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丰都黄堂

敲了几声门,里面并没什么动静。

反倒是嘚嘚嘚的敲门声,在这死寂的街道上回响着,第五听云胆子虽然不小,但四周昏暗,只有头顶两盏红色的灯笼放出微光,配上敲门的回声,听着也觉着怪渗人的。

头上灯笼和城墙上的灯笼一样,外面也是描着鬼魅的影子,想来这应该是鬼城丰都的一大特色。

“进来。”

他正要再次叩门,不过门里终于传出了声音。

门并没锁,他推开门,小心翼翼地蹑了半边身子进去,见门后面只有一个掌柜模样的人在柜台后,似乎正在记载着什么。接着他整个人才进了楼,掩好门,细细打量着四周。

这间屋子不大,进门五尺处就是一个柜台,柜台上用粗木条做成栅格,一间屋子被栅格分成了里外两个半间。第五听云刚一进来,就觉得这大概是个典当行般的格局。

柜台上点着一盏煤油灯,灯光比外面的灯笼还弱。

除了这些,屋子里其他陈设他就没怎么注意了。

“兄弟是打北方天字门来的,还是玄字门来的?”第五听云四处观察时,掌柜也在打量第五听云。掌柜的见来人面生,谨慎地用自家堂会的切口问了起来。

第五听云哪里懂这切口,愣了一下,道:“什么天字门玄字门的,我是南方渝阳郡来的。”

掌柜的不动声色,又问:“那客官是来走货的,还是接手的?”走货的,接手的,这也是他们内部的切口,只有内部人才听得懂。

“我是来抓贼的。”第五听云懒得和对方纠缠,开门见山道。可他话一出口,心里顿时就涌上一丝莫名的感觉,通缉犯跑到被人店里来抓扒手,这要说出去也真是有意思。

“哪里有贼?”掌柜的放平手中的笔,面色微动,反问道。

“还想抵赖,我跟着那贼一路到这,亲眼看见他进了你们这楼,难不成还会有假?”第五听云一边说着,一边用离人剑磕了磕柜台,想以武力胁迫掌柜,他看得出来,这个掌柜并不是武修者。

可掌柜的一听,不但不怕,反而微微一笑,重新拿起笔,道:“客官找错地方了,我值班到现在,并没什么人进来。”

第五听云听这掌柜睁眼说瞎话,心里也慢慢有了怒意,白洁还在野外树林里等他呢,他可没时间在这瞎耗:“少说废话,我不管你这里是什么贼窝子,只要你们把我的钱袋交还给我就行。”

“客官说话可得凭良心,次皿香堂乃是远近闻名的二手货物交易行,可不是客官口中的贼窝子。”掌柜的始终含笑,说话不温不火。

“哼!”第五听云冷笑一声,看来这掌柜的完全没有归还东西的态度,他扫了扫屋子,见走道尽头有一扇关着的门,就道,“好一个二手货物交易行!看来我只能自己抓贼,讨回失物了。”

话音刚落,他一个箭步冲到走道尽头,直接一掌打开了那扇门。掌柜的眉头微皱,放下笔走了过来,看来第五听云的举动也让他有些愠怒了:“少年人,我劝你速速离去,莫要给自己招惹不痛快!”

哈,原形毕露了吧。第五听云哪里会在乎一个寻常掌柜的威胁,一掌推开掌柜,进到门里去。他前脚刚踏进门,就听得砰一声响,身后的木门竟然关上了,他拉了两下,门已经从外面锁住。

“还敢说这里不是贼窝,哼。”第五听云仗剑在前,并不急着破门出去,他看看四周,这里的陈设布局与外面柜台完全一致,也是一条宽五尺、长两丈的狭窄过道,过道旁是一个被栅格分开的柜台空间。

这里的过道两旁都点着煤油灯,倒比外面亮堂得多。

柜台里没人,他顺着过道走到底,又是一扇门。这扇门比外面的们略高略大,而且门匾上还有字儿,他仰头看了一下,见是“丰都黄堂”四个楷体。联想到阁楼最外面的“次皿五香堂”,那么这个丰都黄堂大概就是五香堂之下的其中一个堂会了。

门照例只是掩好,并没关紧。

他推开门,再次走了进去。这次他到了一个比较大的房间,房间里足足点了十二盏大灯,照得通透。房间左右整齐排列着二十多把梨木椅,正中间一把太师椅,太师椅后挂着一副高山流水图。

看样子这里就是所谓的“丰都黄堂”的总部?

这间房除了第五听云进来的那扇门之外,另外一边还有一扇门。第五听云正观察着房间之时,另外那扇门打开,三个人依次走了进来。三人中走在最前面的那人来到第五听云身前,抱拳说道:“这位客官,我们堂主有请。”

说完侧着身子,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你们堂主?”第五听云忽然意识到自己似乎真闯进人家总部了,不过一来他初生牛犊,二来他见这三人也不过是刚进武道的新人,于是有了底气,“还是免了吧,我只想要回我的钱袋。”

“臭小子,请你是礼数,别他娘的敬酒不吃吃罚酒,黄香堂还轮不到你个毛头小子撒野。”后面那人似乎脾气不小,顿时就指着第五听云骂了起来。

第五听云被偷了钱,现在又挨了骂,心里自然不好受,他虽然不想惹事,但毕竟占着理,于是冷笑了起来:“还讲礼数?贼窝子里还有人讲礼数吗?”

这三人倒比那掌柜的老实,起码他们没有嬉皮笑脸地否认这里是个贼窝。

“妈拉个巴子的,找打。”

不知是谁骂了一声,三个人就一起冲了上来。

第五听云剑不出鞘,啪啪啪三下,直接击中三人的膝盖,三个人腿一软,都倒在了地上。这三个武道的新人,连淬体境圆满都算不上,怎么可能是第五听云的对手?

正所谓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就凭一个照面,三个人都知道眼前这少年远非他们能够对付的。三人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各自爬起来,那个暴脾气丢下了一句“有种你给我等着”后,三个人纷纷退出门外。

三人走后,第五听云索性找了一个椅子坐下,静静地等着。既然这里是人家的堂会,那么总还会有人找来的。他已经打定主意,不拿回钱袋决不罢休,只是接下来过来的两个人却让他心里暗道:看来这钱袋是要不回来了,保不齐连人都要折在这里……

“这位客官,我们堂主有请。”两人进屋之后,开场白也和之前一样。

第五听云扫了一眼,便知道这两人已经是纳元境的武修者了。直到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闯入的可能不仅仅是普通的堂会,能够随随便便就派出两个纳元境武者的堂会,怎么可能简单?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