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八章 剑斗

嗖。

尽管身体尚有伤势,但第五听云强忍着疼痛,执剑朝对方奔行而去。他自觉气势不如对方,只好占取一点进攻的主动权,以挽回三分气势之颓。对方想要将他踩下去,他又何尝不想打败对方证明自己呢?

升学试的舞台,不就是让他们尽情展示自我的吗?

施展了梯云纵的第五听云,很快就缩近了与沈独秀的距离。他一剑斩下,毫不花哨,离剑七式中记载的都是简单直接的剑招。

只见沈独秀右手一翻,一柄微带着青色的宝剑出现在他手中。他左手负于身后,右手执剑一扬,挡住了下劈离人剑的同时,他脚步微移,竟撞入了第五听云的怀中。看这样子,他是想用肩去顶第五听云的胸膛。

看着对方下盘稳若泰山,斜过半边身子冲撞过来,第五听云已经无法圈剑回来,只好猛运梯云纵,整个人直接横移了半尺,恰好躲了过去。而沈独秀不慌不忙,右肘曲回,朝后一顶。

第五听云眼眸微凝,对方的动作竟比他还快!短暂的惊诧之后,他也曲回左肘,挡在身前。随着砰一声响,两个手肘严严实实地撞在一起,从撞击处掀起一圈无形的力量波,两人都受到巨力震荡。

沈独秀被迫朝前跨了三步,才卸了力道。

而第五听云好不容易还和对手拉开距离,哪肯后退,他强忍着那股震荡力量轰撞在他身体上的剧痛,接着左手往身前一挥,离人剑带起一道白弧,剑尖直指沈独秀。

“噗……”

但离人剑尚未割到沈独秀的后背,他的身体竟先一步出了状况。一口血涌上喉咙,他积郁的伤势竟被那股撞击之力完全牵动。身体的妥协,导致他挥出的剑慢了两分。

呲呲的剑刃切割空气的声音响起,背对着第五听云的沈独秀眉头一皱,他没料到第五听云竟打得如此冒进。微微感知了身后的剑意,他右手一扬,把手中宝剑从脑袋后面,贴着后背插了下去。

“呲呲呲――”

与此同时,离人剑的剑尖终于刮了过来,可由于两人距离已经超过了一剑之长,离人剑的剑尖只能勉强碰触到沈独秀的剑刃,发出一道短促的、尖锐的声音。

“哎,还是差了点。”

第五听云叹了一声,若是他的身体能够扛下那股冲撞力量的话,刚刚这铤而走险、出其不意的一剑,就应该已经划伤对手了。暗自叹息过后,他心中法诀念起,运转梯云纵的身法连退了一丈之远。

沈独秀缓缓转过身来,看见自己宝剑剑刃中间被割出了一道横着的痕迹,心里不禁对第五听云的武器有些凛然。单手执剑的他,和之前的长弓文一样,都没有占第五听云右手的便宜,他们都认为公平很重要……

“何必呢?”看着第五听云嘴角不停地溢出鲜血,沈独秀轻叹一声道。他当然知道,第五听云这是引动了自身的伤势。第五听云为了出奇制胜,不惜硬抗下冲撞力量,可奈何他已苦战数战,身体先抛了锚。

何必呢,听着对方的话,第五听云淡淡一笑,他自己的身体他当然比旁人都要清楚,接连迎战长弓炎、长弓文、曾冰、伍十欺四人,他不仅丹田的元力所剩无几,身体更是积了不少的内伤外伤。这样的他,已经算是强弩之末了,他若是不出点险招,尽快拿下这一局,恐怕就又会输了。

拖下去对他来说是最不明智的行为。

不过现在看来,出奇制胜也是不存在的。就算是全盛状态的他,要想和眼前的沈独秀决一雌雄,大概也得经过一番苦战吧。

“你认输吧?”

出乎第五听云意料的是,沈独秀竟然主动说道。

第五听云望着对方,看着沈独秀那双真诚的眼睛,他意识到这是沈独秀在给他机会。因为再打下去,他也是必败无疑,但刑部想要的,可不仅仅是他输掉比试那么简单。

从伍十欺就可以看出,刑部对他是真有杀心的。

只是长弓文和沈独秀,和伍十欺并不一样罢了。

“认输吗?”他抬头看了看已经偏向西方的太阳,估摸着时辰,轻声道,“我们俩,应该是今天的最后一场了吧?”

一边说着,他一边扫视着四周,发现升学会场外围的一些学院已经停止了今天的比试。越来越多的学员朝升学会场的中间走来,越来越多的学员聚集到了帝星七校周围。

正如他所言,这一场应该就算是武试第一天的压轴之战了吧。

环视之后,第五听云再度望向沈独秀,深吸口气道:“多谢你的好意。不过,能和你们一较高下,何尝不是乐事一件,幸事一桩?”话一出口,他不觉平添了几分豪迈之气,连他自己都微怔了一下。

哈,大概是被长弓文影响的吧。

“好一件乐事,好一桩幸事!”

沈独秀大笑一声,道:“再来。”

说完这话,沈独秀挥剑攻向第五听云,第五听云同样一声大笑,挺剑迎向沈独秀。二人交锋,“铛铛铛”的剑器交击声连绵不绝,而且随着两人身法的变快,声音的频率也愈发高了起来,到的最后,根本分不清在一秒之内响起了多少声。两人的身影也在高速移动下变得虚化,那些刚从会场外围凑过来的学员们,一下就被潇湘学院场的比试吸引住了。

打到酣畅之时,交锋中的二人不断地传出大笑之声。

周围的看客,在面对这样的比试时,毫不吝啬地响起了掌声,有些激动的更是直接振臂高呼,呐喊喝彩。

渐渐地,在两人急速的移动之下,带起的气流竟将沉降在地下的灰尘卷了起来。在茫茫的尘土之中,观众们的视线依然死死追着那两道模糊的人影,和那两道泛着不用颜色光辉的利剑。

第五听云和沈独秀二人,的确打出了压轴场的效果。

值得一提的是,沈独秀不仅只用一臂,更是不运转元力于宝剑之上,他知道第五听云体内元力已近干涸,所以为求公平痛快地一战,他也没有动用元力。二人的交战,是纯粹的剑式剑法交锋!

第五听云越打越是心惊,对方的宝剑虽然不如离人剑锋利,但沈独秀的剑招剑法端的是精妙绝伦。第五听云自问已经比以前任何一次都要灵活地使用离剑七式了,但沈独秀总能以奇剑挽回颓势。

在这场剑斗之中,第五听云发现了自己左手剑的太多缺陷,同时也发现了离剑七式的局限性。这样的收获,对本就必败的第五听云来说,无疑已经很满足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