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5章 不是男人

“你们要干什么!”

易秋玲惊慌地看着把她堵在停车场的几个蒙面男人。

他们看起来是那么的凶狠又是那么的可怕,正一步步地朝她走过来。

“要钱是不是!我这里有钱!有很多很多的钱!要多少有多少!”

易秋玲打开手提袋,将现金和所有的银行卡都扔出来:“拿去!全部拿去!车钥匙也可以给你们!项链、戒指……全部都可以给你们!全部拿去!”

她慌张失措,将首饰和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扔了出来,还把价值不菲的名牌包也倒空,说:“你们看,我的包里面已经没钱了!走吧!拿了我的钱就赶紧走吧!”

然而,男人们根本不为所动。

纪律严明的他们无视地上的现金和珠宝,冰冷地走到易秋玲面前。

易秋玲觉察到某种危机,吓得瘫倒在墙角:“你们要干什么!我告诉你们,我可是——”

“要你的一条腿。”

领头的男人冷飕飕地说着,接过身旁递来的一根钢棍。

男人举起钢棍。

易秋玲吓得魂飞魄散:“你们……你们这是……谁让你们过来的!我给你们十倍的钱!求你们!不要!不要!啊!”

钢管打在身上,易秋玲痛得差点晕过去。

蒙面的男人们将她按在车盖上,钢管轻轻敲了下左腿,说:“钱是好东西,但是让我们过来取你一条腿的是大姐头,大姐头说了,必须打断你的一条腿!当然,断腿以后要不要再做点别的事情,就是我们的自由!”

说着,男人抡起棍子——

咔嚓!

“啊!”

惨叫中,易秋玲的一条腿被打断了。

剧痛让她几乎立刻痛到晕过去然后又因为太痛慢慢醒过来。

男人们还没有离开。

他们隔着只露出一双眼睛的黑布袋,冰冷的看着她。

易秋玲吓得浑身一哆嗦,说:“腿都被你们打断了,你们还想……还想……”

“放心,我们没你想得那么饥不择食!”

说着,又一个男人取出一个金属盒,盒子里面是一支注射剂,里面都是血红的注射液。

“这是病毒,”男人炫耀地说着,“a字开头的病毒,只要我轻轻一晃,就能让你永远都活在痛苦中!怎么样,要不要试一试?”

“你敢这么对我!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易秋玲吓得浑身颤抖。

她做梦也没想到,对方竟然比她预料中更加狠毒。

她竭尽全力地怒骂着,对手却只是抓住她的手,将一管血红的液体缓慢地注入她的身体里面……

……

……

“事情都办好了?”

走廊中,叶伊问电话的另一端。

(“全都办好了,我们打断了那个女人的一条腿,也把您给我们的血液注射进她的身体里面。”)

脱下头套的男人一本正经地回答着,他们是胡军胜培养出的特种精兵,得知胡军胜被易秋玲打伤以后立刻联系叶伊,希望她给他们出一点主意。

叶伊也知道军人有自己的处事原则,他们就算报复易秋玲也不会像三合会的痞子们那样无下限,所以她只给他们一个建议: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而这些人也确实领悟了她的意思,并且贯彻的很好。

确定易秋玲的情况后,叶伊回到病房,对许翰文等三人说:“事情已经办妥。”

胡军胜闻言,气得直敲床板:“你们怎么可以……怎么可以……我要你们……”

“她没死,只是断了一条腿。”

叶伊冷峻地说着:“她打伤你的一条腿,还把你撞伤,所以我们决定同样打断她的一条腿!如果你觉得这样的处罚不能接受,就——”

“主意是我出的,你要恨就恨我吧!”

龙敬礼抢在叶伊之前,把责任揽在自己身上。

许翰文和秦南胤也争相上前,一个表示是自己联系了打手,另一个承认是自己找人把易秋玲堵在停车场。

看着他们争相承认的样子,胡军胜也是一声叹息。

他吃力地坐起,看着战海霆:“你对这件事情有什么想法?”

“活该!”

战海霆吐了两个字。

胡军胜闻言,眼中闪过淡淡的苦涩,说:“是的,活该。我是活该,她也是活该!但是所有的事情追根究底还是我……还是我的错……如果我没有……没有……”

“别多想了。”

叶伊说:“就算没有你,她也早晚会堕落到这一步,这是她的本性,和任何天意或是巧合没有关系。你现在需要做的是彻底忘记她、养好自己的腿,继续属于你的生活!”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你为她做的已经够多,但凡是有点良心的女人都不可能做出这种绝情的事情。”

叶伊压住蠢蠢欲动的胡军胜,不许他再为易秋玲说话。

龙敬礼也说:“老胡啊,做人到你这个份上,真的已经够了。别再为这个女人难过,她配不上你,你应该找个适合你的女人……”

“但是我……我……”

胡军胜还想说什么,战海霆走到他身后,对着玉枕穴就是狠狠一下!

胡军胜晕了过去。

叶伊松开他,对三人说:“这事可千万别传出去。”

“当然不会传出去,;老胡家可是要脸的。”许翰文说。

秦南胤则说:“看不出叶小姐你的手段还挺厉害的,我听说这件事情以后第一念头也就是把那个女人抓起来打一顿,或者把她的公司砸了!没想到你……”

“受委屈的次数多了,做事情也就有了分寸。”

叶伊平淡地说着,走出病房。

龙敬礼也紧随其后地跟了出去。

战海霆没有出去。

他留在病房里,看着胡军胜,说:“醒醒吧。”

说完,他拿出一本书,靠着墙角慢慢翻看。

秦南胤和许翰文顿时留也不是坐也不是走就更加不是。

大约过了三分钟——

“表哥~”

龙敬礼含泪跑回病房,抱住战海霆大哭起来:“表哥!你要给我做主啊!表哥!”

“怎么回事?”

战海霆没说话,龙敬礼的两个狐朋狗友已经忍不住喜上眉梢。

龙敬礼抬头,含着眼泪,说:“我被小伊伊鄙视了!她说我不是男人!呜呜呜!”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妙书屋手机版阅址: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