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马汗如血

黄香堂的弟兄在姜成的命令下,固守着这山坡,刑部的人倒没再出现过,所以众人也渐渐放松了下来。成群的,又开始聊天吹牛,看来他们对这种刑部围剿的情形已经习惯。

太阳慢慢落下山去,洒满大地的光辉由刺眼的金光变得淡了许多。

姜成见天色渐晚,派了两个纳元境的弟兄先摸下山去探查情况。众人在山上,对死人沟谷底的情形一目了然。他们看着那两个弟兄一路下行,很快就到了谷底,不多时那两个弟兄便已确定安全,向着山上打了一串手势。

姜成接到山下弟兄传来的讯息,手一挥,带着众弟兄沿坡而下,很快就回到了谷底。

“你,你,还有你,你们几个详细查探周围情况,一有异动,立马示警。”姜成点中几个弟兄,吩咐了一声,然后又指着一批,道,“你们几个,尽最快速度重新装箱,我们得尽快离开这死人沟。”

命令下达之后,弟兄们各司其职,很快就可以继续出发了。

“副堂主!”就在天色将黑未黑之时,负责整理马车和重装货物的弟兄们突然大声喊了起来。听他们的语气,颇有几分惊诧。

“什么事大呼小叫的?”姜成一面答应,一面走了过去。

第五听云也带着白洁凑了上去。

“我们的马好像不行了。”正在给马套缰的一个青年汉子,指着面前的马道,“它全身都在噌噌噌地冒着血珠,多半是要跪了。”

一听这话,第五听云顿时来了兴趣,之前听姜成说,这几匹马都是司空明的宝贝,叫什么“汗血宝马”来着。汗血宝马的名头他以前也在书里看到过,传说这种马乃是十分难得的宝马,它疾行之时全身会出一种罕见的汗液。汗液颜色奇特,殷红如血,故得此名。

以前看见这介绍之时,第五听云只当是书中夸张,可刚刚听那青年汉子一说,难不成这世上真有流汗如冒血的宝马?

心中念头急转而过,他加快两步,挤到姜成身旁,粗略一看,好家伙,这匹马本是银鬃白毛,可现在它整个就变成了血红色,就像是在血液中浸泡过一般。

姜成用手指捻了一颗血珠,两指搓了搓,然后凑到鼻尖,用力嗅了嗅,道:“这不是马血。”

第五听云凑的也挺近,动动鼻子,确实没有闻到想象中的血腥味。

“这不会真是马的汗液吧?血红色的汗水,这我从未见过。”

“你见过什么?莫说你个小毛孩,老子我以前也没见过。”姜成上上下下打量着这匹马。这马是四匹之中,唯一一匹被箭矢擦出伤痕的,可它身上那箭痕此时已经愈合,全没有血液渗出来。

第五听云又凑近了一些,仔细看了看。细看之下,他发现这马的浑身似乎张开了无数毛孔,随着马的呼吸,有节奏地从毛孔中渗出红色的液体。而且,这马的呼吸越来越重,越来越粗,就像是喘不过气来一般。

“副堂主,我这匹也开始‘流血’了。”

“这边的两匹马也一样。”

姜成目不转睛地盯着马儿之时,身旁几个弟兄突然喊了起来。

几乎同时,姜成和第五听云一起扫向另外三匹宝马,这三匹身上大部分地方还是白毛,可有局部的地方正有红汗流出。并且,与第一匹马一样,它们的呼吸也渐显急促。

“堂主诚不欺我,果然是千中无一的好马!”姜成一连啧了几声,大声笑道,“真不知道鬼王宗那几个娘们在哪搞来的马?!”

弟兄们一听马身流出来的不是血,而是汗,都啧啧称奇,里三层外三层地围着这四匹马,都想看个分明。

“再这么喘下去,它估计得先断了气吧。”第五听云站在最里面,对几匹马的呼吸声感受最为明显。

可他话没说完,四匹马的呼吸渐渐稳定了下来。虽然还是很喘,但远没有之前那么剧烈了。

“停了停了,它们也不冒汗了。”

继马儿们呼吸平缓下来之后,它们身上的毛孔也都缓缓闭合,那如血般的汗液也不再外渗。

“副堂主,你看马眼!”又有人叫了起来。

第五听云依言看去,只见这四匹马的眼睛瞪得斗大,马瞳中布满了血丝。血丝如蛛网一般彼此纠缠扭结,又像一只只红色的触手伸向马瞳,显得奇怪而又妖异。

众人看得入神,不知不觉间天色竟完全黑了下来。

“迅速集结,出了死人沟再休息!”姜成见天已全黑,这才想起目前的处境。

二十多黄香堂的弟兄听令集合,点火把的点火把,赶车的赶车,开路的开路,断后的断后。第五听云混在队伍中间,和白洁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他们的话题总是三句不离汗血宝马,看来两人都对这马身上的奇异景象很有兴趣。

其实不仅第五听云和白洁两人,此时队伍里不太安静,弟兄们话里话外都在聊着刚才的奇景。

就在众人的热议之余,一行二十多人终于赶出了死人沟。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的作用,众人刚出死人沟,不约而同地都松了一口气。再回头看时,也说不清楚心里是什么感觉。

这条路他们或多或少都走过几次,以往每次都不会像现在这样有心理上的不适。想着背叛黄香堂的那两个兄弟,又想想永远埋在死人沟中的十几个弟兄,谁的心里都不是滋味。

出了死人沟后,刑部再不可能追上来。即便追了上来,眼前这片开阔的林地可不比死人沟,只要弟兄们往林子里一躲,刑部立马就会失去目标。

在这样的前提下,姜成选了一个平坦的谷地,招呼着弟兄们堆了两大捧火,然后就地休息过夜。明天一早就可以启程进城,下一站,就是渝中郡了。

第五听云坐在火堆旁,视线落在漆黑夜空下的北方,那里隐隐有冲天的光芒,想必就是嘉陵省的省郡――渝中。目的地就在不远,他不禁慎重思考了起来。刑部的通缉令肯定也到了渝中,虽然有黄香堂掩护,可以成功进入渝中郡,但如何去嘉庆呢?这可是个问题,进了渝中总不可能还指望黄香堂吧?

焦虑的同时,他还有着一丝期待,谭磊、黄河……这几个在南蜀山遇到的朋友,还有第五听风――他的亲生弟弟,这些人可都在嘉庆呢。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