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八章 试炼大会

人越胖,呼噜声一般会越响,这是第五听云从小就深耕于脑的众多冷知识之一。雷奉翔说不上胖,但却是十足的壮,于是他的呼噜声不小。

当完鉴妃毫无波动地说完那一段话后,第五听云和完鉴妃一下子都沉默了。房间里只剩下极有节奏的一呼一吸的鼾声,听着不大却也绝对说不上轻柔的声音,第五听云没来由地想起现在已经不知道身在何处的师赋了,师赋并不胖,但也喜欢打鼾。

“兄弟,你呢?”

大概是觉得这样沉闷的气氛有些招架不住,完鉴妃换了个姿势后,挑眉问道。

“我?”第五听云本不欲说,可想想对方都坦诚交待,自己也没必要藏着掖着,就半真半假地说道,“我天赋不好,努力了三年才终于跃了龙门哩。”或许是察觉到了第五听云话语中的艰辛,又或者是碍于第五听云自以为天赋不好,所以完鉴妃没有再问。其实通过昨晚那一场和打虎盟间的纠纷,他们谁都能够看出对方纳元境后期的实力是不掺杂半点水分的。

无论是纳元境八重天,还是纳元境九重天,绝不应该是一个刚进入高等学院的新生表现出来的实力。要知道,即便是潇湘学院这个全国稳排前十的学院,也只有二年级生才会普遍达到纳元境九重天的境界。这么一来,作为新生的第五听云他们三个,无疑就扎眼得有些过分了。

第五听云自认是通过一次次生死打磨,再加上几分运气,有了师赋的指导和别洞天宫的传承,诸多因素加起来才有了今天的实力。那么完鉴妃和雷奉翔这两个人呢?有着甚至比第五听云还要高上一级的实力的他们,在过去的几年时间里又发生了什么故事呢?

“隔壁还有三个我们这年纪的,看来潇湘学院今年招收的问题少年还不少。七个,足可以把学院闹翻天了。”完鉴妃转移了个话题,露出白牙说道,“隔壁有个叫成雉的家伙,干瘦干瘦的,不过给我的感觉是触摸到灵玄境的门槛了,可以拉拢拉拢。至于其余两个嘛,才纳元境五重天,难怪一把年纪了只能来潇湘。”

这时雷奉翔翻了个身,睁开眼道:“说得你好像不是在潇湘一样?纳元境九重天怎么了,还不是屁颠屁颠跑来这里。”

“你丫不懂。”完鉴妃神色突然黯了一下,不过转瞬即逝。

雷奉翔似乎没有发现,正准备继续开口,但注意到完鉴妃神色变化的第五听云抢道:“五湖四海,我们几个能到一起就是缘分,潇湘怎么了,是金子在哪都能发光,我们几个在这里一样能够打出一片天。”

“你小子说话一套一套的。”完鉴妃咧开嘴,大力赞同。

“别说大话,先把新人王搞到手再说。”雷奉翔倒是比较务实,一边憨厚地笑着,一边给有些飘飘然的完鉴妃泼冷水。

第五听云对试炼大会的了解远没有另外两人多,于是问道:“新人王有什么讲究吗?”

“简单点说,就是新生第一。”完鉴妃言简意赅。

雷奉翔多说了两句:“七天大会,最后会以手中积分多少排名,第一位的就是新人王。像陈山倒便是他那一年的新人王,据我听来的一些消息说,那家伙最后一个人的积分是所有人积分的三分之一,排名第二的手中积分仅仅只是他的八分之一,怎么样,牛吧?”

完鉴妃哼了一声:“牛什么牛,我还听说他这成绩破了以往新人王的纪录并且一直延续到现在是吧?”

雷奉翔点头。

“这不是摆在那里让我们破的吗?”完鉴妃嘿嘿贱笑,“这可是出风头的大好机会,你想想,陈山倒那时候,哪有人会像我们几个熬了两三年才考进来啊?陈山倒是和同龄人竞争,可我们几个是和小弟弟们争啊。”

经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

三个人聊着天,第五听云不仅渐渐增进了他们彼此之间的认识,而且更多地了解到关于高等学院各方各面的事情,甚至还有一些比较出名的师兄师姐的八卦,也不知道这两货是怎么弄到这些情报的。

到了中午,隔壁六二三舍的四个人来找到第五听云他们,说要一起吃饭。

六二三有三个和第五听云他们年纪差不多的学员,还有一个和白洁同样年龄。八个人来到离二十八栋不远的二食堂,拼了两张长条桌,点了大概十多个菜。等菜的间隙,大家各自介绍了一下自己。

完鉴妃之前提到的成雉坐在第五听云正对面,如完鉴妃描述的那样,成雉是一个干瘦的少年,皮肤黝黑得和完鉴妃有一拼,不过他却是雷奉翔的老乡,也是来自粤江的,这倒让雷奉翔和他好好亲近了一番。若非完鉴妃一阵咳嗽,这两个粤江来的老乡大有用家乡话交流下去的架势。

成雉左手边的少年叫张润,身高偏矮,长相有点显老,而且不怎么喜欢说话。

张润另一边的学员叫江逸,整个饭局下来几乎就没开口,比张润还要沉默。除开成雉、张润和江逸这三个十七岁的少年,六二三还有一个学员,他虽然年纪不大,但大方开朗得多,张哥成哥喊得贼顺溜,经过介绍后,妃哥翔哥第五大哥也张口就来。他这么一番乖乖小孩的做派,在座的人也都不反感,乐得叫他一声“二狗”。

吃完饭后,一伙人又一起看了迎新晚会。

在迎新晚会上,第五听云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如果说昨晚的节目很多都是出自打虎盟的成员,那么今晚打虎盟几乎就没节目了。从雷奉翔嘴里得知,今晚表演的很多都是出自被誉为潇湘学院王牌社团“潇湘之虎”的成员。打虎盟、潇湘之虎,光从名字就能看出这两个学生团体间的不和谐关系。

……

……

九月初三,清晨。

二十八栋南北楼外,千余学员聚集在前方广场上。

第五听云、完鉴妃,还有成雉他们,两个宿舍七个人,因为身高的原因,站在广场的大后方。他们朝前望去,前面一千多人没有一个能够挡住他们的视线,他们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此时站在最前方的学员的后脑勺,这就是身高的优势了。

看了看东方天际才露出一点的红日,第五听云估计试炼大会正式开始得等到太阳完全升起。广场上虽然谈不上闹哄哄的,但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之声并不小,他问身旁的雷奉翔道:“老雷,肖梦蝶还没到,是不是路上遇到状况了?”

雷奉翔耸了耸肩:“听说这个叫肖梦蝶的学员家乡是南疆边界的一个小城市,没准儿根本就来不了了,那边的形势可不太好。”

“形势?”

“就是南疆帝国和伊缅帝国啊,算了,三言两语说不清楚,尉迟导师来了,改天给你细说。”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