布置起来,使用的居然是和洛天身上锁链一样材质的巫铁,换句话说在这个擂台上战斗是无法使用法术的。(最快更新)

“这场比试别说我欺负你,我们不比法术灵力,就比身体!”说完他脱掉了上衣,一跃跳到了擂台上。

洛天冷冷瞧了他一眼后,又看了一眼渎柏问道:“你的人,不管管吗?别被我打死了。”

“战士在族内是得到尊重的,战士有战士的传统,我无权干预。”

“所以说我打死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也没问题咯?”

“如果你能在决斗中杀死我,那也将是先祖对我的安排,上来,和我一战。”

渎柏不再说话,洛天转过头去走到了擂台边,旁边的战士用钥匙打开了锁链上的枷锁,洛天活动了一下身子,这一刻身体重获自由,为了防止洛天逃跑,渎柏一直在后面虎视眈眈,洛天越发觉得真正可怕的不是渎柏这个老巫,而是渎柏肩膀上的那只奇怪蟾蜍。

走上擂台,号角声随即响起,洛天看着面前的午飞,巫族普遍并不高大,身材也比较瘦弱,但这不代表午飞的身体没有力量,恰恰相反,这厮一身肌肉,穿上衣服后不显山不露水,但脱掉衣服后却看起来格外有爆发力,同时这厮身上用不知道什么颜料画满了古怪的纹路,这些纹路在他用力后会发出红色的光芒。

“我是枯须一族骄傲的战士,我身上流淌着先祖战斗的血液,今日,我将于你一战,这是你的荣幸。”

说话间这厮一身低吼,向前猛地踏出一步,带中红色光芒的一记重拳打向洛天的面门,肉搏战在这一记重拳后拉开序幕。

枯须族的战士对于午飞有着绝对的信心,毕竟午飞是枯须做战士的骄傲,然而这一场战斗在风风火火中展开之后,却在令人瞠目结舌的最后结束。

午飞打出的第一拳就被洛天接住了,手臂上红色纹路爆发出的惊人能量本应该将洛天击飞,但谁也没想到,这一拳的力量却完全被洛天挡了下来。

要知道在玄关境修为的时候,洛天的身体强度就达到了同样玄关境的地步,而达到了化虚境三层之后,经过天劫赐福,他的身体强度再上一层楼,可以说是整个三重天鲜有人能达到的强度,这也是为什么洛天被抓住后一点不担心的原因,因为只要他愿意,仅仅凭借自己的力量也能够将锁链挣断,只不过那样一来就要和枯须族一战,在搞清楚渎柏族长为什么能拿下自己的原因前,洛天还是决定先低调观察。

那么接下来的战斗就没有任何悬念了,午飞被洛天一只手按在地上,整个擂台在洛天恐怖力量之下几乎破碎,午飞连一招都没接住就被打败,最后败北的时候,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

破碎的擂台,被打败的骄傲战士,洛天拍了拍手上的灰尘后一脚将午飞踹飞,冲着渎柏喊道:“你们族里的战士这也败的太快了吧,还有没有其他人要挑战了,上来一个比比。”

然而,渎柏败了,其他人谁还敢上,甚至于都不敢靠近洛天为其带上镣铐。

“我们的约定依然有效,出发之前我要做好准备,现在,你该回到自己的牢笼中去了。”渎柏说话间,她肩膀上的蟾蜍突然盯着洛天,双目之中好似有无数炫光掠过,同时,渎柏手里的黑色木杖轻轻一点地面,洛天又出现了之前那次被打败时候一样的情况,但这一次他有了心理准备,所以在昏迷之前提高了自己的注意力,盯着对方。

醒来之后却不再是木头牢笼而是一座坚固的兽骨牢笼,身上除了锁链还捆绑上了更加坚固的脚镣和手铐,很明显擂台上洛天的表现惊了渎柏,为了防止他逃跑,这一次看管的更严格了。

“那只蟾蜍对我的意识发动了攻击。”洛天喃喃道,努力回忆自己昏迷前所看见的画面。

蟾蜍发动的奇怪攻击直接冲击在他的意识上,意识陷入混乱之后,洛天再被木杖攻击,那根木杖也很奇特,它的攻击居然直接无视了洛天的神力护盾。

蟾蜍有问题,木杖也有古怪,看的出来这座能够一直脱离于星辰教管控,近些年才投靠茅山的巫族地盘还真有点本事,要不然也不可能逍遥自在那么久。

正想事儿呢,外面传来了细小的声音。

“你的牢饭还给我吃吗?”是鸦桐的声音,没想到还是由他来为洛天送饭。

“你吃吧,呵呵,你倒是勤快人,跑到哪里都能见到你。”洛天笑道。

“午飞被你打的够呛,不过族长没工夫搭理他,听说别的巫族来我们地盘了。”鸦桐轻声说道。请大家关注威信“小说全搜”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