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掌权

最终,王腾被迫把自己最近三年吞下去的这部分交了出来,足足有紫晶币一亿五千万,即便如此,也只补上了不足三成。

凌锋仔细查过了,武威主城治下有一千二百座州城,而且大都是上州、中州。每座州城都比宋国等公国面积大,而且更加繁华,每年平均税收是50万紫晶币,一年总税收大概是6亿紫晶币,扣除上缴给昊阳帝朝中央和地方财政支出,主城每年结余大概一亿五千万,其中扣除上下打点,他每年能贪污五千万紫晶币。

如果是西风侯那种侯爷,领地已经被赐予了他,那就是常年在任。而一般的主城的城主之位是十年一任。王腾在任八年,贪污钱款数目在四亿以上,除了这一亿五千万,剩下的早就被王腾修炼用去了大半,不可能轻易交出来的。

凌锋也没有继续为难,官员交接,一般只要账面上过得去,基本都不会太过为难。否则,真惹急了,也是麻烦。最主要的是,他还没有正式上任,如果闹出了什么事,也是麻烦,还是先交接上任再说,今后有的是手段对付此人。

王腾交接完毕,顿时急忙回西凉王城述职去了。当然,他是不会忘记凌锋对他的羞辱,一旦有机会,肯定会对凌锋动手。

昊阳帝朝由于疆域极大,共分为县、郡、州、道、府(王城)、皇城、帝都七级行政单位。县令是七品,郡守五品,州刺史从三、正四品,一道节度使是二品。凌锋交接之后,正式取得城主之位,同时是一道长官,正二品的节度使,掌控一道之地的军政大权。

不过,如今武威城内的官员大都是王腾提拔的亲信,或者是地方世家豪族之人,他现在虽然已经上任,但手下没有心腹,政令不通,别说是政令到达各地州城,即便是主城内,各级官吏也必定是阳奉阴违。因此,他想要大权在握,就必须想办法拉拢和提拔一波自己人。

但此时位置已经满了,怎么安插自己人,怎么提拔?虽然节度使掌握军政大权,但也并非可以胡作非为,还有朝廷密探监督。所以,必须查,查徇私舞弊,查贪污腐败。

随即,他唤来幽妃、晴子,道:“你们立刻带人去查五营统领,务必要找到他们贪污徇私的罪证!”

武威城共有十万道兵,都是武宗初期以上层次,分为前、后、左、右、中军五营兵马,每营两万人,中军营负责城内治安,直属节度使。其它四营负责轮番巡守主城四道城门,上面的长官是都指挥使。这中军营虽然名义上归他直接管,但原本的统领乃是王腾心腹,必然不可能轻易听他的。所以,他必须查!而之所以先查五营统领,是因为兵权在手,动起手也就更方便。

幽妃笑道:“主上放心,保证完成完成任务!”

随即,他又唤来了楚灵月,道:“你带一队龙卫,去月神宫拜见颜冰云和明玉,解释一下原因,就说婚礼延后一个月。另外,别忘了再备一份厚礼,回来给你报销!”

此时,半年时间已过,明玉已经出关,到了约定的成亲时间。本来他的计划是回来就准备婚礼,但洪院长给了他一个惊喜,只能先把武威主城内的事情处理好了,再去成婚,一个月已经是最短的时间了。

楚灵月听到这里,顿时笑道:“保证完成任务!”

她心中想着,怎么弄点好处出来,她现在已经是大圣境界,每一步的提升,都需要大量的资源。

然后,凌锋又派了江月珑和芊荨带领影卫去查布政使司、提刑按察使司的诸多官员。道一级的行政单位,节度使是最高长官,但下面还有都指挥使司、布政使司、提刑按察使司三司,分别管理军、政、刑狱大权,虽然三司长官都是节度使的属官,但如果上司无能,未必不会被架空。所以,他提前查清楚他们的底细,那些可用,那些可以拉拢,那些必须铲除,那些可以暂时留着,必须弄清除。

……

三日后,中军营。

大营内,一名金甲中年男子正在与两名身着白色薄纱的曼妙女子饮酒做乐,一手搂着一个,好不快活。

忽然,一名身着甲胄的青年士卒匆匆进来,抱拳道:“统领大人,节度使大人召见!”

金甲中年面现不豫之色,冷冷道“没看见我在喝酒吗?你去回话,就说本将军卧病在床,无法前往拜见。如果有人敢擅闯军营,杀无赦!”

然而,那名青年士卒却没有回话。

金甲中年顿时大怒,道:“狗奴才,本将军的命令你听到了吗?信不信,本将军斩了你的狗头!”

这时,一股空间波动闪过,凌锋的身影骤然出现在营帐门口,冷冷道:“吕统领,本官确实听到了,你在军营饮酒押妓,违背军法,又欺瞒上官,欺凌下属,你说该当何罪!”

金甲中年名为吕岱,也是中军营统领,他虽然没有拜见过凌锋这位节度使,却见过他的留影画像,再加上一身青色官服、官帽,顿时认出来了,因此额头浮现了冷汗。

好在他也是经历了大风大浪的角色,立刻跪了下来,道:“卑职参见节度使大人,卑职一时鬼迷心窍,还请大人恕罪!”

凌锋冷冷道:“现在想求饶,未免太晚了吧,还是去刑部大牢求饶吧!”

吕岱见状,猛然站了起来,冷冷道:“你擅闯军营,也是违背军法,真闹到上面去,你也别想好过!再说了,这只是你的诬告,有谁能作证?就凭你旁边的小卒的一面之词,上面也不会信你!”

这时,又有一名身着金黄甲胄的中年将领出现在营帐门口,冷冷道:“末将可以作证!”

吕岱顿时面色剧变,神色阴沉道:“邓九峰,本统领待你不薄,你居然忘恩负义!”

邓九峰冷冷道:“你吃空饷就算了,居然还克扣弟兄们的军饷,简直畜牲不如!那时,还是王腾狗官当道,弟兄们敢怒不敢言!此时,凌大人愿意为我们做主,你的罪证我们都已经一五一十的交了上去,你休想抵赖!”

吕岱见状,猛然拔刀,斩向了邓九峰,只要邓九峰这个副统领死了,这中军营还是他说了算。

然而,就在这时,凌锋快如电光一闪,一指点在了他的身上,顿时将其武尊巅峰的修为瞬间封印。

随即,邓九峰一脚将其踢飞,命士卒将其看押。

随后,凌锋命邓九峰暂代中军营统领,然后带人前往其他四营。其他四营统领虽然没有吕岱这么嚣张,在军营饮酒押妓,但他这三天已经查清楚,他们也都有吃空饷,而且数量足有三成。如此重罪,岂能幸免,全部被凌锋拿下,暂时以副统领代掌兵权。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