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七章 夜访将军墓

现在的第五听云,脑子里有些乱。本来昏睡了六天,刚刚醒来的他就已经有些迷糊了,再加上听到关于嘉陵省推免资格赛的报道,他更觉得混乱不已。

听那士兵说,如今距离全国升学试只有半个月了。当初参加推免资格赛时,升学试还有两个月,这么一算的话,岂不是已经在西南边境折腾了一个半月了?这里距嘉陵省不知道路程还有多远,看来得赶紧回去了啊。

他还惦记着升学试,惦记着武神楼的青铜级徽章。

这是他目前的唯一途径,要想救出父母族人,他必须在升学试上脱颖而出,从而进入到目标院校。参加推免资格赛之时,他觉得帝星七校实在太难,可今时今日,他却一点儿都不担心了。

一个半月前,他就能凭借初入纳元境的实力闯到推免资格赛的前四,说明在嘉陵省来说,纳元境二重天就绝对妥妥地能够进入帝星七校之一了。而现在,他已经五重天,以这境界参加升学试,毫无疑问,除开帝星学院之外,国内其他学院他都可以任意挑选。

因为升学试毕竟是看实力,而不是全看天赋的。

纳元境五重天的实力,绝对可以在武道比试中力压群雄。就算他比大多数的初等学院学员要年长两到三岁,他的天赋可能并不会太好,但只要他还是初等学院的学员身份,那么升学试的规则就还是适用于他的。

想到这里,第五听云总算是松了口气,这十几二十天的边疆之行对他的帮助还是很大的。不过虽然境界方面让他放松不少,但另一方面他却很是疑惑。

回忆着刚刚听到的李倾城与士兵的对话,他们提到了嘉陵省的推免资格赛,正是这,才使得第五听云继续装睡,没有醒来,他想先搞清楚状况,再看情况应变。

可没想到,士兵报告的内容里,完全没有提到任何有关于“天门李府”、“第五家族”、“第五听云”方面的事,反而只是学部和刑部之间的互相弹劾。不过两部互相弹劾的内容,却又提到了“红色通缉犯”。当他以为终于说到正题的时候,那个通缉犯却不是他,而是“狂刀”?!

总的来说,士兵传来的消息,和他亲身经历的事件,两者比较,其中有说得通的,也有完全风马牛不相及的,有和他的经历相关的,也有没有半点关联的,比如“狂刀”,这个名字他就从来没有听说过。

出现这种情况,唯一的解释就是,学部和刑部向中央报告的内容不全是真实的!

那么,是学部在说谎,还是刑部想要掩饰什么呢?

第五听云本就是刑部签署的“红色通缉令”要犯,以凌浩宙为主的刑部在天门设伏抓捕,这乃是正规合理合法的。按照这来说,刑部根本不需要虚假上报,更何况天门一役中凌浩宙身亡,这无疑更加深了第五听云的罪行,只要如实上报中央,那么刑部中某些人无疑可以更加明目张胆地抓捕第五听云。

抓捕第五听云,不正是刑部一直以来的目的吗?

难道说,是学部中有人做了些手脚?可学部的人力量再大,也不应该大到影响刑部决策的程度啊,如果到了这种程度,那么学部和刑部间多年的“明争暗斗”岂不是不合常理?

左手抬出水面,第五听云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觉得实在费神。不管怎么说,还是先回到嘉陵省赶上升学试再说吧,虽然事情现在越来越扑朔迷离,但他相信总有一天,当他实力足够时,一切真相都会水落石出。

……

……

日头西落,银月徐升。

虎煞营营地四周都点起了巨大的篝火堆,除了在外巡逻和值守的士兵外,其余虎煞营士兵这时候都成群地聚在篝火旁,现在是他们的晚饭时间,也是他们每天中最惬意和最放松的时间。

可宋药师这时候却不敢放松,奉倾城公主的旨意,他小心翼翼地伺候第五听云已经有六天五夜了,虽然第五听云的伤势恢复的不错,但他知道,公主殿下似乎并不满意。

然而我也没办法啊,谁叫那少年受伤那么重呢?他时常在心里念叨着类似的话,可这种话自己在心里想想也就行了,他断然不敢真正说出来。

这不,憋了一肚子气的宋药师,在士兵们成堆、谈天说地时,还得惦记着去替第五听云更换药液。唉,想起以前这个时候,他一定在和士兵们侃大山,谈论边疆寨子里哪个姑娘的屁股大、胸部挺,可现在……

哎……他又叹了两口气,走进了第五听云的营房里。

可一踏进去,他心里那点不耐烦和小气愤顿时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惶恐不安,因为木桶里的人不见了。他扫视一圈,衣服、剑袋等都不见了,看样子是自己醒来然后出去了,这样一想,他才稍微定了定心。

确认营房里没人之后,宋药师就来到公主总帐,对营帐外的剑一和剑九说明了情况。接着剑九进去转述了宋药师的话,过了一会儿后,李倾城走了出来,问道:“你确定他醒来了?”

宋药师赶紧回道:“确定,衣服和佩剑都已不在,兴许是他醒来后独自离开了。”

离开了吗……李倾城呢喃了一句,然后就屏退了宋药师。

“剑九。”

“奴婢在。”剑九回道。

李倾城吩咐道:“去巡逻小队和值守小队问问,确定悟云已经离开……”

“禀报公主。”

剑一这时候突然上前一步,说道:“我想不用了,公主请看那边。”

顺着剑一手指向的方向,李倾城正好看见远方的半山坡上,一捧微弱的火光在夜幕下若隐若现。那里,正是埋葬徐虎的地方。

不知为何,尽管距离很远,又是黑夜,根本不可能看清那火光下是什么人,但她只看一眼,就几乎肯定那是她正在找的悟云。

“剑一,随我来。”

李倾城直接朝黑夜中的那火光走去,剑一寸步不离地跟在后面。

走了大约一刻钟,主仆二人来到了徐虎的墓葬地。

徐虎墓碑的前方,插着一支火把,火把旁边站着一个少年,正是第五听云。此时,第五听云正凝视着身前的墓碑,似乎正在认真地阅读着墓碑上不多的文字,他一个字一个字地往下看,太过专注以至于连倾城公主的到来他都没有察觉。

刚到的李倾城,在看到第五听云稍显瘦削,但是却异常笔挺的身影时,突然间似乎就明白了自己为何会肯定半夜跑到徐虎墓前的人就一定是悟云。而且,事实也证明,她确实没有看错人。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