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一章 潇溪浮尸

河风拂过。

带起一阵血腥。

来看热闹的有不少只是普通人,本来河床上并排躺着的八具尸体就已经让他们不敢上前了,这时候朱琪一剑封喉,当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倒在血泊之中,他们就更加害怕了,一时间纷纷退后,就像是要远离朱琪一般。

还敢停留在原地不动的,都是一些修者。

第五听云拉着白洁,趁着人潮后退的机会,总算是挤到了前面,和早到的完鉴妃三人碰了头。

“怎么回事儿?”

尽管心中已对整件事有了猜测,第五听云还是问道。

肖梦蝶简言概括道:“六合门弟子被屠杀,仅存的一个弟子出来指证,说昨晚亲眼看到万飞剑和朱琪行凶杀人。呃不对,现在连仅存的这个也被朱琪一剑解决了。”

完鉴妃接口道:“这朱琪挺好看的人儿,没想到动起手来还真不含糊。”

雷奉翔挠了挠头,道:“我倒觉得事情有些蹊跷,霹雳鸳鸯行走江湖颇有一段时日了,尽管脾气火爆,但绝不至于这般愚笨。朱琪怎么可能不知道,这当众杀人的后果,可是在昭告众人,六合门人便是他师兄妹二人所屠……”

“嘿,老雷这两句话在理。”完鉴妃立马又赞同了雷奉翔的说法。

锵~

朱琪右手颤抖,一时连软剑都握不住了。软剑掉落下来,砸在河滩的鹅卵石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很快,她全身颤抖,就快要站立不住,万飞剑此刻心中也是纷乱无章,但多年的情谊,还是让他并步而上,扶住了朱琪。他本想呵斥朱琪两句,但一来对这师妹宠溺惯了,二来看朱琪现在魂不守舍的样子,他也就舍不得斥骂了。

“师哥,师哥,不是我,不是我。”

朱琪颤抖的双手反握住万飞剑的双臂,她盯着万飞剑的眼睛,嘴中不停地重复着。

万飞剑心疼师妹,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将朱琪护在怀中:“没事的,一切有师哥在呢,没事的。”

“好一对霹雳鸳鸯,这下你们要如何推脱?!”

围观的修者中,终于有人站了出来。

“不是我!”朱琪挣脱万飞剑的怀抱,大声嚷道,“我说了不是我,我没想要杀他……是他自己……是他自己撞上来的,我没想杀他,我真没想杀他……师哥,师哥,你相信我。”

“真是笑话,难不成六合门都是傻子,九个人一个接着一个往你的剑上撞?”又有人想要替六合门讨公道。

“你们杀得光六合门,可你们杀得尽这里的所有人吗?”

“霹雳鸳鸯好辣的手段,不过是一场口角之争,竟至于灭人满门!”

舆论如山一般压向万飞剑和朱琪,根本不容两人有开口辩解的机会。

河风乱舞,带着血腥和尸气,催人作呕。

“够了!”

待场间讨伐的声音渐趋一致时,万飞剑丹田元力运转,大喝一声。震住在场的人之后,他摸了摸重回怀中正瑟瑟颤抖的朱琪的头,然后右手拔剑出鞘,锵啷一声响彻全场。

“怎么?你还想杀人灭口不成?这里百十条人命,你能杀得尽吗?”

尽管这么说,但人群还是在不住后退。鸳鸯双剑毕竟名头响亮,修为不俗,在场的人还真没几个敢硬撄其锋。

“师妹错手杀人,这一条命我背了!”

万飞剑狠心一把推开朱琪,朗声说道。

朱琪不明师哥这一句话什么意思,一脸疑惑地看着万飞剑。

“但六合门其余八条人命,我师兄妹二人行得正做得端,说不是我们杀的就不是我们杀的。大丈夫行走于世,焉有敢做而不敢为的鼠辈行径,是我们杀的,我们一命抵一命;不是我们杀的,任谁也不能把脏水往我们身上泼!”

言及此处,万飞剑手腕倒转,竟是要横剑自刎。

“师哥——”待朱琪听明白万飞剑意图之时,已经来不及阻止了。

剑光闪过。

铛!

万飞剑的剑不慢,但有一颗石子更快。

石子打在剑刃之上,劲道震得剑锋嗡嗡作响。万飞剑猝不及防,被震得虎口做疼,一时间竟没能握住,长剑落地,铿锵作响。

“霹雳二字果真不假,你又何必如此急躁?”第五听云站上前来,掷出石子之人便是他。

早在雷奉翔说出此事蹊跷的时候,他便信了雷奉翔。当然,仅凭雷奉翔两句话,他当然不会出手救下万飞剑,真正让他掷石救人的原因,则是因为他极目远眺,看见了正从潇溪上游奔腾而下的一堆浮尸。

潇溪,便是当地人给这条河取的名字。

“你!”万飞剑又听到霹雳两个字,还以为第五听云在故意嘲弄自己。

第五听云并不和万飞剑置气,只是指着潇溪的上游,扬声说道:“你们且看,那是什么?”

围观众人还来不及摸清第五听云的身份,就顺着第五听云手指的方向望去。目力不好的什么都看不见,不由得大骂第五听云故弄玄虚;而目力好的,则都张着嘴,一脸讶然地看着那堆浮尸顺流而来。

浮尸堆顺流而下,渐渐来到了近处。

早有人准备好了长杆,将那堆浮尸赶到岸边,又有人上前帮忙,把一具具尸体搬到岸上。这些尸体泡在水里都还没腐烂,只是有些发白,和六合门那八具从水里打捞上来的浮尸一样,应该是刚抛尸没多久的。

“师兄!”有人认出了尸体中的某一具。

“师父!”又有人认出了另一具。

“师兄……”

“师弟……”

“师姐……”

“师妹……”

越来越多的人认出了那些尸体,河滩上再也没有人关注六合门和霹雳鸳鸯了,别人的热闹肯定不及自己的同门重要。

浮尸堆全部捞上了岸。

有人清点了一下,一共有七十多具。

“这么多尸体,难怪我早上起来就觉得空气中有一股恶心的味道。”

完鉴妃捏着鼻子,瓮声瓮气地说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悲痛之余,终于有人清醒过来,大声喝问道。

但没人回答,反倒激起了更多人相同的疑问。

朱琪也被这堆叠起来的尸体吓得不轻,但想到自己清白得证,一时间倒也不怎么害怕了。她又转念想到之前这些人对自己的逼问,不由觉得有些解气,口没遮拦地高声道:“难不成这么多人也是我师兄妹杀的不成?!”

万飞剑哪料到自己师妹这么不知轻重,连忙一把把朱琪拽了回来,厉声呵斥道:“师妹休要胡言!”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