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章 恼羞成怒

听到靳寒的话以后,萧琪原本带着希冀的眸子突然就变得充满怨气了,一开始她以为,自己都这样说了,靳寒起码会照顾一下她的想法的。

可是事实根本就不是她想的这个样子,靳寒说这个话的时候,甚至都没有仔细的看过她一眼,因为他的视线从头到尾都黏在了江妮可的身上。

越想萧琪就越发的生气了,她原本垂在身侧的双手不知不觉的就紧握了起来。

由于握的越来越紧了,萧琪只觉得自己的手掌被指甲刺的十分的痛,但她却不愿意松开。

而她自己的脸色也控制不住的变得十分难看了,最开始还是一阵红一阵白的,到了最后直接就变得十分阴沉了。

萧燃看了看她十分不好看的脸色,虽然有一些无奈,但靳寒自己都直接开口拒绝了,他也不好再说什么。

趁其他人都没有注意到的时候,萧燃扯了扯萧琪的衣角,示意她尽快的调整好。

深呼吸了几下之后,萧琪这才暂时的把心里的不痛快给压了下去,然后恶狠狠的看了江妮可一眼。

而偏偏这个时候,江妮可正侧过头去和靳寒说着什么话,两个人靠的十分的近,这让萧琪心里越发的不痛快了。

事实上,江妮可此刻正在和靳寒说这次打保龄球的事情:“可是我不会打保龄球啊,等一下我该怎么做呢?”

说到这里,她的脸上忍不住带了一抹焦急的神色,毕竟萧琪对自己是什么态度,江妮可还是很清楚的,等一下开始打球以后,萧琪看到会拼命表现自己的。

而靳寒却不怎么担心,他安抚的拍了拍江妮可的肩膀:“放心吧,有我呢,反正我们两个人是一组的,到时候有什么事情都交给我就够了。”

在他的安慰下,江妮可这才慢慢的放下心来,并且错过了萧琪那充满恶意的眼神。

一边的许风笑了笑:“怎么样,你们都确定好了吧?”他试探着问道,想要确定他们有没有分好组。

虽然心里还是很不情愿,但萧琪还是冷着脸回了句:“确定了,我和萧燃一组。”说到这里,她觉得自己的掌心又有一些刺痛了。

看到而其他人也没有异议,许风瞬间又变得活泼了起来:“好,既然如此那就让我来做裁判吧,到时候你们都要听我的!”

几个人分开站在了处,而许风已经把对面的那些球瓶都给准备好了:“诶对了,你们谁先开始来打啊?”

话音刚落,萧琪就抢先一步站了出来:“让我来试试吧,刚好我也有一段时间没打了。”说着她还挑衅的看了一眼江妮可,然后才慢慢的走了过去。

虽然她嘴上说很久没打了,但是在选球的时候,看上去还是比较专业的,而江妮可也选择性的忽略了她刚刚的敌意,饶有兴趣的看起了萧琪打球。

只见她微微蹲下,在地上的那一堆球里拿起一个掂量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又重新放了回去,然后拿起旁边一个看上去稍微小一点的。

“她这是在做什么?选球吗?”江妮可有一些好奇的去问靳寒,然后得到了对方一个肯定的回答。

“对的,她是在根据自身的情况去选择重量合适的球,这样更有利于发挥。”靳寒随意的说了一句

不过看江妮可似乎对这些很有兴趣,他便又科普了一些:“选球也是有技巧的,一般来说是看球孔的大小、间隔,其中最适合自己手的那个就是最好的。”

听着靳寒的解释,江妮可忍不住伸出了自己的手稍微比划了一下,而靳寒也在给她纠正着。

萧琪选好了球以后,本来是想要嘲讽一句江妮可的,没想到她抬头看过去,刚好就看到两个人的手握在一起,看上去似乎是靳寒在指导着江妮可。

偏偏她还不能说什么话,只能把注意力放到自己面前的球瓶上,在此刻的萧琪眼中,那些球瓶就是江妮可的化身。

她吸了口气,开始摆球,而靳寒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就开始给江妮可讲接下来的步骤了。

“摆球的时候,你的手势是很重要的,手要尽量很自然的向下放,然后用一定速度的向后摆着。”靳寒凑到江妮可身边说道。

他的声音并不算小,周围的人几乎都可以听到他说的话,而许风也忍不住过来凑了一句。

“对啊niko,你如果在摆球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好力度和角度这些东西,不然球就很有可能会甩手飞出去。”许风煞有其事的说道。

这时候江妮可的脑海中不自觉的就出现了这样的画面:一个人正在很努力的把球给扔出去,结果却不小心让球飞走了。

她忍不住笑出了声,不过很快就掩饰住了,即便如此,江妮可的肩膀看上去还是一抖一抖的。

而在他们说话的时候,萧琪已经顺势把球给送出去了,看得出来她在这方面还是有两把刷子的,球很轻松的就撞倒了一堆球瓶。

作为裁判的许风瞬间就来了精神,他兴冲冲的开始算起了萧琪的成绩。

打完球以后,萧琪原本还有一些难看的脸色突然又变得十分高傲了,她走到江妮可面前,低头俯视着她。

“怎么样啊?niko,你们组是不是也要上来给我们露两手啊。”她冷嘲热讽道,想要江妮可过去打。

不过靳寒却直接站了起来:“好啊,不如就让我来练练手吧。”说着她就径直朝那边走了过去。

不同于萧琪选球时的精挑细选,靳寒似乎一开始就十分清楚什么样子的球最适合自己。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他就拿起了一个球,在手上掂量了一下,同时脸上露出一抹玩味的神色。

即使是江妮可这个外行在看靳寒打球的时候,都忍不住觉得他的动作充满了一种运动的美感。

他这个人只要随随便便的往那里站一下,就让人觉得无法挪开双眼。明明靳寒全身都给人一种闲适的感觉,但江妮可就是打心里觉得,他的保龄球肯定打的很好。

靳寒回过头快速的看了江妮可一眼,同时嘴角一直都带着一个玩味的笑容,然后才开始认真的打起了球。

不得不说江妮可的直觉没有错,靳寒第一次出手的成绩就已经很不错了,而且他完全没有那种特别得意的感觉,就好像只是随手扔了个球而已。

萧琪下意识的就想要说靳寒的球打的很好,但是当注意到对方一直都在看着江妮可的时候,她突然就没有了这种兴致,只是自己冷冷的哼了一声。

接下来萧燃他们两个人和靳寒又打了好几次,期间江妮可都是一直在旁边看着的,并没有主动上场打。

慢慢的萧琪就开始对她感到不满了,在又一次打完回来以后,她突然说起了一件事情。

“我说,我们这样光打球也不怎么好玩,不如我们搞个输赢奖惩制度,来定个惩罚项目吧?”萧琪冲着江妮可点了点下巴,有一些嚣张的说道。

许风看了看大家都没有反对的意思,于是就有一些好奇的问到:“那你想要拿什么做为惩罚呢?”他刚刚一直都在统计着双方的成绩,所以在数据这方面还是知道的比较多的。

“我看不如这样吧,输了的那一组就要绕着这个度假山庄跑上五圈。”说到这里,萧琪伸出手指比划了一个五字,“一圈都不能少。”

江妮可立马就跳出来反对了:“就算是要搞一个惩罚制度,也没必要玩的这么大吧,我看这个山庄占地也不算小了,如果真的要跑五圈,应该会很累的。”

她说的其实是实话,无论是哪一组输了,五圈对他们来说都不是一个小任务,只是萧琪现在满心满眼里但是想要报复江妮可,完全不会想这么多。

“怎么,害怕了?既然有胆子玩,怎么就没胆子接受惩罚呢?”萧琪丝毫不肯退让的说道,接下来她还想要嘲笑江妮可几句,却被靳寒接下来的话噎住了。

“没事的niko,五圈就五圈,我们答应了。”靳寒很爽快的就同意了这个制度,并且暗示江妮可不用担心。

接下来的比赛中,两边的人都更加的有干劲了,不过最后开始统计成绩的时候,发现打的最后的还是靳寒,而且他完全是以一胜二的,对面两个人加起来都不是他的对手。

“ok,我宣布,这一次的保龄球比赛,获胜的就是靳寒以及niko这一组!”许风一本正经的公布了比赛的结果。

靳寒看上去也十分认真的说道:“怎么样,现在结果已经出来了,萧燃,你们是不是应该履行惩罚了?毕竟这可是我们早就说好了的。”

萧琪完全没想到自己会输,原本她是在生气,但是她看了看江妮可的反应,发现对方几乎是是直接就默认了靳寒的决定。

“有些人还真的是虚伪啊,永远只会躲在男人的后面,装出一副柔弱和无辜的样子!”萧琪十分不屑的说道。

江妮可直接就被气笑了,“呵,没达到你的目的,恼羞成怒了?”江妮可说道。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