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疑点

“你既真心拜我为师,老夫自也不会有负于谁。我虽消失于江湖近十年,才技生疏多时,但误人子弟一事量还做不出来,你大可放心。”这一番话,师赋也是真心说出,全不作伪。

“你这样我还真不习惯……”缩了缩脖子,第五听云笑道。

“你小子!”嘣一下,第五听云还没反应过来,师赋就已一个“爆栗”砸在他头上,笑骂道,“在师父面前有你这么没大没小的么?”

话刚说完,师徒俩噗嗤一声,齐齐笑了。

“茅屋内臂上挂着一副剑袋,是以百年海蚕丝织就,专门给这三剑的,你自取了也方便携带。另外,离人剑虽不致被常人识出,但也不敢说炎华帝国没有高人,面对重宝,杀人越货也不是不可能的,你要小心。”

一桩桩一件件地交代着,看来师赋对这徒弟早有准备。

面对师父的嘱咐,第五听云不断地点头应是。

“今夜刑部不会再来,不过以后就不一定了。你尽早回到学院,目前在学院里还是比较安全的,不过也不是绝对,你还是得多加小心。行了,我的话就这么多,接下来我还得离开一阵,你小子机灵点儿,别等我回来你已经被关进去了。”

第五听云眼眶渐渐湿了,这种温暖的感觉他不是没有体会,但此时他却实在有些想哭。

“你他妈瞎感动什么,我是怕回来了不见老子的‘离人’剑!”

师赋嗔骂两句,两师徒顿时又都相顾一笑。

夜已深,师赋也走了。看来他为了等第五听云已经耽搁了许久,不然的话也不至于连夜离开。

山风飒飒,在这初春的夜里显得格外冷清与凄凉。

第五听云一个人坐在崖边,任由冷风拂面、月光照耀。这些天发生的事太多了,他必须慢慢地整理整理,恰好现在这薪柴台上清静,他心情不好时也习惯在这来排解,于是,他后半夜干脆没打算睡觉了。

其实细细说来,虽然这两天事情起伏太多,波折不少,但归根结底就一件事:第五族被抄,父亲第五贤川和母亲、还有全部第五族人被抓。

现在想来,第五贤川应该早有察觉,所以留下了“听话”一帖,并把第五听云托付给了薪柴上的隐士高人师赋。并且同一时间,他为了保护第五听云还去学院暗中见了何月明,与何月明联合想将第五听云长期留在学院。只是,第五贤川和何月明都没想到这之间还会有葛云海插进来,他俩更没有想到,第五听云能够凭借一些细节就早早推断出他父亲来过学院。

虽然最后何月明临时生计,还是把第五听云留在了学院,但第五听云个人表现出来的观察力之敏锐、洞察力之精准,还是令所有人对他有了新的认识。

第五听云埋头苦练七日之后,葛云海现身相激,告知真情。第五听云瞬间想明白后,一意孤行回到第五贤庄,正好被刑部留在第五城的人――李青萍一行盯上。随后师赋出现,扭转局面,救了第五听云。

而第五听云又从师赋那里得知到自身修炼问题的症结所在,解了其三年之惑,师赋更以神兵离人剑(另外两把暂时不知道名字)相授,而后收第五听云为徒弟……

整个事件的大概过程就是这样,第五听云一遍又一遍地仔细梳理,不放过任何一个已知的细节,并且同时在心中记下了暂时不能想通的疑点。

疑点之一,刑部查抄第五族显然没有经过中央,那么这到底是刑部中人与第五族的私人恩怨,还是真如官方所言,第五族包藏重犯、谋害大臣?若是官方说法不假,那么就不该没有中央介入!可若是私人恩怨,刑部不该这么大动干戈,刑部目前的态势摆明了不怕中央知道,也就是说,这事虽没经中央批准,但至少是中央默认的。难道真如那本帝国秘史记载,皇室中有人想彻底抹除第五族?

疑点之二,父亲第五贤川明知家族有难,却既不反抗,也不申诉,这态度很有问题。第五贤川很可能知道刑部查抄第五族的真实原因,才宁可被诬陷也不反抗,那么这个原因究竟是什么?

疑点之三,根据师赋转述父亲的话,可以认为只要第五听云、第五听风两兄弟没有落入刑部之手,那么第五贤川和第五族人就暂时安全。那么,刑部为什么一定要将整个第五族一网打尽呢?仅仅是害怕报复?恐怕不然。

疑点之四,师赋究竟是个什么人?虽然第五听云真心拜其为师,但这并不妨碍第五听云对其身份的好奇。一个高深莫测的武者,甘愿默默无闻守在一个小家族的薪柴台这么多年,他真的是性情淡泊、喜好平静的生活?

或者说,他潜藏在第五族的原因和刑部对付第五族的原因是同一个?想着想着,第五听云突然冒起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可想法一出,他立马甩了甩头,相比这个想法,他更愿意相信师赋的出现只是偶然。

疑点之五,五千年神兵离人剑在自家后山这么多年竟没人知道,它还神不知鬼不觉地认了第五听云为主,难道说师赋的出现、刑部的动作都和这神兵有关?但这说不通,不论是师赋,还是刑部的人,今夜都在这薪柴台上,若是他们的目标是离人剑,那现在离人剑就不可能落到第五听云的手中了。

离人剑的出现又是一个偶然?

一个偶然是偶然,两个偶然可就不一定了。

揉了揉太阳穴,第五听云目前能想到的就是这五点了。不知不觉间,东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整个世界慢慢地开始充满光明,火红的太阳从地平线徐徐升起,太阳周围霞光掩映,美不胜收。

还能看见这样的美景,真好!第五听云不由自主地叹道。

等到太阳完全升起,第五听云站了起来,拍拍屁股上的尘土,在薪柴台上的茅屋里取了那特制的剑袋。剑袋入手温凉,极为细腻润滑,不愧是百年海蚕丝织就的,它虽只有寻常剑鞘的两倍宽,但带上三个剑鞘彼此交叠,省了不少空间,所以装上三把剑一点儿也不拥挤。

负好三剑,他再扫视了一下这薪柴台,他知道,未来的日子里恐怕没有机会再回到这里了。太阳虽然照常升起,但他的生活却从此变得不一样了。压下伤感,揣着斗志,他毅然转身直奔镇上,那里何月明还在等着他呢。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