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6章 连房子也要夺走

咚!咚!咚!

寂静中,高跟鞋声响起,由远及近。

因为易秋玲失态的哭泣而陷入愧疚中的董事们纷纷转头,看向声音源头。

他们的眼睛直了。

他们像被磁铁吸引的磁石一样无法自控地站了起来,目光死死地落在来者身上。

他们都是第一次见到她,但是他们都知道她是谁!

“酒中仙”投资组织的老大!

就像蒋丽娜介绍得那样,她只要一出现,就会成为全场的焦点。没有人能把视线从她身上移开!

她很年轻,也很漂亮,她的皮肤像羊脂玉一样细腻。

她穿了一条深红色丝绒旗袍,如墨的青丝高盘成髻,露出天鹅般细腻的脖子,如玉的耳垂戴着一对帝皇绿翡翠耳环,行走时,碧水般的翠玉叮当作响,清脆动人。

她手托裘皮外套,款款而来,走路的姿态没有什么特别,却会让人觉得她的风神之美简直没有言语能形容。

她的美和气质都是上天特别的恩宠,没有人能企及,没有物能比拟。

全场寂静,唯有呼吸声。

她走到蒋丽娜身边:“事情办好了吗?”

她说话的口气非常随和,却带着从小生活在权力巅峰才能养成的高贵和威严,和她对话的时候,人会本能地屏住呼吸、战战兢兢。

“已经办好了。”蒋丽娜一改之前的高傲,毕恭毕敬地报告。

女人点了点头,指向一旁垂泪抽泣的易秋玲:“那她为什么还在这里?”

“因为她不想走。”

蒋丽娜很无奈。

她也不想事情发展到这一步。

“那真是太可怜了。”

女人叹了口气,走到易秋玲面前,伸出手:“好久不见。”

易秋玲抬头,满是泪痕的面容再度狰狞:“为什么又是你!为什么!为什么!”

胡家老爷子寿宴的那一天,她以为自己对伊叶的恨已经到了极致。

她恨伊叶,很不得现场扭曲成鬼,把这个女人撕成千千万万的碎片,吃得干干净净,一滴血、一根头发都不漏掉!

但是这一刻,她突然发现把一个人撕碎、生吃下去也不是恨的极限!

如果世间真的存在邪术,她愿意倾家荡产换邪术师出手,用全世界所有最残酷的刑法折磨这个女人,直到身体只剩下一团架子,再抽出她的灵魂,让她永生永世地受苦受罪!

“不!”

易秋玲猛扑了上去。

她已经不记得法律也不记得理智,她只想像野狗一样咬断伊叶的喉咙,把伊叶的肉或着血一起吞下去!

“贱人——”

董事们都惊呆了!

他们从不知道易秋玲还有如此野蛮泼辣的一面!

蒋丽娜和黄满堂也慌了神,他们一左一右的冲上去,试图拦住突然发疯的易秋玲。

然而易秋玲的发疯来得实在太突然,蒋丽娜和黄满堂冲出去的时候,她的手已经要抓到叶伊的肩膀——

噌——

刺耳的声波穿过耳蜗,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

易秋玲的身体被无形的栅栏击中,倒在地上,脸上带着恐惧和绝望的表情。

叶伊对闻讯赶来的安保人员说:“带她去休息室冷静一下!”

“可是——”

安保主管有点犹豫。

易秋玲可是董事长啊!

虽然这个红色旗袍的女人看起来更有气质更有身份!

叶伊看了眼现场的董事们,说:“根据董事会的投票结果,我已经是栖霞集团的董事会主席了!而我作为董事会主席,发布的第一个任命就是——解除易秋玲在栖霞集团的一切职务!从现在开始,她已经不再是栖霞集团的董事长、执行总裁!”

“你……你不能把我从栖霞集团赶出去!它是我的!”

易秋玲暴走了!

她艰难地爬起来,抓起手边的花瓶就要打人。

安保经理只能赶紧揽住她:“易董!您冷静一点!冷静——”

“冷静个屁!我半辈子的心血都要被人抢走了!你让我怎么冷静!你们让我怎么能冷静!”

易秋玲发出撕裂灵魂的痛哭。

叶伊无奈地叹了口气,说:“对不起,从现在开始,栖霞集团不再属于你!”

“胡说!我有栖霞集团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就算被你从董事长的位置上赶下来,被你解除了执行总裁的职务,我也还是栖霞集团第二大股东!听清楚没有!我是栖霞集团的第二大股东!”

“抱歉,你已经不再是栖霞集团的股东了,”叶伊说,“我迟来半个小时,就是为了办妥这件事情。”

“你……你说什么!我的股份怎么可能——”

易秋玲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叶伊拿出四份文件,放在会议桌上。

“这是栖霞集团上市时提交的资产清单,这是栖霞集团的股权分配书,还有这两份,栖霞集团这几年的盈利报表,栖霞集团和英琪银行签署的对赌协议。

这些文件上面清清楚楚地写了,易秋玲以自己名下的百分之三十和英琪银行签对赌协议,如果连续三年盈利率低于……”

“不要再说了!”

易秋玲怒不可遏。

叶伊继续慢条斯理却又字字千金地说话:“……易董,你已经出局了!你名下的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在去年十二月二十五号前就已经合法归英琪银行所有!而英琪银行把这些股份又转让给了我!所以——”

“别再说了!别再说了!”

易秋玲捂住耳朵,不愿听下去!

叶伊遗憾地看了眼栖霞集团的资产报表,说:“易董,往伤口上撒盐是不厚道的事情,但是有件事情我必须提醒你!

你为你父亲买的房子,是作为栖霞集团的资产登记的,由于现在栖霞集团的董事长是我、你的股份也已经属于我,你将不再持有这一处房产。

你现在有两个选择,要么在三十天内搬出去,要么在三十天内按照市价买下这套房子,可以银行贷款,如果你还能从银行贷到钱的话!”

“不——不!你不能这样对我!!”

易秋玲这回是真气疯了!

但是这个女人怎么能如此恶毒,夺走她的心血、夺走她的公司还不够!

连她为父亲买的房子也要夺走!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