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瑶池小居

穿过朱漆大门,王执事带着众人来到了一个宽阔的广场上。

广场由一米见方的青石板铺就而成,四面由汉白玉栏杆围住,栏杆上雕刻着千奇百怪的纹路与塑像,此时大家隔得远,对于上面究竟刻着什么都看不太清。整个广场足有百丈见方,一眼望出去倒颇有几分开阔旷远之意。

此时已至正午,广场上只有寥寥数人,显得有些冷清。

“这里是我们的晨练场,诸位若是有兴趣,每日凌晨可以到这来。”王执事兼着向导的身份,为大家介绍着。晨练场上十分空旷,不用多说,接着王执事指着正东方向道,“那里是我们天宫正殿,平日里长老传道解惑都在那里。”

第五听云循着王执事指示的方向看去,只见一座雄伟的大殿巍然坐落,其地基比晨练场要高出十来丈,由一百多步平缓的石阶相连。他仰望着大殿,顿时只觉一片金碧辉煌,金黄色的琉璃瓦在太阳光的照射下刺得人眼睛发疼。

大殿外墙裸露着两根直径五尺的圆柱,圆柱之间便是大殿正门。从百丈之远的地方看过去,那进进出出的人浑如蚂蚁一般,真不知其门有多高多宽。

那金色大殿不仅气势逼人,而且美轮美奂。

外墙上整体以红色作为主基调,佐以白色、黑色,在墙体上绘制出了一幅接一幅的人体起舞图。那些图画比例与大殿相近,所以即便第五听云他们相隔一百来丈,依旧可以清楚地看见壁画内容。

“那些画绝对是出自大家手笔!”学员中有人称赞。

“诸位这边请。”王执事简单地介绍过后,转而向左,并不打算带着大家去那正殿,而是进入了一条羊肠小道。

倾城公主在徐虎和剑一的陪同下,已经重新走到了队伍最前面。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第五听云偷瞄了倾城公主一眼,惊奇地发现倾城公主原本拢好的发髻竟沁出了汗液,光滑的颈项上密布着一颗颗细小的香汗,她整个人也微张着桃唇,似乎在喘着粗气,看上去好像很累的样子。

“莫不是倾城公主和我一样,在那石阶上……”看着倾城公主香汗淋漓的样子,第五听云突然无端生起一种猜想,不过念头还没出现,就被他压了回去。倾城公主何等样人,怎可能和自己一般狼狈?就连他自己,也不禁生出了些许自卑之心。

倘若是和别人对比,比如李青麟、游所为之类,他断然不会生出自卑心理的。他只会客观地去分析自身不足,在认清现状的前提下又不会自轻自贱,反而还有一种“攀比”和不甘。

可和倾城公主对比,他不知怎的就自觉卑微了起来。

或许是气质差异,或许是身份地位悬殊,又或者是他至今还没看出丝毫能够判断倾城公主本身实力的蛛丝马迹,种种原因都有可能,更或许是这些所有原因加合起来的结果。

呵,谁知道呢?

嗯?就在他胡思乱想时,他猛然发现倾城公主也正在看向自己。刚才失神的瞬间,他竟不眨眼地盯着倾城公主看,这让他赶紧收回视线,有些心虚,不敢和倾城公主的眼神对上。

第五听云走在最后面,眼观鼻鼻观心,眼睛在那大殿的墙壁上来回游走,就是不敢把视线投向队伍的正前方。他看着那金瓦盖顶、雕梁画栋的别洞天宫正殿,感受着日光下那朦胧耀眼的氤氲气象,突然生出一种皇宫大内也不过如此的想法――尽管他目前连神京都未曾踏足。

经由羊肠小道,绕过晨练场,王执事带着大家走入了一片小树林中。这片树林的树木与山底的不同,山底以常绿阔叶为主,而这里则是松树占了大多数。偶尔还有小松鼠在众人头顶扑跳而过,每每引得这群神京天才在后追逐,他们见过关在笼子里的宠物,却不曾见过这种在树枝间欢跳活跃的松鼠。

松林不长,很快就走了出去。踏过几块路石,众人看见了前方不远处有一排木屋,木屋后方是一大片竹林。微风吹过,大家只听得竹叶哗哗作响,馨香扑鼻而来,令人心旷神怡。

不消王执事指引,学员们都跑了过去。

第五听云来到木屋前,只见最中央一间屋子的匾额上,刻着“瑶池小居”四个小篆。看来不错,这里就是他们接下来几天的留宿地了,想想留在东宫门外的凤羽营,对这条件他已经很满意了。

匾额下面,分左右刻着“清风迎宾,绿竹送客”八字,倒也惬意非常。

“诸位远道而来,还请在这里休息三日。三日之后,便是瑶池会,希望大家都能取得自己理想的成绩,告辞。”王执事说完之后,沿着来路返回。

而学员们则各自挑选屋子,安顿好后,竟在松竹林中玩起游戏来。初来乍到,又都是十二三岁十三四岁的孩童,焉有不嬉戏玩耍之心?

第五听云一个人挑了比较偏的一间屋子,站在窗前看着竹林中奔跑的少年身影,叹了一声:“少年不知愁滋味啊”,然后关上窗,开始冥想修行。

到了黄昏时候,别洞天宫专门派了弟子前来送饭,众人倒也不愁挨饿。

一日无话,第二天大清早,天刚蒙蒙亮时,第五听云便起了床,背着海蚕丝剑袋,推开屋门,钻入了松林之中。昨天的冥想让他逐渐稳固在了四重天上,不过仅仅稳固修为是不够的,他的右手已废,现在最紧要的是习练左手剑!

找了一处僻静的地方,他抽出离人剑,和当初学习离剑七式时一样,他用左手把离剑七式谱前面的所有剑招剑式都舞了一遍。一遍比较生疏,那就再来一遍,一遍容易出错,那就继续,松林中除了时不时的微风声,就只剩下了少年的喘气声和剑气撕裂空气的声音……

大约翻来覆去舞了十遍左右,他竟发现自己彻底摆脱了最开始的生疏之感,就连剑灵也夸他“剑式空灵,离剑七式已经小成”。要知道,当初右手习剑时,他可没有这么快的进步!

“一法通,万法通。我之前右手已经掌握了离剑七式,现下换成左手,不需从头开始,只要克服生疏感,便能很快地掌握左手剑!”再次舞了一遍之后,他小声地进行自我分析,现在的他左手虽不如右手灵活,但已足够令他满意,练好练精左手剑,如今看来只是时间问题。

这样的状况不禁令他心情大好,他原以为换手练剑必定会有千难万阻,万没想到一个早晨就能解决问题。

“哈!”

就在他正高兴时,东方一轮红日跃出云层,洒下万丈光辉。与此同时,一道齐喝声从别洞天宫的大殿方向传来,他知道:别洞天宫弟子的晨练开始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