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听涛楼(一)

第五听云到了码头,找了半天才雇了条船,看来这楚江之险,确实非一般船家敢于征服。有了从弟弟那里得来的一大串银币,他也懒得讲价了,直接敲定价格,然后就上船驶向对岸。

楚江虽险,但是第五听云水性不错,再加上之前他参加了楚江测试,从那大阵势中挺过来的他,自然对现在楚江的小打小闹涌不起什么敬畏的心思。

不过话说回来,这船家也是真了得。第五听云站在船头,看着滚滚江水,只见这艘小船在船家的竹篙支撑之下,就像是一条灵活的鱼,轻松而又迅速地穿梭在各大旋涡之间。那些潜藏在水底之下暗礁,都被船家很灵巧地避过了。

“小伙子,你是嘉庆的学员吧?”这船家并不认识第五听云,想来也是,第五听云虽是通缉犯,但船家只是一个普普通通靠撑船养活家人的平民,哪里会关注什么通缉令。

“大伯怎么这么说?”第五听云微微一笑。

船家咧开一口老黄牙,道:“能在楚江之上面不改色的少年人,十个之中有十一个都是嘉庆的学员。”

第五听云倒没想到,随随便便一个撑船老伯,也对嘉庆学院如此推崇。不过在这种情况下,他倒也不去刻意揭破:“大伯你这也太夸张了吧。”

“那可不夸张,”老伯竖了个大拇指,道,“想当年我第一次来楚江,可被吓得差一点就不敢上船了。我在这江上撑船也有好几十载了,哪一个少年郎第一次到楚江不会露一身怯?”

第五听云只是笑笑,不再说话。

撑船老伯似乎被勾起了回忆,也不管第五听云是不是在听,兀自咧着黄牙,对着滔滔江水追忆起往昔的似水年华。

谁又没有一段可堪回首的激情岁月呢?

就像这一蹦半丈高的楚江大浪,在上游它可能只是一段平缓的涓流,在下游它甚至可能沉入地下,汇成地下河水,不为阳光所照,不被世人所知。但在这里,在楚江,它演变成滔天大浪,令无数人谈之色变。它张牙舞爪地冲击着行船,把一个接一个船上的乘客吓得直感慨天地大威。

这便是它的激情……

“小伙子,到了。”

第五听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竟不知不觉也沉浸在了思绪之中。直到木篷船靠岸,撑船老伯连叫了他两声,他才回过神来。收了思绪,他笑着和船家又随便唠了两句,然后上岸直奔次皿五香堂而去。

嘉庆是学部的地界,而天门城则是次皿五香堂的地界。这都是和刑部不怎么对路子的势力,所以相对来说,第五听云在这两座城市倒可以少些担心。

来到次皿五香堂天香总堂,第五听云先见过了司空明,牵了跛三马。尽管司空明盛情留他,但一来他能看出次皿五香堂现在外松内紧,二来他还要去嘉庆听涛楼,就拒绝了司空明。

牵着跛三马,再回到楚江岸边时,那个撑船老伯还在。

“小伙子,回来了?”老伯一面站起来解缆绳,一面撑起了竹篙,对着第五听云道,“来吧,我再送你一程。完事后我也该回去了,天都快黑了哩。”

“大伯,你不会专门在这等我吧?我看这江上生意挺冷清的。”第五听云把跛三牵上船,随意问道。

老伯撑船离岸,道:“楚江这时候哪有生意,若非节假日,嘉庆少有人会出城来,而天门这边也没人去嘉庆,自然冷清得很。”

这么一说,第五听云顿时有些感激。他在次皿五香堂耽搁了不少时间,现在已经黄昏时候了,按理说老伯早该回家去了。不过大概是之前第五听云说起过还要回嘉庆,所以老伯才在这里等着他。虽然老伯也是为了赚钱,但这其中还是能够看出他的淳朴。

下船时,第五听云故意多给了老伯一枚银币,然后也不待老伯推辞,就牵马拾级而上。太阳落山之时,他才再次回到嘉庆城内,到了学院,问了一圈韩玄风的住处,可出乎意料的是竟没有一个人能够答出来。

日辉敛去,月亮慢慢露了出来。

他本来还想继续找找,但时候已晚,他想着白洁在韩玄风那里,肯定是不会受到什么伤害的。于是就先不找韩玄风,转而问了听涛楼的位置,这才牵马而去。

等他来到嘉庆极西的听涛楼时,月亮都已经全部跃了出来。

矗立在他面前的是一座六层的阁楼,南北两边从楼顶各挂着一串红色的灯笼,细细一数,一边九个,共有十八个大红灯笼,照得听涛楼前一片火光。楼匾悬在二三楼之间,听涛二字自右而左,反射着红光。

第五听云也看过不少楼阁了,当属眼前这听涛楼最为温软柔美。

听涛楼一楼占地极广,光是东面这一排,便开了七进大门,左面三进为进,右边三进为出。最中间一进大门最高最大,但却没人从中穿行。尽管六扇大门提供进出,但似乎还是有些拥挤,这听涛楼也不知道有何魅力,似乎整个嘉庆的人都到这来了一般。

顺着人流进到楼内,他只扫了一眼,便知一楼大堂甚为宽阔。大堂顶上按照一定图案规则倒吊着近百盏水晶灯,和次皿五香堂那里比起来也不遑多让。而且那些灯盏虽然按照一定的规则排列,但他左看右看却始终不知其为何物。

“客官,请问你想要便席还是雅间?”第五听云正在盯着天花板上的水晶灯盏发呆,这时一个细腻好听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他偏过头,看见一个穿着十分得体、妆容也很精致的妇人正微弯着腰站在旁边,说话的人也就是她。

“不愧是听涛楼,连店小二都这么别致。”第五听云愣了一下,小声嘀咕道。

这声音传到妇人耳中,她并不生气,微微一笑,重复道:“客官,请问你想要便席还是雅间?”

“有什么区别吗?”第五听云何曾享受过这么高档的接待,不禁有些露怯。但他清了清嗓子,稍微掩饰了一下尴尬后,问道。

妇人并不因为面前的客人什么也不知道而着恼,而是耐心解释道:“便席,就是在一楼点餐和进食,价格比较便宜。而雅间嘛,则是在二楼之上,有独立的房间,配套的服务人员,可供安静地享用美食和美景。”

第五听云环顾四周,见一楼四周摆着一整圈桌椅,大概这就是妇人口中的便席了。他想了想,自己叫的人虽然不多,但也不少,在这大堂恐怕有点不妥,于是问道:“我能先去二楼看看吗?”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