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老狐狸上门

第二天是周末。

受熊钩带的启发,叶伊做完早课以后就找二师父要了三十块钱,准备去旧货市场碰碰运气。

只是她才背起小书包,就见冯保国陪着两个穿西服的男人上门了。

九十年代的y市,穿中山装的人很少,更不要说穿西服的人。

看到这两人都面色严肃,叶伊急忙放下小书包,跑进屋子:“师傅!师傅!来客人了!冯叔带了客人来!”

“我知道了。”

江泰德放下古卷,对正收碗的战海霆说:“你去准备两壶茶。”

“我?!”

战海霆一愣。

叶伊抢过碗筷,说:“师傅,还是让我去吧!”

她已经知道凡经过战海霆的手的食物都会附上天然的黑气,可不想冯叔的客人们才喝完茶就躺进医院。

“可你不是要――”

江泰德看了眼叶伊背上的小书包。

叶伊赶紧把书包往桌子下一塞,说:“接待完客人,下午出去也来得及。”

“哦!”

江泰德摸了摸胡子,对战海霆说:“丫头又帮了你一个忙,下午你陪她出去吧!”

“好。”

战海霆说了一声,退到一旁。

此时,冯保国已经陪着客人们进入庄子。

……

……

冯保国带来的两位客人都姓蒋,头发花白的叫蒋添锦,年纪相对比较小的那个叫蒋大龙,父子关系。

临到庄子门前,冯保国停下脚步:“两位蒋先生,麻烦你们――”

“怎么,要我们等?!”

蒋大龙的声音顿时粗起来,一掌打在木门上,大喊:“客人到了!怎么没人出来迎接!”

蒋添锦皱眉。

冯保国更是急忙提醒:“小蒋先生,两位老爷子年纪大了――”

“蒋董事长都亲自上门了,他们有什么资格――”

“闭嘴!”

蒋添锦冷冷的看了儿子一眼。

蒋大龙急忙闭嘴。

他不情愿地说:“父亲……不就是个乡下神棍,至于……”

“你懂什么!这院子的结构看似简单,其实暗藏八卦风水变化!住在这里的人绝对是高手中的高手!对高寿不敬,可是要――”

“要怎么样?”

蒋大龙正要追问,此时木门打开,叶伊走了出来。

她笑嘻嘻对蒋添锦说:“蒋老先生,师傅已经备下好茶。请跟我进去。”

“谢谢小师傅。”

蒋添锦是个通透人,知道自己儿子刚才的一通大呼小叫很可能已经得罪了此间的主人,急忙从手上顺下一个串子,放在叶伊手上。

“这是……”

叶伊摸了摸珠子,个个滚滑圆润,光色纹理非常。

蒋添锦赔笑说:“我儿子不懂事,刚才大呼小叫,打扰了大师,想请小师傅在大师面前美言一二。”

蒋添锦对风水之道略有涉猎,刚在院子外看了一眼已经知道此处住的确实是高人,何况开门人竟还是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

自古以来,江湖上最不能招惹的是三种人:一是出家人,也就是和尚道士,第二是妇人老人,第三是小孩。

蒋添锦走南闯北多年,怎么敢因为叶伊年纪小就对她有所怠慢!

“老先生客气了。”

叶伊笑着领蒋添锦入院子。

蒋大龙想跟进去,却被蒋添锦狠狠瞪了一眼:“你留下!”

“为什么……”

蒋大龙不开心。

蒋添锦却顾不得和儿子解释了。

在叶伊的带领下,他走进院子,对桂花树下的江泰德迎面就是一个磕头!

陪同进入的冯保国彻底呆住了!

蒋添锦是什么人!

他可是国华侨,资产好几千万呢!

这么个市长、市长也得小心接待的人物,居然进门以后二话不说就给老爷子磕头,冯保国觉得自己有必要捏一下腿肉了。

其实,冯保国对江泰德和李一剑两人的身份也是半点都不清楚。

他只知道五年前上面突然让他去车站接两位老人,随后就开始不定期的去院子跑腿、陪着下棋喝茶聊天了。

他隐约中猜到两位老爷子不简单,但是具体什么来头,却是一点都不知道。

此时,看到蒋添锦跪下,冯保国觉得自己有必要缩到角落里去了。

可惜冯保国想缩一边,李一剑却不答应。

他颠着二郎腿,说:“今天这天气可是真热,小冯,过来给我扇扇子!”

“是!是!”

冯保国贴着李一剑打扇。

蒋添锦诚惶诚恐地看着江泰德,说:“我来这里,其实有求于您。五十年前,我蒋家举家逃难,路过y市的时候赶上天上掉炸弹,母亲她……她不幸……不幸遇险……那时兵荒马乱,我们不敢耽搁,只能就地弄了块薄木棺材将母亲草草下葬……心想着最多三年就能回来……”

“然后呢?是不是如今发达了,想回头找回老母亲,没想到当年下葬的地方找不到?”

李一剑开始说风凉话。

蒋添锦苦笑着说:

“老先生果然是料事如神。我今天来确实是为了母亲的尸骨。

当年战乱连天,蒋家人无处安身,不得不背井离乡,在异国打拼,五十年下来也算小有积蓄……

如今唯一念着的就是不知葬身何处的母亲……还请老神仙不吝法力,为我找出母亲的所在……”

五十年前正当兵荒马乱,蒋母下葬的地方很快就成了个乱葬岗。

蒋添锦不介意把整个山野都买下来挖骨寻亲,但是如果雇人挖了一大圈却把别人的尸骨带回去给死去的老爹合葬!那就真的没法给爹娘交代了!

所以,找到下葬的大略地点后,蒋添锦绕着那块地转悠了好几天,终于在省里一位老朋友的指点下找到了这里。

那位朋友碍于身份,话说得含糊,只说y市郊区住着一位江湖高人,或许能有办法找到他想要的东西!

交代清楚前因后果后,蒋添锦再次给江泰德下跪。

“老神仙,请您看在我一片诚心孝道,赐下天机吧!只要能找到母亲的尸骨,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要知道,让蒋添锦来找江泰德的人可是很有来头的,何况江泰德年事虽高,却鹤发童颜一派高人气质。所以蒋添锦这种老狐狸才会不等对方开口就许下重诺。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