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血性

好一个葛云海!难怪最近一段时间偃旗息鼓,没什么动作了,原来是联合了第五城的赵家对自己有大行动。第五听云冷哼一声,脑海里不自觉地就浮现出葛云海那阴鸷的笑脸,和面前的赵登科一个德性。

葛家的人,联合上赵家,看来葛云海为了自己的地位真是不惜一切代价啊。葛家没能趁着第五族倒台的机会爬上城主的位子不说,现在葛家子弟反而还和赵家串通一气,要是这消息传到了葛家家主耳中,真不知道他会不会被气得半死?

“你,你,还有你。”赵登科坐在马上,见自己的诸多言语并没对第五听云造成什么刺激,哼了一声,然后点了四五个家丁,道,“去,把本少的小娘子接过来。”

被点中的五个家丁齐声应是,然后提着哨棒大摇大摆地就朝着第五听云走了过来。

第五听云右手逐渐握紧剑柄,左手把身后的白洁护得更紧。他盯着靠近过来的五人,思量着怎么能够最快最安全地在整个包围圈下撕开一道口子。

“啊――”

突然,身后白洁叫了一声。

卑鄙!第五听云暗骂了一声,不用回头去看,他就知道一定是赵登科用五个家丁吸引住自己的注意力,然后同时派人从后面悄悄地靠近。赵登科的思路是对的,只可惜他小瞧了第五听云的反应速度。

哗!

离人剑出鞘。

一声剑鸣入耳。

“啊!”

紧接着几乎是重叠在一起的两声惨叫响起。

众人望去,只见第五听云已经横剑在前,微泛银光的剑刃上有一道血线正在慢慢凝汇,顺着剑锋缓缓地滴落而下。而从后偷袭的两个家丁,他们的左手被生生斩了下来,齐腕断掉。而他们本人,在一声惨叫之后,则因为痛感剧烈而昏了过去。

白洁蜷缩在第五听云的背后,只觉得一股血腥味钻进了鼻孔,但她不敢探头出来看,只能继续瑟瑟发抖着。

第五听云左手按在剑身上,用手掌抹去了剑上的血液。他握剑的右手丝毫没有抖动,哪怕他是第一次用剑活生生地将人的手切了下来,但他并没觉得有什么不适。相反,他还有一种满足的感觉。

就在刚刚那一瞬间,他能够感觉到自己不再弱小。用剑斩下敌人手掌之时,他升起了一股强烈的保护自己亲人、朋友的欲望。而这,不正是他渴望变强、立志习武的初衷吗?

“原来杀人和打猎没什么两样……”看着地上的两截断手,第五听云小声嘀咕着。

“愣着干什么?给我废了他!”眼见自己的家丁被一剑撂翻两个,赵登科恼羞成怒,再顾不得出演刺激第五听云,张牙舞爪地命令周围的家丁一哄而上。

余下十个淬体境圆满期的武夫围成一圈守在四方,防止第五听云逃遁。赵三儿仍然站在赵登科的马旁,按照今天的阵容,他完全用不着出手。

二三十人围了上去,但由于第五听云只有一人据守,所以始终只有最内层的三四个人有可能对他形成有效打击。外层围着的人除了呐喊助威、拼命往里挤之外,对第五听云和白洁并造不成威胁。

如此一来,人多是第五听云的劣势,可同时也是他此时的优势。

他因为要保护白洁,所以不得不死守原地。其实如果他不据地而守,而采取机动攻防的策略的话,对方人多就彻底成了优势。只是如今嘛,他对白洁的回护倒替他省了不少麻烦。

可见冥冥之中,因果循环报应不爽确是不假。

离人剑在第五听云的手中,时而直刺,时而斜削,时而顺劈,时而挡架,各招各式他已经信手拈来,毫无生涩之感。目前的第五听云,虽没有成型成套的剑法体系,但各类招式却是熟稔得很,基本功可谓十分扎实。

“你们在干什么!猪啊你们,废物!”

一个接一个家丁挂彩,一个接一个家丁倒下,赵登科不断地破口大骂,但也丝毫改变不了剑锋一次次在家丁们的胸腹、手臂上划过。

惨叫声接连不断。受伤的家丁都很自觉地往后退,为外围的人腾出空间,三十多人一波接一波地冲进内层去,可这些人虽是武者,但如何是淬体境圆满期的第五听云的对手。

淬体境只有到圆满,才能算得上有那么一点用。

圆满之前的武者,顶多只是身体较常人强健一些罢了。

吼!!

感受到体力的下降,第五听云心道不能这么耗下去,还有十个圆满期的武者,还有赵三儿这个纳元境二重天的好手没下场子呢。于是,他运转元力,破音一哮,使出了虎啸元音。

哮音一出,仅余下的十二个人本能地伸手去捂耳朵。他们淬体境不至圆满,怎么可能扛得住元力音吼?就连那十个圆满期的武者,也都下意识地捂住了耳朵。倒是赵三儿,只是微微地失了一下神。

“好机会!”

第五听云脚下滑步,迅速切入到众人之间,手握离人剑,以身体为轴,挥剑转了一整圈。滋滋滋,剑刃割在肉体上并没发出声音,反而是血液从血管中喷射而出的声音传进了他的耳里。

十二个人,有八人被这一剑直接封喉。

还剩四人。

他脑子里早已把十二人的站位记得清楚,身体向后一倾,手腕抖动,一朵剑花绚烂而出。

咚咚咚咚。

十二个人全部身死,倒地。

第五听云回到白洁身边,喘着粗气,可他握剑的手依然极稳。

刚刚毙敌十二只是在转瞬之间,他连续用虎啸元音和梯云纵两种武技,自身消耗也是不小。

呼。

林间微风拂过。

浓烈的血腥气被吹散。

腥味入鼻,白洁像是猛然惊醒一般,叫了一声,然后怔怔地看着遍地的尸体和鲜红的血液,连连干呕。她毕竟还只是个小女孩,看见这血腥的场面没有当场疯掉已经算是心理素质不错了。

她嘴唇发白,身体不断地颤抖。

第五听云握住她的手,不断地用眼神鼓励着她。

说来也怪,第五听云第一次杀人,同样也是第一次见到这血腥的画面,但他却丝毫没有任何恐惧的表现。他看着遍地血流,不但没有感觉到不舒服,反而心生了一种豪气。

这种豪气,姑且叫作血性。

男儿的血性。

战斗的血性!

不屈的血性!!

大概这就是男人和女人之间众多不同当中的之一吧。

“你……你杀了他们……全杀了……”赵登科本来还被第五听云的虎啸元音吼得双耳嗡嗡直响,可血腥味经风一吹散开之后,他陡然反醒过来,可这时一看,即便是平时欺行霸市的他也吓懵了。

他虽然可恶,但毕竟没有亲手杀过人啊。

他的手下似然也有人命,但他只是下个命令就行了啊。

下令杀人和亲手杀人到底还是有很大区别的……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