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公主抱

bpbpbpbp咚!

bpbpbpbp就在朝香院月以为自己要死掉的时候,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了!

bpbpbpbp一个高瘦的身影闯了进来,冲到他面前:“发生什么事情了!你怎么突然晕过去了!”

bpbpbpbp“什么事情”

bpbpbpbp朝香院月疲倦得抬起眼睛。

bpbpbpbp不稳定的心跳让他眼前发黑,剧痛让他眼前金星直冒,只能隐约感觉到闯入者对自己没有恶意。

bpbpbpbp是他,还是恭子

bpbpbpbp“是你吗,来得可真快还是我已经晕过去很久了不管什么情况,我快死了快点把我送去”

bpbpbpbp身体骤然一轻,竟被人抱在了空中。

bpbpbpbp朝香院月记忆中从没有被人这样的抱过。

bpbpbpbp那个男人天生强势,每逢这种情况都会把他拦腰扛在肩上;恭子体力有限,通常都是将他的胳膊扶在自己肩上,架起他

bpbpbpbp被人公主抱还是平生第一次

bpbpbpbp更要命的是,他居然能感受到抱起自己的人的胸前那略带弧度的绵软

bpbpbpbp女人

bpbpbpbp此刻公主抱自己的还是个女人!

bpbpbpbp朝香院月努力凝聚所剩无几的经历,看到——

bpbpbpbp“为什么是你”

bpbpbpbp“还能认出人,说明至少没有失去意识!”

bpbpbpbp叶伊长吐一口气。

bpbpbpbp她离开朝香院月的公寓后,猛然意识到就算对他亲手制作的糖果怀有不满,也不该随便把这种剧毒的东西扔进化学肥料回收桶,礼貌使然,她决定返回公寓,把糖果还给他,并且告诉他,她和腾蛇都不喜欢这种口味古怪的食物。

bpbpbpbp结果却

bpbpbpbp隔着墙壁感受到类似死亡的低沉煞气后,叶伊一时情急,闯入房间。

bpbpbpbp看到朝香院月靠着墙壁奄奄一息,环绕身体的黑色潮湿磁场浓郁得几乎要溢出来,她意识到情况不对,上前扶他,没想到朝香院月身高接近一米八,身体却是那么轻那么弱,甚至可能连一百斤都没有!

bpbpbpbp——从十二岁开始的高强度的体能锻炼,让叶伊可以毫不费劲地抱起两百斤的重物,将体重不足一百斤的朝香院月拦腰抱起对她而言是很正常的事情!

bpbpbpbp将他轻放在沙发上后,叶伊轻拍他的脸:“喂!醒一醒!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bpbpbpbp“我我”

bpbpbpbp朝香院月的眼神有些涣散。

bpbpbpbp叶伊只能换一个问题:“药在哪里!今天显然不是你的第一次发作,你房间里一定有急救药!在哪里!快点告诉我!或者”

bpbpbpbp叶伊捡起掉地上的手机,准备拨鹰司恭子的电话。

bpbpbpbp“不要不”

bpbpbpbp朝香院月吃力地说着,比心脏暂停还痛苦一万倍的剧痛让他漂亮的的丹凤眼变得水汪汪。

bpbpbpbp“冰箱针剂针剂”

bpbpbpbp他用颤抖的手指着沙发旁的一个小冰箱,叶伊赶紧打开冰箱,里面注射器、针剂、酒精棉一应俱全!

bpbpbpbp她拿起针剂,上面的标注让她颤抖。

bpbpbpbp“这是乌头石咸!”

bpbpbpbp朝香院月一脸期待的看着她,他已经痛得说不出话了。

bpbpbpbp叶伊只能双手捧着他的脸,说:“还有意识吗!还能眨眼吗!能的话,我问问题,你用眨眼表示正确或者错误!正确,就眨眼,不管左眼还是右眼。错误,就不做任何表示!听明白吗!听明白的话就眨一下眼!”

bpbpbpbp朝香院月听话地眨了眨眼睛。

bpbpbpbp叶伊开始问问题。

bpbpbpbp“你希望我把这个药剂打入你的体内?”

bpbpbpbp朝香院月眨了眼睛。

bpbpbpbp“要多少剂量?三分之一支?半支?整支?”

bpbpbpbp说到整支的时候,朝香院月眨动了眼睛。

bpbpbpbp“好吧,整支的高纯度的乌头石咸,十倍的致死量!我会被你害死的!”

bpbpbpbp叶伊自暴自弃地说着,拆开一次性注射器的包装,将整支乌头石咸溶液都吸入注射器内。

bpbpbpbp她吸了口气,略带紧张地问:“说吧,要皮下肌肉注射,还是静脉注射?”

bpbpbpbp这一会,朝香院月非但没有眨眼,还做出了“你懂什么叫皮下肌肉注射、静脉注射?”的表情。

bpbpbpbp叶伊被他的嘲讽眼神激怒,一把抓起他好像女孩般孱弱苍白的胳膊,手指飞速推动,半透明的剧毒液体全部推进他的血管中!

bpbpbpbp“——啊!”

bpbpbpbp拔出针头的时候,朝香院月的脸上划过明显的轻松表情,他躺在沙发上不住的喘息,苍白的面色渐渐有了红晕。

bpbpbpbp叶伊看他情况已经好转,准备离开,他却一把抓住她:“帮我放一缸水,我身体很干,需要浸在水里”

bpbpbpbp“浸在水里?!”

bpbpbpbp叶伊低头,这才发现朝香院月的手背皮肤竟像蛇一样裂开,她又转头看他露出衣摆的小腿和脚——干裂得好像在沙漠里暴晒过三天三夜一样。

bpbpbpbp但是他的脸蛋却是白里透红,娇嫩得宛如吸饱水的玫瑰花。

bpbpbpbp叶伊再度眯眼:“果然,你的身体藏了很多秘密。”

bpbpbpbp“等我活过来,你想问什么都可以”朝香院月喘息着说着,“但是现在,你你最好给我放满一缸水让我活过来”

bpbpbpbp叶伊并非见死不救的人,何况朝香院月虽然行为古怪,对她却是一见钟情的友善,教她撩男人,为她做手工唇膏,给腾蛇准备剧毒的金平糖

bpbpbpbp于是她一边思量着朝香院月的异常是否和他的巫童身份有关,一边打开水龙头,为他放了满满一缸的温水,还就地取材地洒了几滴薰衣草香精油,扔了一把玫瑰花。

bpbpbpbp最后,她将虚弱不堪的朝香院月扶进浴缸。

bpbpbpbp朝香院月是穿着衣服泡入水中的,叶伊不用避讳离开,虽然她从认识他的第一天开始就没把对方当成过男人。

bpbpbpbp她双手抱拳在胸,靠着浴室的玻璃门,眼看着朝香院月原本干裂出血的皮肤在水中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得柔软滋润。

bpbpbpbp“我需要一个解释。”

bpbpbpbp“解释我的身体需要注射常人十倍致死量的乌头石咸维持生命力的原理,对吗?”

bpbpbpbp朝香院月懒洋洋地舔了下嘴唇,这个简单至极的动作也散发着肉食的诱惑。

bpbpbpbp叶伊晃了下头发,甩开他的恶意引诱带来的宛如蛇身的粘腻不适,说:“还有你不同常人的体重密度,身体的非人比例,以及——严重的皮肤问题!”

(战场文学https:)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