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二章 权贵阶级的玩法

走得近了,琴音愈响。

身前虽是湖泊,但水是活水,流水渐渐的声音,和从雾里传来的悠扬琴音交缠在一起,共同谱出了一首令人心神安定的曲子。饶是第五听云不懂音律,此刻也能感觉到琴声中那旷达悠远的气息,给他的感觉甚至有些不食人间烟火。

在琴声之中,第五听云踏上通往湖心烟柳亭的石桥。

白洁单手执剑,紧紧跟着。她的神情并没因着琴音而有丝毫放松,在面对第五听云时,她是温婉的丫鬟;面对外人时,她又变成了第五听云身后那冷酷的剑侍。

湖上雾很浓。

朝着那模模糊糊的亭子走去时,耳畔飘着琴声,让人仿若置身仙境。

然而,就在这种祥和的氛围之下,第五听云能感觉到有着数道气息正锁定着自己。从他与白洁踏上石桥的那一刻起,石亭内、湖泊另一边的岸上,纷纷有人注意到了他们俩,他能感知到在那浓郁得化不开的雾气后面,有着好几双眼睛死死地将他盯着。

但他毫不畏惧,挺直腰杆,依旧一步一步地往中心石亭走去。

烟柳亭,有雾曰烟,有树为柳,湖心石亭,故名烟柳亭。

哗哗哗。

正当第五听云沉浸在那悠扬的琴声之中时,他面前的浓雾陡然分开,就像是被人拨开了一般。而浓雾后面,有着三点寒星迎面打来,竟是暗器,其上所携劲力不小,连雾都被打散了。

第五听云眉头微皱,正欲动作,可这时他身后的白洁一下闪到他前面。

唰唰唰,眨眼之间,白洁手中的广寒剑已经不知刺出过多少次。紧接着只听得一阵铛铛铛的声响,那兜头打来的三点寒星皆被广寒剑给磕了开去,带着巨大的力道射入了石桥两边的湖水中,响起咚咚咚三道清脆响音,就像是给那琴声中突地加入了几声小鼓。

噔。

白洁虽剑磕暗器,但发出暗器的人少说也是纳元境八重天的境界,暗器上的元力劲气实在不容忽视。白洁后退一步,身形几乎不稳。第五听云巧妙地朝前迈了一步,伸出左手扶住了白洁的腰,白洁这才重新站定。

感受到腰间传来的温热之感,白洁立马往前走了一步,低下头小声说道:“谢谢公子。”

第五听云没有注意到白洁面颊上的绯红,只是点了点头,继续迈步朝湖中心的烟柳亭走去。

这时,湖心亭传来三两笑声。

有人高声道:“你这不行不行,人家一个丫鬟就给你挡了开去,太次太次。”

又有人自荐道:“瞧我的。”

亭子里没了说话声,而那琴音依旧不断。

嘶嘶嘶嘶,第五听云刚朝前走没几步,就听得空气中一阵白蛇吐信的声响。他站定,散发出离人剑灵的感知,顿时就捕捉到了声源所在。呲啦一声,左手边的雾气被撕扯开来。

“公子小心!”白洁落在后面两步,这时已经看清楚了那袭来之物是一条软鞭。

软鞭蜿蜒打来。

第五听云斜睨一眼,左手轻轻抬起,似是想要去挡那软鞭。

迷雾之中只听得前方传来一声冷笑,接着那软鞭竟极为灵巧的一抖,鞭身变长绕到了第五听云的背后,而鞭梢则顺势往他的右边脸上抽打。听这撕裂般的风声,若是这一鞭抽中,估计第五听云的脸上直接就会擦出一道血痕。

对方虽是玩笑,但出手间毫不留情。

啪!

长鞭一声抽打,似乎将空气都给打炸裂了。

而第五听云刚刚所站的地方,哪有半个人的影子。

“公子,你……”白洁看着刚刚明明还在自己前面两步,现在却和自己并肩而行的第五听云,清澈的眸子里满是激动。

“走吧。”第五听云对着白洁微微一笑,两人再次往前走去。

他不过是用了《蜃楼诀》第一境的水中月罢了,被软鞭卷中的那个身影只是他分化出来的一道虚影罢了。对方软鞭虽然使得得心应手,但临场应变能力和实战能力并不见得多好,最起码对方并没有分辨出第五听云的幻术。

亭子里这时候又传来一阵讥笑之声。

“哈哈,叶大小姐竟被人耍了。”

“叶大小姐,你不会看花眼了吧?那小子明明还在后面,你怎么往前面打呢?”

“切,他耍赖!”一道女声抗争道。

亭上众人笑了一会儿,又有人开口道:“还有谁去试试,他可马上就要过来了。”

“我去。”

锵啷一道拔剑之声,石桥另一端噔噔噔地响起一串脚步声。

对方并无隐瞒的意思,所以一字一句全都听在第五听云的耳中,而他也不在乎,对方每次的攻击虽然都力道十足,攻击意味和挑衅意味就是实打实的,但看得出来,他们并不是真的要羞辱第五听云。

剑鸣音响起。

第五听云身前的浓郁再次被分开,这一次,他看到了一个面如冠玉的少年郎挺剑刺来。少年容貌俊美,皮肤白皙,一看就是大富人家的子弟,再加上他那把剑镶金配银,珠光闪耀,岂是寻常人家能够佩得起的?

琴音起伏,渐入高、潮。

烟雾弥漫,如云涌动。

第五听云顿步凝视,对面少年佩剑虽然奢华,但其实只是一柄普通的铁剑而已。有的剑,是用来杀人的;而有的剑,是用来给人看的。

少年的剑似乎是后者。

看着少年掐诀使剑的模样,第五听云突然想起了使剑的沈独秀。沈独秀能够用一把凡铁,与自己的离人剑打成平手,实在已经是在剑道上有了不小的成就。而眼前的少年,他在剑道上能和沈独秀相提并论吗?

一剑刺来,云烟俱散。

第五听云在心中赞了一句,最起码这点剑势是值得称道的。

“哗!”

等到金剑近至身前之时,第五听云左手朝天一引,离人剑出鞘。他握住白虹,滑剑格挡,两剑交击,发出金铁之音。对方少年并未动用自身元力,而是用纯粹的剑法进行攻击,第五听云当然乐得与对方切磋,不用元力,以离剑七式的基础剑招剑式和对方拆解起来。

十几回合下来,就连第五听云也不得不感叹对方剑法功底的扎实。饶是以他对离剑七式剑招剑式的融会贯通,竟有几次险些被对方的剑刺中。要知道,他现在的离剑七式,已经加入了他自身的很多理解,相比原来更加适合他自己,并且更加圆融无隙。

在这样的情况下,对方依旧能够剑法取胜,其中除了对方剑法更甚一筹之外,对方对剑法的理解和掌握亦是胜过第五听云。

琴音逐渐变得紧促起来,如两军交战,如铁骑冲锋。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