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死伤不论

收剑遥望东方,看着红日渐渐变成刺眼的金色,看着本来承托在红日下的片状白云缓缓散去,第五听云吐出一口浊气。在柔和光线下,他整个人似乎变得轻松了许多,上次看日出,还是在嘉陵省的山里吧?

这才几个月的时间,他却在距离嘉陵省万里之遥的别洞天宫顶峰,注视着同样一轮太阳徐徐升起,只是心中所想所感,恐怕比之前又有大不同吧。

上一次,身边还有人相陪呢?也不知道白洁那丫头如今身在何方,怎么样了?推免资格赛已经过去了十几天,他一直在帝国边境荡悠,始终无法打探到师赋、白洁他们的消息,这让他心里始终有些不安。

哈!

嚯!

东方大殿处传来的晨练声,将他从思绪中拉扯回来,他苦笑了一声,知道自己的路还有很长。收回思绪,就地再度进入冥想状态,修行了几个周天,感觉丹田充盈起来后,他才回到瑶池小居。

这时太阳已经全部升起,可松竹林下依然还有些幽暗,时辰也还早,所以大多数学员们都还没有起床。反倒是那些新加入队伍的散修,有好几个竟然也是从后面的竹林里钻出来,想必是和第五听云一样,已经修行了一个早晨了。

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这些散修倒刻苦得很。

相比较而言,来自神京的那些学员们就要散漫一些。不过谁叫他们有家族有背景,占据着天时地利、历练机会一大把呢,光是依靠丹药他们就可以甩散修一大截,他们自然不用太过辛劳。

“你去练剑了?”

出乎意料的是,第五听云刚回到瑶池小居,竟撞见了倾城公主。倾城公主似乎也有些意外,上下打量了一下第五听云,美眸停在第五听云的左手片刻,温柔地问道。

“嗯。”第五听云点了点头,暗道好毒的眼睛!

看倾城公主走来的方向,似乎也不是刚从瑶池小居出来,而且其光洁的额头上似乎有汗水被擦拭的痕迹。第五听云不禁对这皇室的七公主有些刮目相看,身在煊赫帝王家,还能这么努力,倒也难得。

其实他不知道的事,越是生在帝王家世,才越应该比常人努力。因为他们生来高,高的同时风险就大,竞争就越激烈,帝王家的危机感要远远超出凡人想象!

第五听云垂首静立,让倾城公主先行。倾城公主没在说什么,摇曳着身姿走回了小居。第五听云在后,看着那道倩丽的背影,突然生出一种不可言喻的感觉。

住在瑶池小居,炎华帝国一行吃穿住行都不愁,每到三餐饭店,都会有别洞天宫的弟子送来饭菜。而除此之外,他们再见不到任何别洞天宫的其他弟子,而且渐渐地他们也发现,他们的活动范围似乎只局限于松竹林,一旦越过林子,就会有人出来拦阻。

三日里,第五听云除了早上会出门继续习练左手剑之外,其余时间都闭门不出,一个人夜以继日地冥想修炼。升学试的时间越来越近了,他错过了推免资格赛,只有寄全部希望于升学试了。

这将是他最后一次参加升学试的机会。

也是他唯一一次有可能拿到武神殿的徽章,保住父母性命的机会。

虽说推免资格赛他进了前四,理论上可以选择一所学院入读,可因为李淳山的算计,导致他没能在推免资格赛的决赛上露面。那么,四所学院肯定也不会等他,必然已经把名额给了他人。

“天门李府!”每每想到此,第五听云总是捏紧拳头,提醒自己不要忘记这生死仇怨。而这,自然也是他废寝忘食修行的源动力之一。

三天时间如白驹过隙,一晃而过。

这天清晨,第五听云没再出去,而是在屋子里冥想,等待着王执事的到来。今天,瑶池会就该正式开始了,其他两国的少年修者他还没见过呢,闭关三日不辍的他这时候倒很想领教领教伊缅和南疆帝国所谓的天才少年。

“诸位这几日休息得可好?”

一道声音传了进来,第五听云一听,便联想到了王执事那堆笑的面庞。

他穿好衣服,系好剑袋,推门出去。瑶池小居前,以倾城公主为首的学员队伍已经全都站好,似乎就等着他了。

王执事看着第五听云,竟极为友好地点了点头,这倒让第五听云愣了一下。

“公主殿下,接下来还请你在此继续等候,我会带他们前往瑶池会的具体地点。多则半月,少则七天,瑶池会便会结束。”王执事恭敬地作了个揖,道。

倾城公主回礼道:“有劳执事。”

“哪里哪里。”

王执事客气了两句,然后转身面向学员们,说道:“关于瑶池会,有些事情必须现在交代清楚,还请诸位认真听一下。”他始终保持着谦逊客气的姿态,即便是面对这些毛头小子,也丝毫没有高傲和轻视之态。

“我别洞天宫的瑶池会,乃是和贵国、伊缅帝国、南疆帝国三大帝国合作展开的比试历练。比试之中,难免会出现拼搏打斗,拼斗之时,则必然会有流血,会有受伤,甚至会有死亡。”

话音一顿,学员们都安静下来。

王执事继续说道:“对于此,我别洞天宫和三国达成的协议商定,瑶池会中,死伤不论。若有后悔参加者,现在便可退出。”

话刚说完,学员们顿时面面相觑,他们来之前可没听说过会有死亡啊。受伤肯定是难免的,但往死里整可还是他们历练的本意吗?大家是来历练的,不是来拼命的啊。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齐刷刷地看向倾城公主,可倾城公主一脸淡定,显然是早就知道这“死伤不论”的协定。那么,现在该怎么办?退出吗?可在神京参加重重选拔才走到现在,有谁愿意现在退出呢?而且若现在退出,那么回到神京他们该怎么和亲朋好友交代?

顾虑重重之下,竟没一人提及退出。

王执事看着学员们一个个面上肃穆的神情,笑道:“当然,若是你们中途想要退出,也是可以的,只要你能回到这里,回到这瑶池小居,那么也绝不会有人敢在这里对你们出手。”

一听这话,学员们才又放松了少许。

“好吧,跟我来吧。”王执事转身,朝竹林深处走去。

四十多名学员跟上。

“徐将军,这种历练真的必要么?”倾城公主看着消失在竹林里的一道道略显幼稚的身影,叹了一声,问道。她知道,这一次的历练,定然会有人被重伤,几个月才能复原,甚至有人会被废掉修为,毁掉丹田,终身不得修行。

而至于死亡,她倒不怎么担心,因为历年都有“死伤不论”这一条协定,但三个帝国的人同样也有一些默认协约,那就是不结死仇,尽量避免弄出人命!所以说,这瑶池会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安全的。

“有必要,真正的修者不是在课堂里学习出来的。”徐虎将军站在倾城公主左后方,道,“而是在一次次的生与死间徘徊,挣扎,锤炼,蜕变而来的!”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