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半步纳元境

在回学院的路上,第五听云终于想起来了,难怪他会觉得“飘絮”和“梯云纵”有熟悉的感觉。这两门武技不正是炎华帝国境内的一流门派――武当的身法武技吗?

武当派,位于两湘境内武当山上,分北武当和南武当。

山南为阳,专收男弟子;山北为阴,专收女弟子。武当一派两门,以性别分宗,在炎华帝国倒是首例。

而飘絮则是北武当的武技,是专门的女子身法技艺。

梯云纵出自南武当,是专门的男子身法武技。

这么说,那提剑的一男一女就是出自南北武当的弟子?想到这里,第五听云突然觉得身上的《飘絮》和《梯云纵》有些烫手了。武当可是炎华帝国内为数不多的一流门派之一,若真要论其弟子实力,那可比一般高等院校都要强。炎华帝国内,大概只有排名在前五十的高校学员才能和武当中的弟子相提并论吧。

和学院相比,各大门派应该算是私立的武修组织,不隶属学部管理,属于体制外的民间团体。所以其私密性和独立性,要远高于学院。

难怪那老头随随便便就把这两本东西送人了,一定是他怕那对男女重新找到他,所以才把烫手山芋扔给了第五听云。

“管他三七二十一,又不是我偷的我抢的,是别人送我的,大不了下次碰到还给他们就是了。”毕竟从未和门派打过交道,第五听云想当然地以为门派的武技也和学院一样,是可以拿出来自由交流的,所以他心里也没太当回事儿,现在他满脑子想的都是打败范进,赢得报名机会的事。

回到学院宿舍,已经是正午时分了。第五听云随便吃了点东西应付了一下,就钻回宿舍,花了两个时辰又运转了二十个周天,这样一来,他离淬体境的圆满期则又近了一步。

吐出一口浊气,感受着体内愈加充盈的力量,他满意地笑了。如今的修炼速度他已经很满足了,他发现自从自身修炼问题解决过后,他变得乐观了许多,原有的那么一点偏执与躁狂也变得平和了很多。

这才是本真的第五听云呐。

洗去身上因洗髓而析出的污垢,然后换了套衣服,接着他便开始钻研起《虎啸元音》了。今天是和范进约战的三日之期的第一天,购买武技、冥想已经花去了大半天的时间,于他而言可真算得上是争分夺秒。

大半个时辰过去了,他成功把《虎啸元音》从头到尾看了个遍。卖书的老头没有骗他,这本武技着实难练,而且杀伤性不大。

不过这没关系,只是纳元境之下的武比而已,对杀伤性的要求不是很高。他寻思着,这既是音波武技,那么只需要在交手过程中,灵活运用上次师赋教的技巧,再于恰当时候以虎啸元音干扰,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多半会取得奇效。

只是虎啸元音把元力蕴藏在音波之中,需要使用者对元力有着极其熟练的把控,这一点乃是修炼难点之一;难点其二,虎啸元音的发力器官非手非脚,而是声带,丹田元力由经脉上行,积郁至喉管声带处爆发,这对人体的声带要求不小。据《虎啸元音》中说,声带的锻炼需要循序渐进,日日积累,不得冒进,倘若贪求速成,有可能声带撕毁,落下终身哑巴的残疾!

“这……”第五听云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珠,这就很尴尬了,他只有三天时间,不得冒进也必须冒进啊!可要是真练成了哑巴,那可就得不偿失了,得,还是慢慢来吧……

想着他就放下了《虎啸元音》,揉了揉太阳穴,这还有点麻烦啊。

好不容易搞来一本武技,还他妈不能速成,不得冒进,这不坑爹呢嘛?正在心里焦躁之时,他突然把视线落在了放于《虎啸元音》旁边的《梯云纵》上。至于《飘絮》,那是女子身法武技,直接被他忽略了。

忆起今天在小武神一条街,那师兄妹中提剑男子飞纵出去的潇洒身形,第五听云捧起《梯云纵》,心想着:要是我能有那般身法,说不定胜算又能提高一成。

从没有真正和淬体境圆满修者交过手的他,只能凭感觉在心里估摸着。

说干就干,他翻开《梯云纵》,仔细阅读了起来。

不愧是武当概不外传的身法武技,比起《虎啸元音》来,《梯云纵》确实要复杂不少,其中的元力运行方法、元力经由经脉的路线等都繁复多变,只看一遍竟不能完全记下来。

梯云纵,共分两重。入门境界乃是梯纵,书中描述,梯纵大成,可腾空数丈,若扶墙之梯,拾阶而上;精深境界则是云纵,要练成云纵,至少也得那元力成丹的结丹境,因为云纵所消耗的元力之巨,远非梯纵可比。

云纵大成,飘飘兮若云中仙,身轻如燕,纵跃间横竖可逾廿丈。至虚无境,元力有即是无,无也是有,生生而发,没有断绝,再施云纵,浮空百丈而已――这一段便是取自《梯云纵》的原文。

可想而知,能够成为第国内一流宗派的身法代表武技,其含金量还是很高的。

足足把《梯云纵》浏览了两遍,第五听云才算是略有心得,放下书籍,这才发现屋外已趋黄昏。

“不好,那小妮子不会等得不耐烦了吧?”他陡然想起,今天他还约了岱青莲一起去膳食堂吃晚饭。这妮子自从那天生气之后,可没给过什么好脸色,好不容易才把她约出来,打算逗逗她,可现在看来,估计更生气了。

他卸下背上的离人剑组,急急忙忙地冲出房间,直奔膳食堂而去。

当他火急火燎地赶到膳食堂时,岱青莲没见到,反而是听到了无数关于他自己的谈论。看来葛云海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而且效果比预期还好,此时在膳食堂吃饭的人上一秒都还在兴致勃勃地讨论着范进和第五听云的约战。

几十双眼睛看着刚进门的第五听云,本来热闹的场面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我似乎来的不是时候?”换做以前,第五听云自然冷冷地不去理会,可现在,他不介意和这群八卦的小孩子开开玩笑。

心中的结一旦打开,那么生活就是充满阳光的。

荆棘,无所谓;坎坷,无所谓。

第五听云一句话,顿时又把氛围搞活了。

“第五大哥,那范进已经三十六周天淬体境圆满快一年了,可以说是稳稳的半步纳元,你对上他能有把握吗?”有的孩子更是直接问道。

半步纳元吗?第五听云微笑不语,只是在心里自语道:三天后我也是了呢。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