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一章,打破墙壁的钻头

轮回之前的夜寒,这种级别的高手都惊讶于洛天此时此刻的表现,曾经天地之主所修炼的功法,即便只是天地之主手中最简单的功法,但纵然是天才也要修炼很久,在夜寒眼中,洛天身体内有核心道海碎片更有诸多造化和修炼宝具,在他的指导下或许百年之后才有机会到达夜寒巅峰时期三成的实力。

他给了洛天元初之法,只因为元初之法可以帮助修炼之人更快地参悟和运用规则,到了化神境的地步,运用规则是最基本的手段,修炼并且提升自己的道才能不断变强,而这方面又恰巧是洛天的软肋。

洛天修炼时间太短,便即算上修炼宝具中的时间以及在雾皇岛上的那十年,洛天还是和其他修士没办法比。

能量的激增,法术和各种宝具的积累让洛天现在看起来在三重天内鲜有对手,可从长远来看,等他将来有朝一日踏入六重天的时候,遇到哪些化神境的超级高手时,只怕就会吃大亏,因为这些老家伙都修炼了百年之久,不仅道行高深同时在道和规则的修炼上也走的比洛天更远更深,到了时那候洛天和这些人交手仅仅依靠法术是不够的。

再者,从洛天现在的修为开始,修炼就走上了一条不同的路,过去修炼修的是规则,积累的是能量,只要体内的能量达到了一定的程度后实力自然会提升,可到了化神境之后如果自己对道的领悟跟不上的话,那修为将会完全停滞不前。

最近这顿时间洛天修炼的时候就发现了这个问题,他的境界就像是卡住了一般,体内的能量在缓慢增长但修为境界就是一点都动不。

为此他还和陌尘商量过,陌尘的意思和夜寒几乎是相同的,他认为洛天目前境界没有任何进展是因为洛天在悟道上没有进步,十年来他在魔道一途上走的太慢,倒是化身在时间之道上走的比较快,虽然修为上化身要比本尊弱,但将来继续发展下去,总有一天本尊会被化身在悟道上赶超。

陌尘当初就和洛天一起商量过,按理说洛天的悟道不应该这么慢才对,毕竟洛天的身体中有道海核心碎片,多多少少其中包含了道海的一部分规则和万物起源之力,应该会对洛天产生很大的帮助,但实际情况却是收效甚微。

最后总结下来,还是因为洛天的魔道和其他道相比更难修炼和进步,很多魔修最终难有发展,甚至最后不得不放弃自己的魔道转而修炼其他的道。

洛天在魔修之中算是走的远的,毕竟他有诸多造化和各种神秘高手的帮忙,让他成就了今日的实力,但造化终有尽头,最终凭借的还是自己对道的领悟,而这一点上,洛天的底子太薄了。

元初之法却正好可以弥补这个空缺,当魔道之途越走越窄,当悟道越来越难的时候,修士就会有很直观的感受,自己修为前进的道路上仿佛矗立着一面可怕的高墙,而想打破这堵高墙,需要修士极大的努力和许多不可思议的契机配合才行。

但元初之法就像是一个钻头,可以将这堵高墙钻出一个大洞,虽然不足以直接让人越过这堵高墙,但只要坚持不懈,高墙上的洞也会越来越大,最终甚至可能完全被打碎。

但这并不是元初之法给修炼者带来最大的好处,通常来说,即便是对曾经的天地之主而言,这套功法的最大作用是可以让你看见墙后面的世界。

有时候只是因为看见了所以才会知道墙后面的是什么样的世界,有时候因为看不见所以迷失了方向,看见有时候比什么都重要。

而元初之法就是可以让人看见的功法,洛天的修炼之路上已经落下了一座巨大的高墙,魔道的路远比其他道要难走的多。

“修炼元初之法有三个阶段,我形象点来说,第一个阶段是想办法在你身体内形成一个钻头,这个钻头就是元初之法的起始,第二个阶段是想办法将这个钻头变大变的更加锐利,这样才能够钻透高墙,在阻挠你前进的障碍上打穿一个洞,第三个阶段便是开始钻面前的这堵高墙,当你在这堵高墙上打穿了一个洞后,就能看见高墙后方的道路,看见便可开始修炼,甚至于如果你能够将这堵高墙完全打碎,你就能跨过这道阻碍,修为也将一日千里,但这种情况很少发生,即便是曾经的天地之主都没有遇到过。”

“修炼第一阶段一般要多久?”洛天问道。

“这种修炼和悟道不同,你在修炼的是一种精神道法层面的功法,制造这个钻头的时间也可长可短,主要还是看你的悟性,这样吧,你既然能看懂我给你的元初之法,并且也能按照元初之法来进行修炼和运转能量,那你就自己先尝试一下制造钻头,等遇到了问题之后再来请教我。”

夜寒说完这句话后直接将洛天踢出了伽罗之门的器灵空间,洛天一恍惚清醒过来,看了看四周还是漆黑的修炼洞府,他再度默默闭上眼睛,此时此刻眼中七色光芒内出现了古老的功法,元初之法全部展现在了眼前。

洛天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轻声道:“这一回,我倒是改行成了工匠了啊。”

伽罗之门被劫走,日月宫之主这边的三位超级大妖受伤,还在养伤的时候,来自九重天的另一封信函便已经到了日月宫之主的手中,它接到信后看起来很紧张,因为这封信是来自九重天至尊妖后的书信。

怀着忐忑的心情,日月宫之主打开了信件,从里面释放出一股妖气,这股妖气转眼间包围住了日月宫之主,后者虽然看不见这股妖气里到底藏着什么,但妖气之中一股远远凌驾于它之上,整个九重天至高无上的妖气横扫而来,那是至尊妖后的妖气。

这股能让日月宫之主害怕胆怯的力量仅仅只是为至尊妖后传递一条消息罢了,日月宫之主知道了自己的主子很不高兴,尤其是在至尊妖后亲自给洛天写了一封信,而洛天居然并没有因此交出伽罗之门,这让至尊妖后更加不悦。

试想一下,如果皇帝亲自给一个老百姓写信,以为是给了这个老百姓恩典,结果老百姓将皇帝的话当放屁,那皇帝能不生气吗?

妖气中的第一段口信就让日月宫之主瑟瑟发抖,紧接着的第二段口信便是告知日月宫之主,六重天还会有超级大妖降临,而这一次的目标不再仅仅是夺取伽罗之门,另一个目的是为了给洛天一些教训,虽然碍于白骨和端木森这种超级强者的面子,至尊妖后没有对洛天下杀手,可至少也要好好惩戒一番,而此事需要日月宫之主配合。

两段口信之后妖气消散,日月宫之主手中的信封悄无声息地烧成了灰烬,它看了看远处的虚空,这片三重天曾经根本就看不到九重天的强者,虽然这里不曾向人间和三重天那样隔绝,但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三重天和六重天都是很少往来的,即便有往来也都在悄悄进行,而时至今日,似乎因为洛天的关系,这样的格局被彻底打破了。

幻海门将派下长老级别的高手,妖族将有超级大妖降临夺取伽罗之门和教训洛天,而与此同时邪魔一族也没愣着,被关押在鬼纹教总部中的十萬,在黑暗里露出冷笑,六重天的统领已和它有所联系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址: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