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五章,轻唤吾儿

法阵下降的不快,但洛天却在其光芒笼罩之下动弹不得,好一会儿后法阵悬在了洛天的头上,缓慢转动了起来,而洛天在这道灵光中却没办法动弹一下,他有不好的预感,可片刻后却出现了意料之外的情况,灵光之下,面前的雕塑的脚下逐渐震动起来,打开了一道细细的缺口,宝库内的光芒透过缺口映照在了洛天的脸上。

洛天愣住了,没有宝石的情况下莫名其妙地出现了一个法阵,而且这个法阵居然还将宝库打开了一个缺口,就仿佛洛天刚刚说的话让地母真的听见了一般,而她为自己这个人类儿子做了一点微不足道的小事。

当然这只是猜测并没有什么实质上的依据,当雕塑脚下的宝库大门打开的一刻,洛天身上的法阵也紧跟着消失不见,洛天低头看了下去,一条歪歪斜斜的小路正通向雕塑底部的宝库中,宝光四溢煞是好看。

洛天恢复行动后顺着小路朝宝库中走去……

这个秘境不管是雾喾一族的还是地母后土的,都一定拥有极度惊人的财富累积,在这小小的宝库之中必然拥有数之不尽的财富,秘术甚至是让洛天大开眼界的宝具,可以说这些年来这还是洛天第一次满怀如此激动的心情走进一间宝库之中,期待能见证宝库的辉煌,也能因此一睹数万年前的壮丽财富。

但这一次洛天却失望了。

当他走进宝库之中,看见的并不是堆积如山的金子,也没有鳞次栉比放着的秘术功法,更没有琳琅满目的法宝,出现在洛天眼前的其实是一个相当残破不堪的地方。

或许是时光过去太久了吧,此地只有一些残破不堪的石头所打造的楼阁,以及一些早已经灰飞烟灭只留下些许痕迹的古籍,而法宝之类的早不翼而飞了,或许是雾喾一族的后人将这些法宝带走了,亦或者是五万年后失去主人帮助,没有了灵力的法宝逐渐自我毁灭,最终变成废铜烂铁,而后悄无声息地在岁月下变成了尘埃。

洛天满怀期待地进来,结果却失望至极,忍不住叹了口气说道:“看来还是不能抱太大的希望。”

金子消失,宝具化作尘土,书籍也早就灰飞烟灭,唯一留下的是那些镶嵌在墙壁上的发光植物,这种植物居然能在没人照亮也没有水和阳光的情况下活这么久本身就挺不可思议的,而且还能持续发光。

宝库内之所以如此宝光四溢主要是因为此地植物的数量是外面的好几倍,本身宝库的地方就不算大,比洛天过去见过的很多巨大宝库都要小的多,唯一让这个宝库有些出彩的是宝库四周墙壁全部是一种特殊的金色物质构成,倒不是金子也不是黄铜,而是一种类似玻璃的东西,也可能就是玻璃上面刷了一层金漆,但时间过去这么久,就连宝具都已经灰飞烟灭了,这些特殊的墙壁却屹立不倒,足见其本身材质就很不简单。

宝库着实不大,按理说洛天在下界见过那么多秘境,尤其是一些高手的宝库,撇开这些高手自己随身携带的芥子戒指除外,哪个门派不是将自己的宝库弄的富丽堂皇,生怕别人不知道这是宝库似的。

但这里却小了太多,感觉放不了多少东西,与其说是这个秘境中的宝库倒不如说更像是某个人的私人房间。

想到这里洛天忽然明白了一些事情,怪人称这里是宝库并不是因为这个地方就真的是秘境的宝库,而是因为这个地方在怪人这个疯狂的崇拜者心中是无比神圣的地方,此地乃是其崇拜的地母所修炼的洞府。

也就是说,洛天现在走进来的是疑似他母亲的修炼密室,本来想到这里并没有什么,但没来由的一股寒意突然从洛天的心间掠过,直觉告诉他应该离开这里,而且马上就要走,这么强烈的不安几乎在瞬间充斥了洛天的整个大脑,他不假思索地转过头,正想离开这里的瞬间,退路的大门突然关闭了,接着有个人影从洛天身边一闪而过。

“谁?”洛天喝问起来,接着他的余光看见青色的发丝从他身后飘了过来。

洛天听见有人在他耳边低声说了一句话,或者说是一个词,紧接着他的整个后背完全僵硬了起来,发丝轻柔地拂过耳朵,洛天听见的是一个女人的声音,一个甜腻的声音,一个让他听过一次就永远不会忘记的声音。

“儿子。”

这便是洛天在这个瞬间听见的话,也是让他不敢转身的原因。

洛天的人生前十八年他始终认为自己就是洛家的二公子,他知道自己大哥洛林是领回来的,也一直苦恼为什么自己的父亲洛坤乃是云山国的高手而自己却是个天赋如此差劲之人,就好像他一点都没遗传到洛坤的优点。

后来他才知道自己自己的生父是云山国的老皇,而这位老皇便和洛天一样是一个天生就根骨不好,天赋奇差之人,所以洛天的这一点是遗传了老皇的。

但那时候的他并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是谁,直到来到天外,直到和邪魔一族接触,直到他知晓了百世浩劫的这些秘密后,他自己母亲的来历也渐渐露出水面。

远古时代的地母后土,怀上他是因为洛天命中注定要在百世浩劫的后期带来巨大变化的重要人物,她想用洛天换自己的命,换自己这个远古神明平安无事,她要用自己儿子的命换自己的命。

谈不上有多恶劣,古神在旧时代的名声本来就不好,子嗣一大堆据说最多的古神子嗣有数千位并且来自各个种族,用子嗣的命给自己换一些好处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洛天僵硬地回过头,眼中映入一张面容,那是一个漂亮的女人,长发微微卷曲,头发的颜色是淡淡的青色就像是刚刚插进田里的秧苗,面颊微微泛红,一双眼睛却是异色瞳孔,一只瞳孔是黑色的而另一只瞳孔却是暗红色。

这张脸和洛天放在一起若是仔细看,或许还真有人能瞧出其中的一些相似之处,尤其是眉宇之间的气质,三十多岁的洛天本尊依然有着少年般的明朗轮廓,而无论他杀多少人,干掉过多少怪物,在他眉宇之间却总有一股挥之不去的天真稚嫩。

地母后土也是如此,这位远古神明比雕塑好看了太多,她看起来更像是明媚的少女。

洛天怔怔地看着她不知道该说什么,而地母却张开双臂轻轻抱住了洛天,接着再度开口轻声呼唤道:“我等你很久了,儿子。”

真的是自己母亲吗,或许是幻觉吧,现在的洛天没有办法分辨自己看见的是真是假,但拥抱带来的温暖感觉却是如此真实,发丝轻柔地掠过他的面颊,淡淡的香味飘过洛天的鼻尖,这里的一切好像都在告诉洛天,这是真的,他看见了自己的母亲。

地母后土如果活到现在该有多少岁,也许就连后土自己都记不清了吧,不是几万岁而是跨过两个轮回和两个时代。

洛天下意识地后退,其实他的大脑在这一刻已经几乎一片空白,他只是本能地保护自己远离自己无法理解的人,他的母亲此时就是他理解不了的人。

对方没有追上来,洛天摇摇晃晃地推了五步后才停下了身子,深深呼吸,用这种方法来让自己平静,抬起头再度看向这个自称是他母亲的女人。

“你……到底是谁……”

洛天问这个问题的时候一点底气都没有。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