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六章 撞大运(今日第四更)

对着师赋的背影猛做了几个鬼脸,然后还是老老实实地跟着师赋往前走去。第五听云虽然不明白明明师赋出手了就会很简单的事情,可师赋为何偏偏不肯动手,但他也知道,正如师赋说的那样,是因为没到时候。若真到了生死危机的关头,师赋可不会表现得像现在这般慵懒。

对于师赋的实力,他是从来都不曾怀疑的。

蝎潮的推进能力简直出众,大地颤摇之间,无数落单的飞禽走兽都离得远远的,第五听云他们跟在蝎潮后面,就亲眼看见一头吊睛白虎固守领地,不肯让路,被无数只蝎子一拥而上,连吼声都没来得及发出,就已经变成了一具骸骨。这还不是最惨的,蝎潮无穷无尽,等到所有蝎子从它身上走过之后,它的骸骨都变成了粉末,被风一吹洒得遍地都是。

第五听云清楚地看见,那只死在蝎群中的吊睛白虎,乃是一只四阶虎王。

有了虎王的前车之鉴,蝎潮更加势如破竹,一路推进,而这也让第五听云认识到了蝎潮的威力。跟随着蝎潮一路翻山越岭,在莽莽深山之中开辟出了一条坦荡大道,第五听云逐渐发现了在两边的山中,另有人也开始跟着蝎潮了。

而且这样的人,似乎不止一队两队。

看来师赋所说不假,兽潮到处,果有机缘,这些常年混迹在万里山中的佣兵和修者,多半也是对兽潮有些了解的,于是也想跟着看看有没有便宜可占。

蝎潮最终在一个山坳停了下来。

前方是一座较为陡峭的山峰,这在绵延的万里山中倒是比较少见。陡峰两旁,还分别有着四五座矮峰簇拥着,而蝎潮停留的地方,便是在陡峰的山脚下。第五听云找了处山岭,居高临下地看去,只觉前方山坳中密密麻麻的全是黑色,就像是一张地毯一般。

“小子,你撞大运了啊。”

师赋看看那最高最陡的山峰,又看看那四五座低矮的群峰,再看看那数不清的黑蝎子,心中不禁有了些猜测。

第五听云忙问:“师傅,你知道这里有什么了?”

师赋指着前方的陡峰,道:“你看那座山峰,再联系我们来时的那条小河,以及周围群峰,隐成斗拱之势,众星捧月之象。而蝎子此时占据着的地方,可谓是前有照,后有靠,是不错的风水宝地。”

第五听云皱眉不解:“风水宝地?”

“那是失传已久的相师说辞,通俗点来说,就是这里适合葬人,而且极适合安葬地位不小的人。”见自己突地那一脸茫然的样子,师赋简单地介绍了一下,“千百年前,古人认为生前和死后都是人生的一个阶段,都应该得到最好的照顾。所以,古人对于墓葬选址可不会像现在这么随便,什么天时地利、星象方位,都有很严格的讲究。”

尽管第五听云还是不懂,但他觉得师赋所说很是有趣:“师傅,你还懂这么多啊?”

师赋翘起嘴唇轻轻一笑,竟罕见地没有自夸。

“师傅,你干脆还是给个明白话,今日这里能出现啥玩意?”

师赋指着蝎潮盘踞之地,道:“那里,地下将会有一座陵墓,陵墓主人身份不俗,陪葬物品定不会少。如果运气不差,陵墓主人又是武道前辈的话,说不定能遇到武道传承也不稀奇。”

“武道传承?”一听这话,第五听云两眼顿时就放出了光芒,犹记得他在别洞天宫接受的传承,虽然目前还只是三个金光大字在他识海之中,但“往生意”这三个字某种意义上来说,可是好几次挽救他于濒危之中。不仅如此,还有九元丹府诀和梵音元府,尽管《九元丹府诀》现在有些鸡肋,但梵音元府却是大大加强了他的战力。

这么想着,他能不对传承感兴趣吗?

“你也别太高兴,说不定只是个文臣陵墓呢。”看着第五听云那都快要流出口水的模样,师赋忍不住就想打击两下,“再说了,炎华帝国这穷乡僻壤的,即便是武道修者,怕也不是什么厉害角色。”

“切~”第五听云不理师赋,紧紧盯着黑色蝎潮。

山坳周围,还有十几座小山岭。第五听云眼光粗略一扫,便能发现每个山岭上都聚集着不少修者,这些修者都躲在树荫下,密切关注着蝎潮的动向。

“周围的佣兵怕是都过来了吧。”

第五听云喃喃自语道,心中不禁想着,要想从这么多人手里抢点肉吃,可着实有些难度啊。

师赋哼了一声,道:“何止?还有专门组团来的呢。”

顺着师赋的目光,第五听云看见在左边的一座山岭之上,有着一道熟悉的少年身影,那少年身后站着几名大汉和一干灵玄境的修者。就在第五听云努力回忆着少年是谁之时,那少年也看见了第五听云,而且还首先打起了招呼:“第五听云,没想到你消息倒灵通,不过你确定你也要来横插一杠吗?”

还不待第五听云想起少年的名称,另外一座山岭上有人朗声笑道:“叶兄这话可真是说笑,在座这么多人谁不想来插一脚。可聪明人就该知道,该不该插,能不能插,以及插一杠有没有用。”

听着这两位你一言我一语的嘲讽,第五听云终于想起来了,他们一个是叶家叶沉香,另一个是吴家吴蔚言。这实在不能怪他记性不好,只能说叶家、吴家、宁家,还有李家、牧家,神京城一下子就有太多家族冒了出来,让第五听云很是混淆,而且这些公子哥似乎也都没有个性,连说话都透着一个模子的纨绔味道,他实在无法挨个记清楚姓名。

相比较起来,像宁瑾瑜,他就能记起来那是一个持剑的玉面少年,少言、长得好看,便是他的特点;像李青萍,他因为早就相识,而且那个冷酷的小丫头确实很容易让人记住,所以他也还能记着;再者像牧坤,语言风趣幽默、看起来坦坦荡荡,好玩得很,于是他也能记住。

但诸如吴蔚观、吴蔚言、叶沉香之流,他实在分之不清。

就连李青萍还有个兄长叫什么来着,他这几天差不多都全忘了,更何况其他。

吴蔚言丝毫不去理会第五听云在想些什么,继续和叶沉香说道:“这次的兽潮,是由我们吴、叶、宁三家最先侦查到的,也唯有我们三家有能力吃下蝎王。若是有人想借机捞点东西,小东西我们三家倒不介意,倘若是些大东西嘛,我想叶兄和宁老弟可不是大度的人。你们说呢?”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