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一章 计算失误

十个回合下来,杀手们竟无法逼近第五听云。

右手离剑七式的起手式,左手尾式,一左一右,首尾呼应,右手顺打,左手逆打,竟像是创出了一套全新的剑法。不光是五个杀手被这双剑迫得近不了身,就连第五听云自己,也有了和此前用剑完全不同的体验。

他双剑齐出,起承转合,凌厉非常。

饶是灵玄境之上的杀手,也不敢贸然强攻。

第五听云没有想到,随着自己右臂的恢复,自身战斗力竟然有了质的飞跃。若说此前的他战斗力只是看看相当于纳元境八重天,那么现在的他,乃是可以正面迎战初入灵玄境的修者的存在。

“结阵!”

眼看着第五听云越打越起劲,双手配合也从最初的生涩转变成了熟悉,八字胡大喝一声。顿时,五个杀手左窜右跳,分明占据了一个方位,以五角之势夹逼着第五听云。这乃是他们五人合练的合击阵法,威力虽然不一定能够比得上元素师的元素法阵,但和无人之力攻敌其一,它的效果还是很好的。

八字胡曾经凭借这个合击阵法屡破强敌。

对方阵势既成,第五听云左手取守势,右手取攻势,一守一攻之间浑如天成,就像是曾经练这套剑法已经千万次了一样。可只有第五听云自己知道,他这还是第一次双手持剑对敌。

噔。

八字胡率先动了。

紧接着另外四个杀手同时动作,八字胡一拳迎面打来,另外四个杀手互相策应,封住了第五听云的退路。并且,从五个方向打来的拳头,都带着浓烈的死玄劲力,任何一方,第五听云都不敢忽视。

不过,第五听云稍一环视,便知迎面而来的八字胡这一拳最为刚烈。

他心思一动,右手挥舞铁锈之剑竟对着八字胡冲了过去。与此同时,他左手若穿花一般,舞动着离人剑在他两侧和身后构建了一张剑影重重的防御网。

离人剑的锋利,杀手们早已领教,一时不敢强攻。

而这,正是第五听云的目的,他要牵制住其余四个杀手,并着重去接八字胡的那一拳。

“不自量力!”

八字胡看着第五听云眼瞳之中炽烈的战意,不由地冷哼一声,他运转丹田元力,不断地加持在出击的拳头之上。随着嗡一声响,如同火势猛涨一般,他的拳头上冒起了纷乱缭绕的蓝色的火苗。

那是元力在燃烧,在挥霍!

“烈焰拳,老大用了烈焰拳!”

一直噤声不语的四个杀手,这时候都开口惊呼。本来按照合击战阵,他们此时应该继续侧翼进攻,给第五听云施加压力,可当他们看见八字胡使出了烈焰拳后,他们全都抽身而退,把战场完全留给了第五听云和八字胡。

烈焰拳,玄阶低级武技,是八字胡能够成为他们这个小队老大的绝对保障。作为小队成员,他们当然知道烈焰拳的威力,他们认为面对一个纳元境八重天的毛头小子,使出烈焰拳本身就是杀鸡用了牛刀。

所以,他们才会后退,这是对八字胡这一拳的绝对信任。

玄阶武技,对满身铁黄的锈剑。

灵玄境二重天,对纳元境八重天。

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说,八字胡都有着绝对碾压的优势!

八字胡喉咙里发出吼声,抽调出了大量的元力,拳头上蓝焰苗苗,破风之声有若旌旗招展。他每往前踏出一步,地面上都被踩出一圈圈裂缝,就像是蜘蛛网,又像是皲裂的脸皮。

两人靠近了。

呼——八字胡毫不犹豫一拳挥出,他要打烂第五听云的头,然后迅速撤回,完成任务,功成身退。他才不想再继续看叶苍峰的战况呢,保住性命在他眼里向来都是第一要义。

拳风喝喝,眼看着就要与第五听云的锈剑撞在一起。

然而,第五听云可不傻,他就算双手作战,实力大增,但纳元境八重天的实力是硬伤,和灵玄境的修为硬拼?那无异于自寻死路。于是,在对方拳头快要打来的一瞬间,他默念蜃楼诀的心法,施展出梯云纵的身法武技,在烈焰拳击穿了他留下的残影之时,他已经滑步来到了八字胡的身后。

八字胡一拳击溃残影,顿时察觉不妙。他不收拳势,想要顺势前滚出去。

可第五听云左手一动,离人剑圈回,正好切入了八字胡的脖颈之间。他毫不留情,左手一抽一带,随着一抔鲜艳的热血泼洒出来,八字胡双膝跪倒,两手捂住脖子,抽搐了两个呼吸后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一剑封喉,干脆利落。

嘶——

当四名杀手还没有从这突然的变化中反醒回来时,第五听云已经施展梯云纵来到了江岸的巨石之上。他抡起左臂,用力掷出离人剑,剑若飞虹,朝着对岸电射而去。

长剑破空的声音终于惊醒了四个杀手,可当他们想要去追第五听云时,只见第五听云已经纵身一跃飞出了巨岩之外,飞到了江水之上。

杀手来到巨岩,见江涛滚滚,他们虽是灵玄境,但绝不可能横渡三十余丈长的江面。所以,他们见第五听云施展身法想要渡江,嘴角不自觉就流露出了鄙夷之色,可他们的心里却开始慌了,因为他们看见第五听云已经飘然去到了江心。

第五听云跃到江心已是极限,身体开始下落,梯云纵身法的最远距离也就这样了。不过,他早已计算好,心念一动,离人剑恰好出现在他身下,他脚尖一点,从离人剑上借到力量,再次纵身跃起,直直地朝大江对岸的岩石落去。

“这……怎么可能……”

四个杀手目瞪口呆,他们内心充满了惊诧与怀疑。对于第五听云杀死他们的老大,对于第五听云轻而易举地飞越了他们无法渡过的大江,他们都懵了。直到现在他们才发现,一直以来小心谨慎的主子,这一次却是计算失误,不仅是对八臂金枪实力的高估,亦或者说是对师赋的低估,而且对第五听云这个纳元境八重天的少年,实力评估也大有出入。

第五听云刚落到江畔巨石之上,白洁就从林子里冲了出来,一把抱住第五听云,呜呜的哭着。第五听云不断地拍着白洁的头,安慰着她。

轰隆!

一声雷霆巨响。

第五听云隔江望着半空之中,那里师赋已经不再如之前那么举重若轻了。折扇时而打开以扇面去挡金枪,时而收起用扇骨进行招架,而在师赋的浑身周围,则是不计其数的金色枪影。八臂金枪之名盛传已久,自不可能是浪得虚名,当他金枪全力施展开来,其威势就连师赋也得慎重待之。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