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夺取荆州,再次扩军

黄忠的箭术几乎是三国第一,凌锋瞬间感觉被一股至阳箭意锁定了。他神色淡然,取出了混元弓和一支金色神箭,也是至阳属性。

在赤红色烈阳箭化作赤红流光急速袭来的瞬间,凌锋的至阳神箭也骤然射出,化作一道流光向着烈阳箭激射而去。

金色与赤色的流光在空中碰撞,轰的一声,气浪翻滚,旋即金色流光穿透了赤红流光,仍在继续射向黄忠。

黄忠顿时再次射出了一箭,才将那根金色箭矢击落。

韩玄看到这一幕,面色剧变,因为刚才凌锋根本没有以战魂附体,加持自身。对方竟然自身之力,击败了获得战魂加持的黄忠。这种实力已经远远超乎了他的想象,即便是董卓、吕布之流,只怕也远远不如。

而黄忠这种天人境界初期巅峰的顶级强者,才更明白凌锋恐怖。他明白此战必败无疑,但他责任在身,无法退缩,正准备再次攻击。

这时,韩玄却忽然朗声道:“所有人解散战阵,准备投降!”

韩玄决定投降并不是偶然,首先是蔡帽兄弟找他谈过,其次刘表的兵虽然多,却缺少道兵层次的精锐,打起来根本不是对手。所以,他决定以这五百万大军当作自己的进身之阶。

众多士兵本就因为荆州四道接连失陷,士气低落,不愿战斗,听到投降,便毫无抵触的解除了战阵,放下了兵器。

黄忠感受到体内战魂之力迅速消失,仰天一叹。

凌锋看着韩玄,笑道:“你不会后悔的!”

随即,凌锋看向黄忠,后者默然不足。凌锋猜测可能是因为他儿子黄叙还在刘表手里,不敢投降。因此,只是封印了他的修为,让士兵看好。

随着韩玄投降,凌锋军力大增,迅速占了零陵道。

刘表得到消息,气得吐血,卧病在床,一副命不久矣的模样。这就是气运反噬的症状。刘表割据荆州,为一方之主,平时借助气运之力修炼,修为一日千里,诸般事情无所不顺。可如今,一再兵败,势力即将消亡,作为势力之主,就会因为气运的反噬,导致各种疾病、灾祸,最终殒命。

这时,刘表自知命不久矣,召集蔡帽、蒯越、蒯良两弟兄、黄祖等人,嘱咐事宜。

他凝视蔡瑁,道:“德珪,我死之后,你可代琮儿向益州递上荆州降表。你是他的舅舅,替我好好照顾他。”

蔡瑁点头应是,他这点情还是会念的。

旋即,刘表看向了蒯越,道:“异度,你若要投曹操,可自去。”

蔡瑁顿时面色一变,凝视蒯越。如果让蒯越投了曹操,凌锋知道,必然记恨,不如杀之立功。

蒯越苦笑道:“越之前也以为曹操是明主,可此时来看,曹操远不是凌州牧的对手,越自当留下。”

此时,凌锋正准备攻取章陵道,其位置处于南道、南阳道下方,武陵道和江夏道之间。凌锋之前为了悄然渡江,略过了此处。旋即,凌锋收到了蔡瑁发来的消息,不由神色大喜。不过,他也没有放松,避免刘表拖延时间,玩弄手段。另外,他还要小心江东的孙策。

三天后,刘表病逝,蔡瑁、蒯越、黄祖代表刘琮向凌锋投降。

而凌锋也没有亏待他们,给他们各自都留了位置。他们虽然说不最顶尖的人才,但也都是优秀以上,自然要重用。

而随着刘琮投降,黄忠、文聘也都先后投降了,还有魏延、甘宁等也都纷纷投降。

随着荆州入手,与其它各州接触面积大增,江东孙策、兖州曹操、豫州袁术都将成为他需要防备的对象,所以扩军势在必行!

首先,凌锋以黄忠、魏延、甘宁、文聘四员大将组建了四个名额十万的道兵军团。当然,目前只是一个大致的框架,兵员全是从荆州军中挑选的武士级精锐,能不能训练成道兵,就看他们的各自本领了。

其他韩玄、黄祖、霍峻、苏飞也各自给了五万道兵名额。

另外巨门、廉贞两人回归。当初,两人假死,被凌锋赐予元力真种,安排在南方从军,便加入了长沙道从军。两人得了凌锋元力真种,很快就提升到了宗师境界,如今更是达到了宗师后期,也混到了裨将军的位置。

两人这些年的修为进展自然是远远不如七杀等人,但是却对长沙道的蛮族实力极为了解。凌锋准备让他们两个去平灭蛮夷。

南蛮的实力比凌锋预计还要强盛一些,大大小小的种族部落,难以计数。主要分布在武陵道、零陵道、长沙道这三个地区,其中武陵蛮实力最强,时常叛乱。

凌锋目前刚刚统一益州,人心未稳,收服南蛮的计划还要先等两年,但军队目前便可训练。他让巨门、廉贞转修修罗血煞诀,帮他们把修为提升到了大宗师境界,给了他们每人十万道兵名额。让他们去荆州兵中挑选武士级精锐,由凌锋赐予血种,把他们训练成修罗血卫,再从修罗血卫之中抽掉一些精锐,担任军官,很快就能形成战力。

除了训练道兵之外,就是收服各地世家豪族,稳定人心。

要想完全将荆州消化掌握,至少需要三年时间,所以接下来这几年都需要休养生息了。

而此时,曹操得知凌锋一统荆州的消息,不由面色阴沉。

旁边,荀攸道:“主公,不如册封孙策为荆州牧,让他们在长江争斗。而且凌锋的兵力虽然强盛,但水军却是全部依靠荆州旧部,必然不是孙策对手,可让他吃个大亏。我们再唆使袁术从汝南进军,攻打荆州,必定可让凌锋焦头烂额,拖延其发展。我军可乘机夺了青、徐二州。”

曹操点头应是,如今他和凌锋差的地方就是道兵,数量方面差不了多少,质量方面六差了很多。他只得再想办法招募。而这一切都需要时间和地盘,所以他必须先夺取青、徐二州。

三天后,江东。

孙策得到自己被册封荆州牧的消息,不由问周瑜,道:“公瑾,对于朝廷的册封,你如何看?”

周瑜道:“此明显是曹孟德的挑拨之计,但凌锋取了荆州,确实是我江东的未来大敌。此时,凌锋立足未稳,正当击之,否则让其站住了脚跟,就难以奈何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